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六章 搬家(1 / 2)

加入書籤

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

沈光林買到房子的喜悅第一時間就要找人分享,不過他找的不是妹妹李莉,而是小姐姐李蓉。

畢竟,妹妹李莉對物質條件並不在乎,雖然牛肉她也沒少吃。小姐姐就不一樣了,總是她在抱怨沈光林的房子太小了,不是生活中預期的樣子。

“小姐姐,我在水磨胡同買了個院子?”

“買就買唄,跟我說乾啥。”

小姐姐正在宿舍裡彎腰炒菜,後背腰線那裡露出一條潔白,似乎還能看到兩個“腰窩”,哎呀,又口乾舌燥了。

春天是思春的季節,罪過,罪過。

“我說我買了一套房子你咋不為我高興呢?”沈光林很疑惑,房子不一直都是關係國計民生安居樂業的大事嗎,她怎麼能無動於衷呢。

“你買房子關我…你說啥,你買了個房子!在哪?你終於知道你的狗窩小了呀。”小姐姐也是後知後覺,這才反應過來沈光林又添置了一件大宗商品。

“不對哎,沈光林,買房子要不少錢吧,你哪裡來的錢?”小姐姐看樣子也不傻,她知道組織給了沈老師一些錢,可是,那些錢乾不了這麼多事吧。

沈光林當然想過這個問題。

於是,他從書桌裡拿出一疊幫其他老師翻譯的論文,“看到這個了沒?這是收費的,我修改翻譯後投遞到國外的刊物,這玩意就可以問老師們收錢了。”

“稿費?”

“嗯,也可以說算是吧。”

沈光林不好解釋怎麼回事,畢竟靠吃拿卡要賺錢的方式並不光彩,小姐姐能夠理解並自行腦補那就最好了。

“哦,那沒事了。”

小姐姐很平靜的接受了這件事,似乎,有了稿費能夠支撐買自行車買電視買冰箱買房子,這一切都是應該的。

“不是,小姐姐,你咋不接著問了呢?”沈光林還準備了其他說辭呢。

“我問啥呀,問你拿到的稿費是多少錢嗎?我才不給你這個顯擺的機會呢,實話告訴你,我媽媽有個好友叫做劉紹堂,去年剛平反,他就是個作家,寫稿子收入高這個事我是知道的。”

李蓉說的這個劉紹堂確實是一位很有名的荷花澱派作家,號稱“大運河之子”。

他曾經在1960年以前發表過4篇文章,共得到稿費18000元,很是燒包。

有錢了之後他立刻就花2500塊買了一處毗鄰中南海的院子,跟他小說裡寫的一樣:“住房五間,廚房一間,廁所一間,堆房一間,並有五棵棗樹和五棵槐樹。”

後來,他還曾經喊出過“為三萬元稿費而奮鬥“的口號,然後就被打倒了。

作家麼,大都是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一直到去年他被平反為止,這麼多年顆粒無收,手裡的存款竟然還有2300。

這位奇人沈光林真想認識一下了,而且聽小姐姐說他現在還是《京城文學》的編委了呢,光林哥也可以向他投稿的。

沈光林確實寫了不少文稿,可惜都是英文版的,投稿不僅沒錢拿,有些想出版還要自己掏錢。

這個事情就不仔細說了,李蓉能夠自行理解不去追究就好。

那套房子是騰空出來了,不過還需要修繕。

沈光林又留給蘇有朋1000塊錢用於修繕,應該足夠了。

買六套房共花費人民幣不到一萬元,哎呀,現在房價真便宜。

不過,現在的錢很重要,還是一定要忍住,手裡的美元已經不到三萬了。

搬家之前,李蓉小姐姐當然是要過去實地考察的,她決定也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房間。

至於為什麼,這誰知道呢。

哎呀呀,急迫的心情簡直一刻都等不了。

雖然學校距離新家距離不遠,但是自行車仍然得派上用場。

春日昭昭,柳絮紛飛,一對自行車上男女的歡聲笑語就是整個春天。

新房子很快就到了。

“這麼大嗎?”小姐姐表示很驚訝,這可比她家的那個二層小樓麵積大多了。

“那是,房間多才好住人啊,我還可以生一堆孩子,每個孩子一間房。”沈光林對自己的第一套房子還是很滿意的。

“你媳婦怕不是母豬哦。”小姐姐笑了。

“你不能這麼說妹妹。”

“滾!”

把自行車丟給李蓉扶著,沈光林上前就去推大門:

“叮叮叮咚,歡迎光臨!”

很尷尬,跟隨著開門撲麵而來的是一股腐爛的惡臭氣息,這是一種彆樣的熱哄哄的臭味。

這股味道就是從院子裡傳出來的,就好像專門來迎接他們的一樣。

這是什麼味?

沈光林帶著李蓉進到院子裡,四周一看,這個院子跟以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中間的兩座假山還是在,棗樹,石榴樹也都得以保留。

不過,原來院子裡那些雜亂無章的地麵都被收拾乾淨了,還用條石圈起來。

原來,是黃牛哥小蘇帶著另外兩個年輕男子正在刨地,整個院子大概分割成了四五塊大小不一的地塊,其中每一個地塊裡都有一個糞堆。

臭味就是從這裡發散出來的。

“你們在乾什麼?”

“你們在種菜呀!”

沈光林和李蓉同時發出了驚呼。

這就是有生活體驗和沒生活體驗的差彆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