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十二章 拜年(求收藏,求推薦票)(1 / 2)

加入書籤

購物的快樂沒有錢的人不懂。

把沈光林送回宿舍後,李蓉一個人帶著一大包戰利品興高采烈風馳電掣的回家去了。

天擦黑了,又陰沉的厲害,可能是要下雪了。

沈光林還想著假裝客氣送她一下的,被拒絕了,難道你還想跟著人家回去過年不成?

1980年的除夕就是沈光林和劉浩兩個人一起過的。

過年了,生活還是需要有些儀式感。

雖然沒有買鞭炮,但是沈光林準備有酒,就是不曉得劉浩哥哥有故事不?

看著沈光林拿出了一瓶茅台,劉浩也是懂味的,他專門去食堂借了一個銅火鍋。

京城流行的火鍋跟南方不同,南方的火鍋一般是平底的,裝的東西多,吃著過癮;京城的火鍋帶有蒙古人的色彩,一般是燒木炭的,帶煙囪,端著方便,能夠裝的食材卻不多。

劉浩和沈光林他們準備的配菜花樣不多,隻有白菜蘿卜紅薯和土豆,葷菜也隻有餃子,還是白菜蘿卜土豆餡的餃子,裡麵隻有少許肉。

沈光林空間裡倒是有二斤牛肉,但是沒法拿出來。

為了迎接這個新年,沈光林還專門換上了一身新衣服,果真是劉德華同款的軍大衣,手上也塗了防開裂的狗獾子油,臉上還塗了雪花膏。

男人麼,更需要嗬護。

房間裡熱氣騰騰,房間外鞭炮隆隆,過年了!

剛在自己那個時代過完一個新年,轉眼又到這個時代過了一個不一樣的年。

也不知道家裡的情況怎麼樣了,老沈在乾什麼,老娘又在乾什麼?

火鍋裡的木炭燒的有點不太理想,煙大,沈光林被熏出了眼淚。

“鍋燒開了,邊吃邊喝吧,喝酒,喝酒!”

沈光林和小劉兩個人開始推杯換盞。

價值幾十萬的茅台酒就被二人這麼喝掉了。

酒到酣處,沈光林還唱起了歌:

“跑馬溜溜滴山上,一朵光溜溜的雲喲...”

“沒有‘光’吧?雲咋還能是光溜溜的呢?”劉浩表示不服。

“你管我,我愛咋唱就咋唱,你聽好了,我還有新歌呢:

冷風吹,吹我腿,凍我腳後跟

一股冷風屁股凍梆硬

我蹭蹭的走,

用手檫我的大鼻涕...”

“沈哥,你真是啥都能唱啊,我聽著還有點犯惡心。”

沈光林呡了一口酒,

“我是啥都能唱,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聽懂呀,喝酒,喝酒,喝完這杯,還有三杯…”

沈光林醉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天開始下雪了。

黑夜裡借著依稀的燈光仍然能看出,外麵已經是白茫茫的一片。

溫暖的室內和冰冷的室外是兩個世界。

是時候和以前的世界劃一條線並說再見了。

沈光林醉醺醺的推開門出來,準備去緬懷一下外麵的世界,順便找找廁所在哪裡。

冷風一吹,哪裡也不想去了,站門口掏出阿凡達就開始尿。

小劉看見了,什麼話也沒有說,他用臉盆默默的端了一盆水,直接潑撒在沈光林留記號的地方。

“下雪天可不能這麼乾,明天被人看到了要記處分的。”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就有領導過來慰問,沒想到門口有一片冰,差點就摔了個大馬趴。

他們是專門過來慰問的,重點看望沈光林這個回來支援國家建設的大學生。

哎呀,不錯,不但有紅包拿,還有熱騰騰的餃子。

領導很和藹,群眾很感激。

沈光林沒有裝清高,姿態放的很低。

謙遜低調一直都是沈同學的優良品質。

不過,沈光林都沒等領導走遠就開吃了,因為再不吃餃子就涼透了。

小夥子率真質樸,硬是要的!

這是領導對他的評價。

初一是新年的第一天,卻著實有點無聊,因為這一整天,大雪都沒有停過。

在這樣的天氣裡,最適合掏出手機窩在床上打兩把農藥。

就是吃雞也行呀。

好無聊啊。

小劉約他出去堆雪人,沈光林沒興趣。

兩個大男人堆什麼雪人。

沈光林作為南方人,按說看到這樣大的雪應該會很激動。

但是他並沒有。

因為有一年,他專門去雪鄉度假,然後被坑的很慘,對雪的向往已經降低到了冰點。

而且在美國留學的那些年裡,年年大雪,甚至還能感受國內遇不到的暴風雪!

因此,不是所有南方人都稀罕雪。

那就鬥地主?

這個可以有。

鬥地主可是個流行已久的遊戲,據說抗美援朝時期,這個遊戲還被戰俘漂洋過海的帶到國外。

初一的這一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終於熬過去了,頗有點無聊。

初二不能再這樣了。

這天天氣不錯,天晴了,雪停了,林哥又覺得他行了。

沈光林決定出動出擊,出門去給“領導”拜個年。

臨行,他問劉浩會去給領導拜年不?

“壓根沒這打算,準備禮品還要花錢,沒必要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