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八章 倒爺(1 / 2)

加入書籤

十億人民九億倒,還有一億在思考。

在八十年代初期,做倒爺還沒有形成規模上檔次,還隻是少部分人謀生的一個手段,沈光林卻憑借超前的眼光指導了蘇有朋。

再過幾年,在國內倒貨就隻是小打小鬨了,去國外倒貨才是大有作為,一些行業大佬甚至連用日用品換飛機的事情都做出來了。

然後這位仁兄還想著炸開喜馬拉雅山,開辟一條溫熱風道。

沈光林沒有這個心,蘇有朋也沒有。

兩個人認識那麼久了,蘇有朋這個人還是值得信任的,從第一次換錢的時候沈光林就發現了這個人比較實誠,應該靠得住。

人心都是肉長的,小蘇每次做什麼事都是一副熱心腸,沈光林自然也不是鐵石心腸無動於衷。

蘇有朋當然相信沈老師的話,也知道友誼商店裡進口貨物的緊俏,既然現在能夠從深城運送貨物過來,自己那麼多知青那麼多朋友那麼多同學呢,有的是渠道可以賣出去。

開介紹信的活都不用小姐姐親自出馬,直接找前室友劉浩就可以搞定了。

一包哈德門就可以解決三個人的出門問題。

臨出發,蘇有朋讓老娘蒸了一鍋發麵饅頭,帶上就直接出發了。

這也是這個年代出門的標配,天冷就蒸餅子饅頭,天熱就“炒麵”。

這個“炒麵”才是真的炒麵,就是拿麵粉炒熟了用袋子裝起來,餓了用水調成糊糊吃,跟當年的誌願軍一個待遇。

窮家富路,以防萬一,沈光林還是給了他們王是石的聯係方式,就看他們到時候會不會真的去找他了,也可以順便檢驗下老王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呼風喚雨的能力了。

過程不表,結果很好。

一周之後,蘇有朋一口氣帶回了5大包的電子表和收音機。

蘇有朋還是有點精明的,他要掌控方向指揮交通,所以自己隻抗了一包貨物,跟隨他乾活的兩個小弟就每人都抗了兩大包。

這些電子表很不錯,不但有普通款,竟然還有私人訂製款,做工就像懷表一樣,還寫著京城旅遊紀念。

此行,最主要最得力的手段就是蘇有朋有外幣美元,在港商那裡更加受歡迎。

在京城,一美元能換2.3人民幣,到了深城,能換3.5元,不同的城市,彙率竟然還不一樣。

下一步,蘇有朋甚至想著能不能多從沈老師這裡拿些外幣過去,或者從京城多換一些外幣,然後帶到深城去消費,就算是不帶回貨物,轉轉手都有不菲的利潤。

既然貨物已經運到了,那下一步就是如何展開銷售了。

蘇有朋決定還是先谘詢一下沈光林老師的意見,看看沈老師有什麼高招,順便商量一下產生的利潤該怎麼分配。

甚至,他已經做好打算了,等沈老師給了安排之後,自己第一時間就去秀水練攤去。

秀水街在使館區和外交公寓之間,自從改革開放之後,不少市郊的農民會把家裡的一些土特產帶過來賣,除了雞鴨還有一些工藝品,比如花籃,刺繡等等,賣給外國人的價格通常是國人的十好幾倍,而且他們還不還價。

這樣的冤大頭不要太多。

“秀水練攤”就這樣成了大家爭相賺錢的好去處,隻要能夠把貨物賣給外國人,那說明他的生意肯定好。

沈光林卻不想讓蘇有朋去做個小販。

“小蘇,親兄弟明算賬,做事之前先立規矩。去深城這件事是我攛掇你去的,如今貨也進過來了,想賺錢並不難,你如果願意聽我的,那以後就按照我的要求去行事,如果不願意,你把貨品處理掉,還我本金就好,咱們兄弟兩清。”

沈光林很明白,在創業這件事上隻能有一個決策者,不然遲早得散夥。

“沈老師,沈大哥,我要是真那麼做那還是人嗎?簡直豬狗畜生都不如,我一定聽您的!”

蘇有朋現在對賺錢再次信心滿滿,做這個肯定比隻倒騰外彙合法多了,而且賺的錢更多,也更快。

“也行,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也不是一些小說的主人公,隨便一個人遇到我納頭就拜,不然老王早就成我的馬仔了。要是你哪天不想跟我了也可以隨時拆夥。我還是那句話,我並不看重錢,在美國的時候,我放著年薪幾十萬的收入不要,就想著回國,我是有追求的。但是,人總是要食五穀雜糧,我也要養家糊口,也要娶媳婦生孩子,所以還是要賺點錢。”

沈光林把自己說的特彆高大上,不知道彆人信不信,反正蘇有朋信了。

“沈哥,其實也可以把我妹子許配給你呀,她長得不賴的,名字也好聽,蘇玥,就跟小說裡女主角一樣。”要是真有沈老師這麼個妹夫就好了,守著他還怕事業不成?

“你妹子才多大?喪不喪良心。”這個小妹子沈光林還真的見過,長得確實標致,不過可能是營養不良,瘦弱的很。

“周歲都十四了,擱在舊社會都可以生娃喂奶了呢。”

“滾!”

“還是說正事吧。咱們約定好,以後賺的錢對半分,口頭協議,君子協定。”沈光林不想繼續貧嘴了,態度開始嚴肅起來。

“這不好吧,我不能占您的便宜。”蘇有朋的性格就是典型的北方人性格,豪爽,熱心,正直,羞於談利。

“既然你聽我的就按照我說的來,剛才那是其一,現在說其二。其二就是以後進的所有貨品都不能由你去賣,一件都不可以!你隻能躲在幕後,從80年到90年的這十年是會反複無常的十年,竄的太高就有可能會撞破頭,將來挨了槍子都不一定。”

“不能吧?你可彆嚇我。”蘇有朋還真的不太信,黑皮破壞金融秩序也隻是被勞教而已。

“彆管能不能,自己賣那仨瓜倆棗的能賺多少錢,搞好渠道建設,從深城轉運貨物到京城,不說壟斷,隻占有兩三成的銷貨量都夠咱們一輩子的花銷了。”

“而且,以後不一定要把所有的貨都放在京城銷售,還可以去津市,唐山,泉城,多找代理人,出事了躲遠點。”

得嘞!

“還有,你們帶來的貨是放在我那兩套還沒租出去的空房子了吧,彆放那裡,自己重新租幾個院子,分開放置,免得被人抄了家。”

最重要的是,沈光林怕連累到自己。

“投機倒把”也是個萬能的罪名,它和流氓罪一樣範圍廣闊,什麼行為都可以往裡麵裝。

自己一個大學教師,多好的身份,可不能留下汙點。

……

很快,沈光林就在街上看到有人在兜售收音機電子表了。

馬克思說過,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家就會大膽起來。

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死的危險。

一塊電子表進貨價隻要2-3塊錢,沈光林要求他們批發出去賣10塊15塊,零售價賣20塊30塊。

這一筆生意做完,即使還上沈光林的本金之後,淨利潤竟然還有兩萬多。

這已經跟黑皮大哥被沒收走的錢財一樣多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