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十八章 數錢(1 / 2)

加入書籤

這叫先聲奪人。

也叫下馬威,殺威棒。

水滸故事裡講過,好漢武鬆“結果”了愛喂哥哥吃藥的嫂嫂,被發配到孟州時,也是要享受一頓殺威棒的。

同學們果然被沈光林給震住了。

這個人的英語水平真的不錯呀!

學校選擇他做英語老師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既然展示了水平,那就要開始正常授課了。

沈光林調動情緒,開始興奮起來,畢竟是初為人師,而且學生們還是天之驕子。

“好了,現在開始正式上課!”

全班並無動靜。

“上課!”

還是沒有動靜。

“beginclass!”

完全沒動靜。

沈光林表示很驚訝。

“誰是班長?”

一位老大哥站起來,名字叫張建國,聽名字就知道這位富有時代氣息的老大哥肯定比沈光林要大。

沈光林揮揮手讓老大哥先坐下。

看樣子這個時候的課堂還沒有建立那套上英語課必要的流程和禮儀。

“以後,在我的課堂上,當我說到“上課”以後,請班長用英文說“起立”,然後我會說“同學們好”,你們說“老師好”,我再說“坐下”,然後流程才結束,這是課堂禮儀。”

說完,沈光林在黑板上寫下了:“standup”,“gclass&teacher”,“takeaseat,please”等詞句。

不得不說,沈光林的英文書法寫的不錯,一手花體字像挽花一樣流淌出來。

不過,這個行為卻是比較可惡的。

看不起誰呢!

這幾個簡單的單詞還需要寫出來嗎?誰不認識?

沈光林有點太看不起人了吧?

其實,這一屆的大學生已經不是全無基礎了,即使不會讀,但是至少大部分常用單詞他們都認識,並且會寫,不然他們也不可能考上京大。

同學們很不忿,沈光林明顯是小看了一眾英雄。

“這就是一些日常用語,大家記錄一下,我們下堂課就要開始用。

另外,在國外的課堂上,通常不會說‘pleasesitdown’這個句子,因為這個短語是外國人在訓練自己家狗狗的時候才這麼說的,please前置的話有命令的語氣,在我的課堂上不會說這麼不尊重人的話。”

冷場了。

大家沒有給任何回饋。

沈光林都不知道,他剛才的行為明顯觸犯了大家的驕傲點,就連李莉都在為“光林哥哥”暗自著急了。

沈光林當然也看到了這個情況,這個場麵他也沒有碰到過,但是感覺自己還能hold住吧,不就幾個簡單單詞嗎,至於不。

“你們是不是覺得我輕視了你們,其實並沒有。相反,我還特彆重視,在這裡我要補充一點,從下堂課開始,我將會采用純英語式的教學,聽不懂的同學請努力吧。”

純英文教學?

什麼意思?

開玩笑的吧,就是英語專業的也沒這樣搞過。

“既然你們是天之驕子,請不要說你們不行,我相信,通過你們的努力,一定行的。”

後世看資料,說80年代初的大學生如何厲害如何厲害,如今,光林哥哥就該看看你們的抗壓能力究竟如何了。

果然,這話一出,再也沒有人還把關注點放在那幾個簡單詞彙上了,老師講課聽不懂該怎麼辦?

第一堂課很快就結束了。

休息鈴聲響起沈光林還有些意猶未儘。

兩節課中間有十分鐘的課間休息時間,並沒有同學走上講台問問題,也沒有同學來回走動,大家要麼盯著教材,要麼盯著黑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沈光林不為所動,他還在閱讀教材,就是閱讀這本上課正在用的古老教材。

這還是60年代徐國章老師編寫的大學英語教材,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裡麵從音標開始學起,大一的內容並不複雜,跟90年代初中生的難度差不多。

這不是大學生應該有的水平,尤其是京大的學生再使用這個教材明顯的落伍了,怪不得老師們喜歡自己印發講義呢。

用不了幾年,這些講義就會變成全國通用教材。

第二堂課。

先是一陣稀裡糊塗的上課流程,待同學們都坐定之後,開始正式上課了。

沈光林果然張嘴就說起了純英語。

這個貨還是厲害呀,英語能夠說得這麼溜。

大家聽的不太懂,不過沒關係,可以根據語境來猜。

而且,沈光林照顧到他們的實際進度,一句話有時候會說個三四遍。

要是還不懂?

那不懂就不懂唄,時間不等人。

這一節課沈光林沒有講太多課文上的內容,因為他覺得這個課文可能太淺顯了。

而且,學一種語言,最快的入手方式是應用。

沈老師第一堂課教的果然全是虎狼之詞,類似“you’reapieceofshit!”之類,整整三十個句子,大家全都學會了,進步神速。

直到快下課的時候,沈光林才開始講課文了,一口氣講了劉老師一周的量。

同學們普遍感覺壓力好大。

這個老師果然不按套路出牌。

下課了,午飯時間,很多人表示沒有食欲。

沈光林才不管這個呢。

他又走到李莉麵前邀請她吃飯,厚著臉皮表示自己還沒買飯票呢,還是需要李莉妹妹請客。

這個前倨後恭的套路連李莉都沒反應過來,還說了一句“沈老師您好”。

“莉莉同學,課堂下,我可就不再是老師了,我是哥哥,你是妹妹,你依然可以叫我光林哥哥。”花言巧語是沈光林的一貫風格。

這次同學們終於敢怒不敢言了,大家就這麼靜靜的看著這個流氓在跟他們的女神說話,心碎了一地。

“沒事,你們該罵我還是可以罵的,隻要不打我就行。”

李莉顯然對這種行為無法招架,她還是乖乖的請了沈光林吃飯

……

生活不隻是鶯鶯燕燕,還有茶米油鹽。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