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三十九章 入港(1 / 2)

加入書籤

誌向不合並不影響兩人的正常友誼。

沈光林也覺得有些無所謂。

等老王仕途受挫之後就知道還是賺錢更香了。

第二天,沈光林三人在招待所門口吃了這裡的地方特色小吃--腸粉,然後就等著讓老王帶他們去辦理通行證。

腸粉,又叫羅定腸粉,源於唐朝時的瀧州,據老王說“腸粉”這個稱謂還是乾隆皇帝下江南的時候命名的呢。

其實,這些基本就是個訛傳和穿鑿附會。

沈老師還是個考據黨,因為這種傳說都經不起細究。

民間有太多美食都喜歡攀附上乾隆皇帝或者康熙皇帝了。

“乾隆皇帝並沒有到過嶺南吧。”沈光林很確鑿。

“乾隆皇帝六下江南,第一次南巡時間是乾隆十六年,路徑是經直隸、山東,向南,最遠到達杭城和金陵,等祭奠完明皇陵後就回返了;第二次南巡是乾隆二十二年,到達的地點又是蘇杭和金陵,然後回返;第三次是乾隆二十七年,最遠到海寧,曾經“閱海塘,登觀潮樓”然後還是去金陵祭祀,之後回返;第四次是乾隆三十年,也是到江寧;第五次是乾隆四十五年,路線跟以前一樣;最後一次南巡是乾隆四十九年,還是到達金陵就回返了。”

還去嶺南?不可能的。

不過,腸粉這種美食味道確實不錯,還可以添加各種佐料,比如雞蛋,肉片,蝦,魚肉等等,但是不能多吃,吃多了會膩。

……

沈光林他們來羊城的時間緊任務重,接下來就要去辦正事了,不可能因為羊城好玩就在這裡無限耽擱下去。

擁有全套的手續,想辦理通行證其實並不難。

根本不像一些小說裡寫的,想去香江還要準備一個輪胎或者幾個籃球膽,跳到海裡順著洋流飄過去。

沈光林真的問了老王,想偷渡去香江,一般都是從哪裡走?

有兩個地方,都在深城,在東邊的常規偷渡點是沙頭角,西邊是蛇口。

想遊深圳河過去?

隻能說這是很危險的想法,雙方都有駐軍,抓住就有可能被擊斃。

有小汽車用就是方便,沈光林先是被老王帶著送去海關,等辦理完出入境手續之後,再準備送他們去火車站。

至於陪玩香江,老王還做不到,他也有工作要做的。

海關工作人員態度還不錯,尤其是看到他們還有公安局的介紹信,特地提醒他們到了香江有事的時候可以求助xx機構,這是內地在香江的辦事處。

沈光林想到自己有錢,覺得應該用不上吧。

這個年代通過官方渠道入道香江的人不算多,大部分人是通過“遊泳”過去的,很多人腰裡套上一個輪胎就漂過來了,因此香江人把大陸的偷渡客叫做大圈仔。

“你們去香江乾什麼?”

“公乾。”

“這麼年輕?呦,還是京城大學教師,果然年輕有為呀。”

啪。

紅章蓋過,通行證就辦好了,有效期七天,記得準時回來。

接下來就可以想著怎麼前往深城了。

老王的能力也是有限度的,他隻能送他們到羊城火車站,然後幫助他們規劃了一定的路線圖。

可以先從羊城火車站坐火車到深城的羅湖火車站,然後辦理通關手續,過關之後就是香江那邊了,那邊也是羅湖火車站,屬於香江。

八九十年代,為了香江順利回歸,國家修了一條京九鐵路。

最初,京九鐵路的規劃路線是從京城修到贛省九江,後來在鐵道部副部長鄧存倫的建議下:“將京城至九江鐵路延長至九龍,並力爭在1997年7月1日回歸祖國前全線貫通。”

因此,京九鐵路的終點其實就是九龍,也就是紅磡。

現在,這段鐵路早就已經存在了,隻是需要跨過海關口岸而已。

等入境之後,他們就可以從香江的羅湖站一路坐車到最繁華地段,比如旺角,紅磡,尖東。

羊城火車站很快就到了,老王揮手告彆,接下來就是他們三人自己的闖蕩之旅了。

時間倉促,他們這次買的是站票,無座。

看到候車室裡密密麻麻的人,沈光林的頭皮都發麻。

準備從羊城去深城的人也太多了吧,不少人帶著鋪蓋卷等各色行李。

而羊城的天氣悶熱,候車廳裡又沒有空調,隻有吱吱呀呀的一排大吊扇,煽動各種酸臭味都有。

沈老師作為一個愛乾淨,習慣了保持清潔,甚至還略微有點潔癖的人,真心受不住這個味道,甚至一度打算包車去深城算了。

好不容易檢票了,擁擠的全是人,不過看蘇有朋和二楞一副甘之如飴的模樣,看來這才是他們習慣的生活。

擠火車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到了月台,車門那裡也一樣,堵滿了人,熙熙攘攘的,想排隊上車那是癡心妄想。

這時候,練過武術的好處就來了,二楞直接就從車窗裡爬了進去。

坐在窗口的男子還欲拉下窗戶進行阻攔,直接被二楞一拳封住了眼睛,眼角立刻就變得烏青烏青的,對方不敢繼續動作了。

我擦嘞,果然是二楞!夠熱血的啊。

“沈老師,有朋哥,從這裡上!”

蘇有朋也是輕車熟路的鑽上了車,隻有沈光林沒經驗,鑽車窗的技能也不熟練,被兩個人強拉上了車。

大家都是無座,但是靠窗的人還是讓開了位置讓他們三個坐下。

沈光林在這個時候也隻能假裝自己不是大學老師了。

不過,鑽車窗上火車這個體驗還是蠻興奮蠻新奇的。

“我要去告你們!”挨打的男子不高興了,準備找乘警說道說道。

萬萬沒想到,蘇有朋也是個硬茬:

“朋友,你知道深圳河的水是有渾嗎?彆等會下車了不小心滑進去爬不上來,被淹死做了水耗子可就不好了。”

現在的深城,人員成分雜亂,治安真的說不上好。

要是被人投了河,那還真的有可能。

“還有,你來摸摸我的這個是什麼?”蘇有朋拍拍自己的包

“我不摸!”對方害怕了。

“你說不摸就不摸?”蘇有朋拉住男子的手硬是要他去摸自己的包。

蘇有朋的包從外麵摸著是一件圓滾滾硬邦邦的物事,這很有可能是一把帶鞘的刀啊。

那位“囂張”乘客的臉都白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