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十五章 人民教師(求收藏求推薦)(1 / 2)

加入書籤

在沈光林的不情不願中,他被數學老師一下課就給抓走了。

不能陪著莉莉上接下來的三四節課,甚為遺憾。

數學老師叫張作為,是很和藹可親的一個老頭。

有同學問他跟張作霖有關係嗎?

一個輩分的兄弟。

“同學,你是在哪個專業讀書的?我在物理係沒見過你呀?”

“張老師您好,我不是咱們學校的學生,隻是因為對京大向往已久,我就是過來朝聖的,就像xc的牧民一路跪拜著去布達拉宮一樣,今天來上您的課,我感覺我遇到了心中的活佛。”

這話說的真巧妙,身處象牙塔的老師哪裡聽過這麼不要臉的誇獎,簡直秀的讓人頭皮發麻。

“那你是隔壁學校的學生嘍?幾字班呀?”

張老師也是想多了,竟然讓沈光林自承自己是隔壁學校的學生。

“幾字班”在青華大學也是很有意思的排序,在他們那裡,入學是哪一年的就是“幾字班”。

比如,78年入學的就是八字班,79年入學的就是九字班。

不過張老師明顯是在自作多情,沈光林要真是隔壁學校的人肯定不會這麼“謙卑”的。

因為青華就是京大的死對頭,兩家從教授到講師到學生到門衛都是互相不服氣的。

“我並不是青華的。”

“人大?”

“也不是。”

“那京城沒什麼好學校了呀。”

張老師您這話有點得罪人了哈。

直接問他哪裡來的不就好了嗎,還玩猜猜猜。

“張老師,您不能這麼說,京城的好大學還是有很多的,像北航,北郵,北外,京城科技大學...”

在後世,就是北理工也不是那麼容易考上的,甚至京城印刷這樣的二本學校實際錄取線都高出一本線不少。

“那你是上述這些學校的學生麼?”張老師沒有悔改的意思,不過也沒有再刻意貶低他們。

“也不是。”

“小夥子,你這樣逗我一個50多歲的老同誌,好嗎?這樣好嗎?這樣不好。”老頭子有些不開心了。

“張老師,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我是剛從國外回來的,並沒有在京城讀書,真的不是有意要消遣您。”沈光林交代了自己來曆,

“留學歸來的?”張老師比較驚訝。

“是的。”

“所以你在數學課上講述的內容並不是你自己總結的,而是在彆人的課堂上學來的?”

“沒錯。”

“也行吧,還以為你是個數學天才……誠實是個好品質。國外教學還是有他們的可取之處,小平同誌訪問日&本後都說,是時候向發達國家學習他們的先進經驗了。”張老師也是一位憂國憂民的主。

八十年代正是中國睜眼看世界的最開始幾年,也是“美分”“精日”“德吹”開始滋生的時代。

這個時候不少人都產生了一個錯覺:覺得國外的什麼就是對的,發達國家的一切就是好的。

西遊記裡麵的那麼多美女演員,移民的有多少個?

留在國內的又有多少個?

為什麼搞航空航天的幾乎沒有清北畢業的?

早些年人才出國沒回來,晚些年大家都去搞互聯網搞金融去了。

沈光林對“國外神吹”的體會不深,因為在他的那個年代,中國已經沒有人提要要向日&本學習了,當時的人們已經把目光放在了花旗國身上,甚至很多人在想著什麼時候挑翻這個老大。

在他的那個時代,人們也更加愛國了。

尤其是留學生們,在海外更是聽不得彆人說一句祖國的壞話,每天都以祖國的強大和繁榮而自豪。

八九十年代,說國外的月亮更大更圓,說國外的空氣更香甜的人不要太多。

沈光林不是這樣的人,他從來都沒有以自己是個留學生而自傲,他就是因為實在考不上青華京大才選擇留學的。

而且,他能夠留學麻省理工,也並不是因為他有多厲害,更多的還是因為鈔能力運用的好和英語學得好。

“那你學到什麼階段了?”張老師對這個還是比較關心。

“研究生還差一年。”沈光林仍然是實話實說,他怕編太多謊言將來會露餡。

“那你怎麼有空來這裡了,怎麼還不趕緊回去讀書?還有時間來旁聽大一的數學課?”

張老師簡直就是恨鐵不成鋼。

怪不得這小子表現的這麼出類拔萃呢,原來是初中生在跟小學生比四則運算呀。

“回不去了,我是偷渡回來的,現在連個身份都沒有。”

就是有身份他沈光林也回不去,現在的麻省理工可並沒有沈光林這個人的任何資料。

“那是怎麼回事?你犯了錯誤?”張老師的表情變得嚴肅了,畢竟剛從運動年代過來不久,大家都比較謹慎。

“張老師您放心,我身家是清白的,隻是因為一些曆史原因現在還沒有身份。這是我的烈士子女證明,我並不是黑五類。”

沈光林拿出了上次領撫恤金時公安局領導發給他的證明材料。

張老師看的很仔細:

“行吧,那我就不問你具體原因了,你之前在哪個學校讀書的,這個總可以聊一聊吧?”

這個年代的人就是熱心,什麼事情都想知道。

“可以的,我之前是在麻省理工讀書,學校位於花旗國東北部的馬薩諸塞州,是新英格蘭地區的一部分。學校所在的城市是波士頓,我們學校跟哈佛離的很近,中間就隔了一條河,就像咱們京大和青華一樣。”

麻省理工和哈佛兩所學校確實隻隔了一條河,距離很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