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七章 賺錢(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月票)(1 / 2)

加入書籤

搬家之後就顯示出擁有財物的重要性了。

現在,不僅宿舍空下來了,就連新房子也是空的。

沈光林的那點家當,壓根就填不滿這麼大個院子,任何一個房間都空落落的。

不過好在這整個院子都已經是沈光林自己的了,地下室的家具們也終於可以重現天日了。

慢慢的往外搬唄。

經過盤點,那些古董家具損壞的程度並不算很嚴重,隻是缺乏基本的保養和維修。

那就花錢修唄。

有手藝的木匠師傅還是在的,尤其是那些原本就職於前清造辦處的一些牛人。

老匠人們雖然可能活不過歲月已經不在了,但是他們的手藝並沒有失傳,他們的徒子徒孫還是有的。

師傅們白天正常到單位上班,晚上過來加班賺點外快,也蠻好。

家具們很快就被整理出來了,並且在房間裡越積越多。

八仙桌,案幾,屏風,太師椅,各類家具都有,當然也並不全是紅木紫檀和花梨,還用了一些鸂鶒木、鐵梨木、烏木。

甚至一些家具用的就是普通的楠木、杉木、鬆木以及黃楊木、栢木、楸木、桄榔木。

但是,無論根據型製還是根據年份判斷,即使木材再差的家具那也是古董

而且這些古董應該以乾隆年間打造的居多。

畢竟圓明園最早是雍正皇帝的居所,真正大肆擴建卻是在乾隆年間完成的,也就十全老人最有閒有錢,他連鹿角椅都打造了好多把,整的康熙的鹿角都打少了。

地下室裡麵儲存的床很多,但是大部分都不是龍床,也就是比普通的床好一點的“公務用床”,可能是某個妃子或者工作人員的臨時居所。

真正的龍床有兩張,稱得上極品的隻有一張。

最讓沈光林滿意的就是這張組合式的龍床,降香木的,特彆沉,清洗之後竟然還完好無損,原木色,油漆都不用補,估計再過幾年,肯定有人會勸說他把這件文物上交給博物館的吧。

指望沈光林高風亮節,要看他以後的覺悟了。

畢竟,這件龍床太美了。

“龍床”的裝飾也是繁複,隻是這麼一件東西,竟然裝飾有象牙、犀角、珊瑚、硨磲、翠毛、沉香、寶石…

壓根不用細說,這肯定就是一件禦用之物。

這麼好的床即使已經修複好了,沈光林仍然不舍得自己睡。

於是找木匠打了幾張另外的大床,用的是外購的老料,上好的酸枝木,精雕細琢。

而且現在家具廠也能定做家具的,就是需要錢也需要票。

新買的這套院子確實很大,南房原本的格局就是門店,隻有北房才是用來居住的。

沈光林就讓小蘇他們儘量複原了院子原來的格局。

即使是這樣,能夠居住的房間依然有很多,李蓉和李莉都給自己選了一間房用來做“行宮”。

而且,彆說她們了,就連天天跟著李莉混吃混喝的宋小雨都有一個單間,她也可以隨時過來住呢。

李蓉很有主見,她的房間一定要自己布置,這次就沒有放狼牙棒了,不過還是擺放了屏風和梳妝台做裝飾。

這個姑娘有變溫柔的趨勢。

李莉就不是特彆在乎這些了,從她自己家的房間裡除了女孩的衣服看不出女性特征就可以看出來。

房間是沈光林幫她布置的,書桌,書櫃都有,而且還去新華書店買了好多書過來,為的就是能夠多吸引妹妹前來。

至於宋小雨,她是誰?

在沈光林眼裡,宋小雨姑娘是個好人,不但學習好能考上京城大學,乾活也是一把能手。

一百斤重的一袋麵粉,她嗷的一聲就能扛起來,蹭蹭蹭行走自如,運動能力簡直不比張偉麗遜色多少。

這要是打起架來...

反正沈光林對她敬而遠之。

這套房子可以居住的空餘房間有很多,但是院子裡空餘的位置卻不多了,就連自行車都得停到南房的走廊上,因為所有空餘的土地全部被開墾做了菜地。

而這一切都是小姐姐李蓉和宋小雨倆人歸置的。

她們倆種起菜來可開心了,一連種了好幾畦,有黃瓜絲瓜苦瓜西葫蘆茄子辣椒。

都是蔬菜,都是工具。

沈光林肯定是不會下田乾活的,他就靜靜的躺在躺椅上曬太陽,手裡拿著一瓶北冰洋牌的肥宅快樂水;

妹妹李莉愛學習要看書,即使過來這裡玩,手裡也會帶著一本英文書。

這個時代真好,妹妹的這個行為在這個時代就叫做出淤泥而不染,放到後世就是戲精。

自從沈光林交給她如何記單詞之後,她手裡就沒有斷絕過小卡片,還把沈光林的“記憶曲線學說”完整的記錄下來,仔細探索認真鑽研,就是想找出適合自己學習的方式。

沈光林問過莉莉妹妹究竟想乾啥,她說她想出去看看。

沈光林秒懂,這就是想出國,但是他聽了之後就沉默了。

在80年代,但凡是有點想法的,心裡不安分的,選擇出國留學的人很多,選擇回來的人卻很少。

他不是沒看過這個年代的留學生們寫的回憶錄,無非就是怎麼一邊刷盤子一邊完成學業,滿滿的奮鬥情懷。

然後結果也都是怎麼順利的拿到了綠卡,做了一名光榮的普通的工程師,過上了有車有房有嬌娘的生活。

而那些比他們“垃圾”的同學們呢,因為並不具備留學的資格,隻能在國內不思進取,最終成了受人鄙視的教授,學閥,政客,富一代,土財主,資本家。

來日方長,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說不準等光林哥哥攻下李莉的本壘打之後她想法就改變了呢。

再說了,隻要有錢,中國到花旗國的距離也並不遙遠。

妹妹要是真的去留學,沈光林覺得自己還真的有義務去多準備一些錢財,不然她的學費該怎麼辦,這麼漂亮的女孩子難道也去刷盤子嗎?

不刷盤子難道還去乾彆的?

簡直想都不敢想啊。

留學生的天地,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特征,不處在這個圈子,你都不知道這裡麵會有多肮臟...

在過去的某個年代,留學花旗國算是最好的選擇,因為他們的“傳統”就是寒暑假打工賺學費,有打工的社會氛圍和基因。

情況最差的其實是到歐洲留學,尤其社會福利極好的那些西歐國家,比如德國,比如法國,因為他們並沒有支持“打工”的傳統,而且本國的學生們讀大學並不要花什麼錢。

這樣就坑苦了留學生們。

留學生們來到了這裡,受到的苦楚簡直罄竹難書。

一些留學生語言不過關,為了留下來隻能去混學分,延簽證,賴著不想回家,甚至一些人為了混學分還去報科目學中文。

這就跟一些美國留學生到中國讀大學的選修課卻是英語,國手柯傑的選修課卻是圍棋一樣讓人無語。

在歐洲留學,男的其實也還好,有體力的可以去乾一些搬運工,建築工之類的藍領體力活,其實錢並不少賺;

女孩子就真的很難了,餐館的活又累又不好乾,有點姿色想輕鬆一點的就操起了皮肉生意。

哎呀,莉莉妹妹要是去乾了這個,哎呀,簡直不敢想象。

還是先規劃一下這個院子怎麼安排吧。

有了這麼大個院子,沈光林可以放肆的出門“撿漏”了。

撿漏這個事不能隻靠自己,委托彆人尤其是地頭蛇才是最靠譜的選擇。

隻有他們才知道,誰家的祖上曾經發達過,他的家裡可能會有好東西。

但是現在的沈光林幾乎就是孤家寡人一個,能夠動用的社會力量隻有小蘇他們這一夥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