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四章 買房(求收藏,求推薦)(2 / 2)

加入書籤

不過現在院子裡的景象就很蹉跎了,兩座假山之間胡亂拉了繩子,用來晾曬衣服被褥,庭院的地麵上也鋪了油布,上麵還有正在曬著的沙土。

“小蘇,這個沙土是用來做什麼的,炒瓜子的麼?”

二月二剛過,沈光林吃了“蠍子爪”,因此對一些豆子麵團玉米裡麵暗藏的沙土印象深刻。

小蘇卻是尷尬一笑:“不是的沈老師,這個沙土是用來給小孩子填屁股的。沙土從河道裡挖來,烘乾了之後包到褲子裡,免得小孩子拉屎拉尿弄臟了褲子。”

“明白了,土法尿不濕。”

正在沈光林和蘇有朋說話的工夫,一個瘦弱的中年男人過來了:

“蘇大爺,您來了!這兒都是我的地兒,您瞅瞅看得上眼不,您看上了我直接搬走,去通州我妹家裡住,反正咱爺們的成分也不好,這個歲數了也沒個一兒半女的,這輩子也就這樣對付著過了。”

然而蘇有朋不是正主,正主是沈光林。

“這位大叔,這是您的房子呀,夠大氣敞亮的。”

“那是,爺們祖上可是禦前帶刀侍衛,賞賜穿黃馬褂的,可惜後來敗落了。”說起這個,這位中年大叔止不住的惋惜。

沈光林才不想了解這些酸曆史呢,他隻對房子感興趣:“這裡麵住了多少住戶?房子多大麵積,有產權嗎,合適的話我就買了。”

沈光林自己家裡就做過拆遷戶,他是知道的,要想趕這些租戶走,工程量不亞於棚戶區舊城改造。

“呦,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原來是這位爺有心入手小的房子呀。這是我家祖產,總共占地一畝半,早年間我祖父在這裡開過大車店,後來我父親更加發達了,改建成自家住宅。當時,我家經營洋火洋油,南房開店,北房居住,房子的話攏共28間,不過現在除了我住占了三間外,還有12戶人家在住。”

我去,這麼多人,那這房子怎麼能夠收的回?

有心想轉頭就走,但是沈光林又不甘心。

忍不住四處轉悠一下,房屋質量真心不錯。

條石地板,大青磚,雕花門窗,整合起來看也是真的氣派。

房子是好房子,隻是需要好好歸置捯飭一下。

院子也是真寬敞,可惜有點雜亂,到處堆滿了煤堆,還搭建了不少窩棚當廚房。

自己要是買了這套房子,會不會變成《功夫》裡的包租公,李莉妹妹變成包租婆呀?

一想起那麼漂亮的小妹子燙個雞毛卷發,還是蠻帶感的。

想買,很猶豫,想放棄,卻又舍不得。

占地一畝半呢,那就是差不多一千平。

肉眼估算,房子占地大約有一半,那就是500多平,放後世,一平房子要賣多少錢?

最關鍵是這裡離學校近啊,確實還不錯。

“你打算多少錢賣?”沈光林花錢向來大方,從來都不喜歡討價還價。

看到對方真的準備買房子了,房東大叔反倒傻眼了,他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價,也不清楚這套房子究竟值多少錢。

“這樣吧,我祖上修房子的時候花了一萬現大洋,用料可紮實了,都這麼多年了還不塌不漏,現在我也不要一萬了,您也彆張嘴還一千五百啥的,咱們直接一口價,五千塊,您覺得怎麼樣?”

老佟其實心裡是沒有底氣的,不過現在交易房產確實也沒有什麼參考價,而且也不知道能不能過戶呢。

“就你這破房子還值五千?老佟,你這是要錢不要臉呀。”

作為中間人的小蘇都氣憤了,沈老師可是自己的大金主,人家能夠在京城大學教書,怎麼看也不是個傻子吧。

五千塊買這麼大個院子,究竟值嗎?

沈光林覺得很值。

“佟叔,按著年紀來我要叫你一聲佟叔,至於您說的5000塊錢我是不會出的...”沈光林沉吟道。

“就是,這破玩意最多也就真的值個八百一千的,5000塊怎麼不去搶。”

蘇有朋也不覺得沈光林會花這麼多錢去買這麼一套房子。

“那您看著給多少?”

“我準備出6000...”

我去!

我...

這是什麼情況?

小蘇和老佟都傻眼了,這位先生被鬼怪迷惑了心智嗎。

“聽我說完,我說我出6000沒有問題,但是我也有兩個條件,第一,房子裡麵的所有東西都是我的,包括那些破舊家具和祖傳物品;第二,我要的是完整的乾淨的院子,我不喜歡跟彆人合住一個院。”

這種旗人的破落戶肯定是有些好貨的,買了就像是拆盲盒,應該不虧。

“可是,有租戶在,這裡從去年開始就已經能收租金了呀?我去年都收了50多塊呢。”

“一戶50?”

“不是,全部租客加一起50。”

“那也可以呀,一個月50,一年600,這可是聚寶盆呀,你怎麼想著賣掉呢。”

仝大叔臉紅了:“不是一個月50,是全年一共收了50,這是房產局定的價,還要兩戶賴著沒給錢,怎麼都沒收到。”

原來如此,果然跟沈光林想的一樣:“我不想要租客,我隻想要的是完整的乾淨的房子,就是沒有一個外人的那種。你明白我的意思沒?”

“明白了,我從明天開始就讓他們搬走。”

“不搬走的怎麼辦?”

“往他們飯鍋裡放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