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十四章 病(1 / 2)

加入書籤

沈光林回京城的這趟車是客貨混裝車,一趟列車有幾節客車和幾節貨車的那種。

出發之前,蘇有朋已經跟順子他們拍了電報並打了電話,讓他們組織人手到火車站接貨。

這個年代通訊相當不方便,香江已經有尋呼機了,羊城和深城也在醞釀。

還好李蓉家裡有電話,而且她是常回家的。

由她傳遞信息倒也方便。

回程開啟。

從京城來羊城的z字頭火車已經算是很慢了,耗了整整四十八個小時。

返回京城的這趟車可就更加慢了,估計要三天以上的時間。

不過,這次沈光林混到的待遇還不錯,睡軟臥,可以在路上好好休息休息了。

軟臥車廂比硬臥好的地方就是隻有四個位置,分彆是上下鋪,而且有包廂門,私密性更好。

由於羊城是起點站,乘客們都是在這一站上車。

跟著沈光林一起上車的又有一個小姑娘,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外加一個帶眼睛的中年男子。

三男一女的配置,總算有人可以解解悶了。

老妹兒啊

你等會兒啊

咱倆破個悶兒啊

你猜那

我心裡兒啊

裝的是哪個人兒啊

......

解悶是沒有的,女孩壓根不說話。

沈光林是下鋪,她是上鋪,倆人零交流。

女孩進來之後就低著頭坐到沈光林的床鋪上,手裡拿著一本《故事會》,看的很認真。

沈光林也不管她,把自己的行李箱往床下一塞,倒頭就準備睡一會,宿醉,身體狀態有點不好,似乎還有點水土不服的意思。

來深城和香江的這些天,他總是感覺不通透,似乎身上有汗出不來一樣,總是覺得油膩膩的,身上難受的緊。

不過,總算回京城了,到京城之後到大澡堂裡好好泡一泡,搓一搓,估計就全身舒泰了。

軟臥車廂,沈光林也不怕有小偷出沒。

這個年代坐臥鋪都是憑借介紹信的,幾乎就是另類的實名製了,要是小偷也有這麼大能量,還做什麼小偷呢。

而且,沈光林身上已經沒有什麼錢財了,隻留了幾百塊錢路費錢,其他的錢全部換成貨物放進貨車車廂裡了。

沈光林躺在那裡看書,還能看到姑娘的側顏。

並不好看。

這個女孩看著應該是個老實人,長得不醜也不俊,不是沈光林的菜,但是依然很得對方兩位男士的歡心。

他們幾次蠢蠢欲動的想跟姑娘搭話,隻是姑娘的頭一直都沒有抬,可能是《故事會》太好看了吧。

車徐徐的開動了。

外麵的景色在向後退。

臥鋪車廂就是這點好,不會覺得擁擠。

如果在硬座車廂,上廁所都是一種折磨,趕上過節放假的時節,就連廁所裡也站滿了人,上廁所隻能叫裡麵的人先出來讓讓。

如若不然,就得叫列車員過來清場,不然連廁所都上不了。

但而無論多擁擠的硬座,總是攔不住售貨員的小推車。

瓜子花生大雞腿,泡麵香腸有開水。

這個時節礦泉水還沒開發出來呢,農婦的山泉還有點鹹。

開車了。

出行不能坐飛機,像這樣長距離遠行就是一個字,那就是“熬”。

為了能熬過這個旅程,沈光林出發之前買了好幾本書的,科技類社科類的書都有,純英文版的。

在香江,沈光林確實看到了不少禁書,比如,組織的重要創始人某張大佬寫的《我的回憶》,感慨那段走錯道路的時光,而大佬本人已經死在多倫多了。

在香江,這種書有不少,銷路還不錯。

任何一個組織,都不是完全正確的。

比如那個黃埔軍校畢業生,參加過南c起義,創立遊擊戰打法的楊玉春,就是因為當時執行的是“從肉體上消滅地主,從經濟上消滅富農”這個政策,全家被逮捕並槍斃了,楊本人不得不叛逃。

擁有相同或者類似經曆的還有宮楚,這位可是和太祖一起奮鬥並且地位相當的戰友,也是因為肅反問題離開了。

其實,沈光林並不愛看書。

穿越之前的媒體資訊太發達,人們哪裡還有心思看書啊,淨看65頁的ppt去了。

彆說看彆的書了,就是看小說碰到長句子都讀的很難受。

而且,為了照顧讀者的閱讀習慣,句子需要儘可能的短,麵得不好理解。

再往後,段落也需要儘可能的短了,因為手機屏幕就那麼大,一切都是為了更方便使用手機閱讀。

幾百字一段的文章看著確實也累。

不過,紙質版的科技文獻看著也很累的,沈光林看了一會就看不下去了,老是躺著也不舒服,脖子受不了。

實在無聊,沈光林拿出自己在香江買的火機把玩。

沒錯,他給自己買的就是花旗國那個很有名的打火機品牌—zipo,香江翻譯做“芝寶打火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