閱讀歷史 |

第十章 再次做客(求收藏求推薦票)(1 / 2)

加入書籤

這趟出門真的值!

看著沈光林挎著大包袱進門,劉浩莫名驚詫。

“你是去打劫了還是去盜竊了,這些東西都是哪兒來的?”

沈光林把包袱堆放在床頭上,也沒打開,直接從口袋裡拍出20塊錢和一疊糧票:“早上的飯錢是多少來著,我可以還你了。”

這下子小劉更加驚訝了。

“沈哥,你不會真的偷東西去了吧,這可是犯罪,要挨槍子的。”

“小劉,你這是什麼話,哥哥這濃眉大眼的正派人物,能去哪裡偷東西?就是偷了東西我還敢大大方方的回公安局?我告訴你,這些都是我嶽父和嶽母娘送的,看到沒?換洗衣服咱也有了,日常口糧和花銷咱也有了,哎呀,我太難了…”

說著說著沈光林還唱起來:

“蘇三離了hd縣,

將身來在大街前。

未曾開言我心好慘,

過往的君子聽我言……”

就這樣還心好慘?

還要不要點臉了?

這個騷包,這個得瑟,沈光林吃軟飯吃的簡直天經地義讓人無語了。

小劉就更不服氣了,自己擁有巨額存款都還單著身呢,你才來京城的第二天就有對象啦,老天爺是不會這麼安排的吧,這不公平。

“沈哥,你這麼快就有對象啦?你剛才說的老丈人是誰呀?”小李很想讓沈光林承認他剛才說錯話了。

沈光林卻沒有這個覺悟,他隻是放下了身段和戲腔,然後承認了自己有老丈人的“事實”。

“咱們局裡的李蓉你知道不,她爸,老李,我哥們!從今以後,老李就是我的好兄弟好大哥!當然,他也是我的嶽父。”

沈光林接連喝了兩頓酒,整個人說話都有點不著調了。

“李所長是你的老丈人?你這麼快跟李蓉好上了?”

李蓉可是警局裡的一枝花,很多未婚男青年都在暗戀著她,沒有想到最後便宜了這個貨。

想到這裡,劉浩心裡酸溜溜的,簡直悲從中來。

因為他私底下也有點喜歡李蓉,隻是覺得自己還有那麼一點點配不上她,要是自己再多攢一點錢就好了,這樣的話出差的機會也就不會被那個劉文田給搶走了。

“誰?啥玩意?李所長?哪個李所長?原來老李就是李所長呀,他是什麼所的所長?糧所還是派出所?我的對象當然不是李蓉啦,她還配不上我!小劉,你知道吧,李蓉其實還有個妹妹的,你聽說過嗎?”

沈光林吃飯的時候一直沒問老李是乾啥工作的,隻是覺得他氣度不凡,應該大小是個領導,隻是沒想到他是個所長。

“李所長可是兵工所的副所長呢,你對象原來不是李蓉呀那還好......我就說李蓉怎麼能配的上…不對呀!李蓉是有個妹妹......我去!你是怎麼認識她妹妹的李蓉的妹妹可是號稱仙女下凡玄女轉世的人物,雖然今年才19歲,卻已經名滿京城了,你們今天才見麵的吧,這就好上了?”

這件事情比沈光林勾搭上了李蓉還讓人毀三觀,小劉的整個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都被顛覆了。

“小劉你真可愛,沒錯,就是她了!我決定追求莉莉了!我宣布:從今天開始,李所長就是我的嶽父大人,李蓉就是我的親姐姐,李莉就是我的未婚妻!”

沈哥這是喝了多少酒?是不是沒有吃下酒菜?

但凡有幾顆毛豆他都不至於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沈光林說的這些話小劉壓根就不信,也不願意去相信:

“人家李蓉的妹妹答應你了?”

“還沒有。”

小劉放心了,我說什麼來著!就知道他會滿嘴跑火車!

李蓉的妹妹天仙一般的人物,怎麼能夠看得上這等凡夫俗子?

不過沈光林畢竟留過學的,這個也是一個優勢吧,也不一定,還是擁有存款比較重要。

“那你們發展到什麼階段了?”

“就差一個表白了。”沈光林說的言之鑿鑿。

“這個事吧,主動權在我,隻要我一天不表白,她就一天彆想當我女朋友。”

小劉都氣笑了,從沒見過這麼厚顏無恥之人。

“不過這個事情也急不來的,你沈哥我可是號稱海王的男人,我的胸懷像大海…有首歌是怎麼唱來著?

曾夢想仗劍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華。

年少的心總有些輕狂,

如今你四海為家。

曾讓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無蹤影,

愛情總讓你渴望又感到煩惱,

曾讓你遍體鱗傷...”

“你知道吧,能讓人遍體鱗傷的不隻是愛情,還有皮鞭,蠟燭,手銬和麻繩,而我是“麻繩”理工...”

“停!停停停!”

小劉製止了沈光林繼續發揮,準備用一盆洗腳水潑醒他。

有室友真好。

劉浩同誌真的用臉盆幫沈光林接了一盆水,伺候的很是周到。

他不但幫沈光林脫了鞋子,還幫沈光林把雙腳給按進去,然後拿出毛巾給沈光林洗了腳,每個腳趾縫都擦過了,再從兩隻腳中間的縫隙裡蘸濕了水,用同一條毛巾給沈光林擦淨了臉,還幫他抹掉了嘴角的口水,這才扶他上床。

上床睡吧!

今天晚上沈光林沒有聽到小劉的鼾聲。

一夜好夢。

沈光林在夢裡夢到自己真的一口氣娶了姐妹二人,娥皇女英,飛燕合德,大小周後,布木布泰和海蘭珠,那叫一個舒坦…

什麼,熙陵幸小周後?偷嫂嫂的多爾袞?

滾粗!去你的宋太宗!去你的攝政王!

第二天起床已經是日上三竿,到了快該吃午飯的時間。

今天是大年三十,單位裡上班的人就更少了,隻有小劉還在兢兢業業的陪著沈光林歡度春節。

恢複了清明的沈光林果然收斂不少:“浩哥,你過年不回家的嗎?”

“不回,我老家滄州的,回去沒啥必要,現在值班有飯吃還有錢拿,過幾天我娘會來看我的,這些天賺的錢剛好用來貼補家用。”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