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三十四章 告狀(1 / 2)

加入書籤

四月中旬的某個周一,天氣陰,有雷陣雨。

沈光林正在辦公室備課,院長叫他過去談點事。

“小沈,我找你過來有兩件事,都很重要,所以請你一定重視。”

院長的神情很嚴肅。

“院長您說。”

沈光林自覺沒有犯什麼不可饒恕的罪過,能有什麼事呢。

“第一件事,有學生舉報,說你在學校裡亂搞師生關係,請問有沒有這回事?”

什麼事一上綱上線果然就很嚴重呀。

“什麼叫做亂搞師生關係?您的意思是說師生戀嗎?”

沈光林並不怕的,他早就知道了,國內和外國的行情是不一樣的。

國外嚴禁師生戀,但是徒有其表。

而國內師生戀則一直都沒人管,甚至還引為佳話。

比如,魯迅先生和許廣平,瞿秋白和王劍虹,沈從文和張兆和……

哪怕是到了2020年,“禁止師生戀”這件事情也是屢次有人提出,但是屢次沒有得到解決。

到了後來,師生戀就變味了。

而且,後世發生的事情的肮臟程度遠遠不是80年代所能比擬的。

在後世,從學生答辯的問題上做文章,這是實驗室潛規則中最常用的手段之一。

試想,一個女研究生,在其完成幾年學業準備畢業答辯的關鍵時刻,導師明確表示,共度良宵才能順利畢業,她能怎麼辦?她能怎麼選?

而且,校園的醃臢事遠不止這些。

一些學生或者為了加入組織,或者為了爭取獎學金,或者為了爭取到保送研究生的資格,進而與院係的輔導員或其他有權利的老師領導發生親密的關係,這樣的事情更是屢見不鮮吧。

哪個學校不能列出一串來?

國利老師兒子毆打女友的故事拿出來說一說?

……

“也可以說是師生戀吧,是有這回事嗎?”院長問道。

如果不是學生會副主席高誌傑來告狀,如果不是告狀者家裡背景比較深厚,院長才沒有閒心管這些呢。

“現在還沒有。”沈光林回答的理直氣壯。

“那意思就是以後就會有了?”院長簡直有點生氣了,沈老師你咋不知道好歹呢。

沈光林卻大方的承認了:“肯定會有的呀!不然我為什麼來學校教書?”

“院長您不知道,我原本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能夠在京大讀書,我就想啊,要是能夠娶一個京大畢業的老婆也是不錯的選擇。而且院長,我也知道是誰舉報我的,是高誌傑同學吧,他說的肯定是我和李莉同學的事兒。實不相瞞,今年的春節我都是在李莉同學家裡過的,她父母都不反對我們來往,隻是李莉同學自己要以學業為重而已。”

沈光林攤牌了。

他就是要這樣,看學校怎麼辦吧,大不了他辭職不乾了唄。

沈光林這話裡也是有真有假,院長卻沒話講了。

在這個年代,拖家帶口上大學的人並不罕見,很多同學已經三十好幾了才有機會讀的大學,總不能讓他們離了婚再來讀書吧。

國家對於大學生能不能談戀愛和結婚沒有明確規定。

而且沈光林和李莉男未婚,女未嫁,而且女方家長都同意了,這件事學院確實沒有立場去管。

“行吧,我祝福你們,不過你可要注意點影響,還是要把重心放到教學任務上,最近這段時間你在工作上表現的很不錯,值得表揚。”

院長一頓:“下麵是第二件事。”

院長指了指桌子。

桌麵上放著一個大包裹,看封麵應該是從海外郵寄過來的。

其實,自從進入80年代以後,大家已經不再避諱家裡有海外關係了。

甚至,有海外關係是一件非常令人羨慕的事情。

彆的不說,弄一筆外彙買一台不需要劵的彩色電視機,能夠獲得多少人的羨慕?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有海外關係就意味著擁有美好的生活。

外國人來中國一趟,花掉的錢比當下人一輩子賺的還要多。

外國親戚郵寄的信裡麵隨便夾帶一張外國錢,麵值甚至超過三口之家的存款總和。

就是到國外去刷盤子,能掙到的錢也比國內多多了吧?

沈光林在這種狀態下回國,不知道有多少人覺得他是不是傻。

然而,這個傻子竟然還能收到海外郵寄來的包裹,是不是有什麼政治意圖?

或者,他的身份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問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