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十二章 港商(1 / 2)

加入書籤

沈光林和蘇有朋,二愣三個人盤點了大劉的庫存和資產。

設備不算,隻計算這些衣服從深城進貨的成本需要大約15萬,運到京城批發出去的話能夠賣到40萬。

從這個方麵來講,隻花兩萬美金,可以說相當於這些服裝加工的機械設備是白送的。

這個生意可以做。

而大劉也不會虧,他的成本估計也就是這麼多錢,已經完美套現了。

葉計歡既然有管理經驗,這個人當然也可以要啊。

事情談定了,隻是有一點小插曲。

那就是他們沒有人谘詢過小葉的意見,人家並不願意跟著沈光林走。

小葉已經習慣了香江的燈紅酒綠,表示不願意繼續打工了,想出去自謀生路。

大劉表示很遺憾,給了他一筆錢,讓他走了。

末了還留了自己的電話,說歡迎他隨時回來,可以繼續跟著自己乾。

葉繼歡說好的,不過他要去乾一番驚天動地震驚世人的大事業。

事情談完了就要談風月,社團大嫂英姐已經功成身退,接下來是兩個商人的自由發揮時間。

一起去蘭桂坊撿屍呀?

同去,同去。

初次見麵,兩個人當然不會這麼說。

生意談成了照例是要一起吃一頓飯慶祝一下的。

喝杯白酒,交個朋友。

在飯桌上,大劉率先發起話題:“沈生是哪裡人?”

他們叫人不喜歡說先生,而是直接叫生,表示尊敬和親切。

沈光林回答:“金陵人。”

“金陵是個好地方啊,六朝古都,人傑地靈。”

“是的,不過要是算上太平天國和蔣家王朝就是八朝了。”在沈光林這裡,兆銘同學的偽政權當然算不上是一個國家和朝代。

“那沈生現在主要做什麼生意?一直做服裝嗎,不是說內地不讓私人經營企業嗎?”

大劉對內地的事情也很感興趣的,聽說對麵在搞改革開放,不少破落戶去那邊淘金了。

大劉說的問題這也是沈光林來香江的原因,因為在內機創業會麵臨一個產權問題。

掛靠在國營單位名下遲早要出問題的,無論是國有資產流失還是被單位侵吞了財產都是一筆爛賬。

在八十年代,有錢是原罪。

安全是穿越者的第一要素。

“服裝隻是一個方麵,算是一個低門檻的切入口,內地確實是還沒開放私營經濟,不過已經有支持個體戶的法律了,現在不是有特區了嘛,用港籍身份可以過去合法經商。”

“厲害!有想法,夠大膽!”大劉表示傾佩。

接下來該沈光林掌握話題的時間了:“劉先生是土生土長的香江人嗎?

“算是吧,我祖籍潮州,過來已經幾代人了,這間工廠是家父留下來的產業,我在加拿大學的是金融,對實業並不感興趣。”

大劉早就想去金融和地產市場上操作一波了。

聽到大劉在加拿大留學和畢業,沈光林也來了興趣,不由問道:

“劉先生畢業於那個學校?”

“universityofwaterloo。”

滑鐵盧大學也是一所名校,在後世,它跟青木大學在國際上排名差不多。

沈光林當然聽說過他們學校:“滑鐵盧這個城市我也去過的,是安大略省的城市,距離多倫多不遠,距離尼亞加拉瀑布也很近。”

“沈生厲害了,對加拿大也這麼了解,莫非您也在那邊讀過書?”

“是的,距離不算遠,我是在花旗國的波士頓讀的書。”沈光林沒有說讀書的具體學校,畢竟這個事情不好宣傳。

“劍橋是個好城市,那裡可是有常春藤名校哈佛和理工科名校mit。”

沈光林對自己就讀於哪個的學校笑而不語,反而說起了常春藤聯盟。

“花旗國大學組建的常春藤是個體育組織,因為他們體育太菜,因此組了局自己玩,我們也叫他們“菜雞互啄聯盟”。”

“菜雞互啄?有意思。”

兩個人隨即聊起了更多留學國外的一些其他軼聞。

不過沈光林就隻是傾聽者,偶爾插下嘴,就像一個捧哏的相聲演員那樣敬業。

說起體育,兩個人自然聊到了自己喜歡的運動。

“沈生喜歡什麼運動?”大劉問道。

“高爾夫。”沈關林不加思索的回答。

大劉頓時感覺找到了知己:“哎呀,好巧,我也喜歡。”

“我當然知道你喜歡高爾夫,高爾夫屬於高分子材料,彈性極好,不但能當球大打,用起彆的用途來也很好用。”

“怎麼用?”

“堵下水道。”

……

兩個人互相道彆,大劉繼續他的祖產搬遷事業,沈光林一邊組織人手將已經做好的衣服打包,另一邊在做著投資計劃。

他真的準備在深城建廠了。

之所以不去老王工作的羊城,是因為羊城想發展起來還需要幾年時間。

有個機會,羊城和深城你選哪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