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三十八章 朋友(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月票)(1 / 2)

加入書籤

四人就這樣成了臨時朋友。

原本三個人的時候玩的紙牌遊戲是鬥地主,四個人玩就變成了拖拉機。

拖拉機也叫升級,雙百,是兩副牌四個人的遊戲,流行程度僅次於鬥地主和跑得快。

有了共同參與的遊戲,氣氛開始熱烈起來。

甚至,你扯給我一個雞腿,我送你一把牛肉乾,像極了多年未見的朋友。

不過,火車上認識的朋友,很多情況下轉身離去之後,就各奔東西不再來往了。

一整個白天,大家聊的還是蠻愉快的。

晚上,兩個人沒有再開一起睡的玩笑了。

第二天又是愉快的一天,大家又是打牌說笑玩鬨,似乎剛認識時候的不愉快所有人都忘記了。

下午四點,經過兩天兩夜的漫長旅程,終於算是挨到了羊城火車站。

整整48個小時的痛苦煎熬,在這一刻終於解脫了!

還是坐灰機好啊,時間短速度快。

就是不坐灰機,有動車也行呀。

綠皮火車終於吭哧吭哧的進站了!

大家開始興奮起來,一個個站起來收拾行李。

沈光林也叫了蘇有朋和二楞一起準備下車,那位姑娘卻不舍得了:“沈老師,你在哪個學校教書呀,能夠留個聯係方式嗎,我到了學校給你寫信,說不得還可以去你們學校參觀。”

寫信這麼原始的手段還是算了吧。

果然又是一個貪圖他美色的女人。

膚淺!

“不用了吧,相見爭如不見,多情何似無情。我就是來羊城這裡出趟差而已,其實我是在京城教書。”

沈光林並不覺得他和這位姑娘能發展一段故事,尤其是那種盛氣淩人的氣質就讓人特彆不喜歡。

“那也可以留聯係方式的吧,說不準以後能在京城見麵的呢。”姑娘還是不死心。

“項美女,有緣再見吧。”沈光林擺手下車,他隻知道姑娘姓項,並沒想知道名字。

二楞走在最後,他悄悄的跟姑娘說,“沈老師在京城大學教書,他是大學老師,不是小學或者中學,你可以去物理係找他。”

......

一群人熙熙攘攘的出站了,這是扒手最好的下手時機,作為半個社會人,蘇有朋和二楞的警惕性特彆高,就怕被人偷了包。

“沈老師!這裡!這裡!”

出站口,一個有軍人氣質的男子手裡舉著一個大牌子,上麵寫著三個大字:沈光林。

“王哥你好!”沈光林看到人了,迎接他的是王是石。

原來,在到羊城之前,沈光林和王是石就聯係過的,他說了他們會過來,坐的就是今天這趟車。

多日不見,老王的氣質和形象變化不大,還是打扮的人模狗樣的。

彆看天氣熱,腳上還是穿著皮鞋,暗色條紋西裝褲,上身的白襯衫塞進腰帶裡,就跟後世的地產銷售小哥一樣一樣的,怪不得他將來會選擇做地產大亨呢。

“咱們走吧沈老師,我開了單位的車過來,今天你們運氣算是不錯,這趟火車隻晚點了兩個小時。”

王是石很是熱情,這個人果然夠意思,這個朋友交的值得。

沈光林站在廣場上好好的透了一口氣,又認真的伸了個懶腰,這才準備出發了。

他示意後麵的兩位小弟帶好行李,自己作為老大怎麼可能乾這粗活呢。

羊城火車站的廣場上到處都是人,來自全國各地,形形色色的,各種口音。

畢竟是改革開放初期,這裡治安還算好。

曾經,羊城火車站站前廣場也被稱作國內治安最差的站前廣場,搶劫,行騙,吸d,各種猖獗的犯罪活動都聚集在這裡。

經濟太活躍的地方,治安有時候就會跟不上。

在2010年以前,到羊城的女孩子,出門最好不要隨身帶手包,也最好不要佩戴金銀首飾,不然飛車黨的猖獗能好好的給你上一堂人生險惡的課程。

羊城作為80年代經濟最活躍的城市,這裡承載著國家希望,是改革開放的最前線,看其熱鬨和繁華程度,竟然比京城還要厲害一些。

畢竟,京城還是有些太正統了。

這是一個經濟野蠻生長的年代,後世一些名人的回憶錄裡都說:這裡遍地曾經遍地是黃金。

如今,沈光林帶著一定的資產和不一樣的眼光過來了。

這時候的羊城可沒有一點後世高樓大廈的影子,但還是很明顯的能夠感覺到羊城的熱情。

主要是熱。

人身上的厚衣服很快就穿不住了。

這才走了幾步路,外套穿不住了不說,毛線衣也得脫了才行,三個人每人隻留一件貼身秋衣。

還是二楞和蘇有朋更有經驗,他們的秋衣竟然是無袖的,袖子早就被剪掉做成了t恤。

沈老師大意了,沒有閃,結果被他們給秀了一臉。

其實,沈光林也是知道羊城很熱的,隻是忘記了。

有一年春節,他從金陵飛深城,一個月來回飛了幾趟,淨是羽絨服和短袖的無縫切換,然後嘴上就起了一圈水泡。

順著人流走過三個街口,老王的停車點到了。

“我擦,可以呀老王,奔馳都開上啦,梅賽德斯奔馳,夠牌麵!”沈光林穿越這麼久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奔馳車,雖然這款車外形並不好看,但是車標足夠給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