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十五章 大姐(1 / 2)

加入書籤

這不是沈光林第一次長距離遠行。

他最遠到過大洋彼岸,跨過了大半個地球。

但是,在以往的那些時刻裡,他日子過得都是輕鬆的愉快的,但是像這次這麼難受的體會,還是人生第一次。

古往今來,死在旅途上的人有很多。

文人騷客就不說了,駕崩的皇帝都有不少。

比如秦始皇,他5次出巡,最後死在巡遊之地的路上,具體地點是齊魯省的平原城;

比如永樂朱棣,他5次北伐,最後死在北伐回來的路上,具體地點就在nmg的烏珠穆沁。

當然,也有一些皇帝是勉強支撐到家的。

比如周世宗郭榮,他就堅持到了開封才死,然後還是被趙匡胤給篡位了。

他們篡位不說,還強行幫助郭榮恢複了姓“柴”。

生死之間有大智慧。

這也是第一次,沈光林想到了生死。

人在得病的時候果然會瞎尋思。

沈光林甚至想到了,趙匡胤病重在床時,弟弟趙光義的“燭光斧影”。

北宋毀就毀在趙老二身上。

趙光義內政是沒問題的,他們在外交問題上也真的做到了“與時俱進”。

趙老二最開始的政策是“備邊通好”,後來開始轉向“圖製契丹”。

高粱河之戰,趙老二屁股中箭之後他由“圖製契丹”轉向“聯夷攻遼”。

隨著年事漸長,哥哥留下的老兵損失殆儘之後,他留給子孫後代的政策就隻能是“修德以懷遠”了

列車員給的藥很“好用”,沈光林吃完立刻就困了,然後在胡思亂想中就睡著了。

這個藥能不能治病不曉得,催眠效果是真的很好。

沈光林從早晨一覺睡到中午,等再次睡醒來,感覺確實不怎麼燒了,不過頭卻更疼了。

耳朵邊就像有幾隻禪在拚命的叫喚,腦袋也是忽前忽後的產生一種眩暈失重感。

不但頭疼,還帶著惡心反胃,嗓子也是灼燒的難受。

沈光林這大半天都是迷迷糊糊懵懵懂懂的,中間幾次醒來又幾次睡去。

隻有真的病了才覺得,一副好身體對一個人實在太重要了。

支撐到傍晚時分,沈光林又開始發燒了,這次又吃了藥,仍然不見好轉。

睡上鋪的那位姑娘終於覺得下鋪這個人的狀態有點不對勁呀。

他一整天都沒起床吧,這是怎麼了?

“大鍋,你咋咧?”濃鬱的甘陝方言撲麵而來,怪不得她不愛說話呢,原來是普通話說的不好,從羊城出發的,又不會說普通話,又不會說白話,自然就閉嘴不言唄。

隻是,聽這聲音,怎麼也不像是個小姑娘呀。

原來,這位姑娘隻是打扮的年輕,兩個馬尾騙了人,其實真實年齡肯定不是十幾歲。

沈光林想做出回應,實在全身乏力,張了張嘴,嗓子也是啞的,說不出話。

“哎呦,你發騷了哎。這麼燙,快騷抽抽了吧。”

這姑娘太不會說話了,也就是欺負沈光林不能反駁。

不過姑娘的心地還是蠻善良的,她拿出一條毛巾,然後用開水壺到車廂連接處打了一壺開水,浸濕了糊在他臉上。

好燙!

沈光林已經有點燒迷糊了。

臉上和身上都感覺熱乎乎又濕乎乎的,說睡沒睡著,說醒又不清醒。

幾次三番,他努力的想要睜開眼睛,都失敗了。

迷迷糊糊中,他感覺自己被人脫了衣服,還翻了身,似乎是泡完澡,一個大爺在給他搓背。

大爺的力氣不小,背都搓疼了。

又燙又疼,還帶著點舒爽。

大半夜過去了,黎明時分,沈光林終於睡醒了,整個人也清明了一些。

總是一個姿勢睡覺,身體很累。

他想翻個身,然後就碰到一具柔軟的身軀。

原來,是姑娘在照顧他。

時間太晚太累了,她困了就趴在小桌板上睡著了。

路遇好人。

對麵的兩個勞模大哥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們白天到隔壁包廂跟人打牌去了,一直到夜裡熄燈才回來。

姑娘感覺到沈光林的動靜:“大鍋,你醒咧。”

“嗯,謝謝你,昨天你照顧了我一天呀。”

沈光林看了看窗外的景色,外麵是黑夜,不能說一片漆黑,但是也見不到多少光明。

他還是很難受,不過還是挺著嘶啞的嗓子表示了感謝。

“不礙事兒,我看你似乎是吃壞了東西引起的發騷,還是要多注意飲食和休息,我昨天給你刮了痧,你現在應該會好一點了。”

樸素的姑娘很自信,自信的女孩都透著不一樣的美。

“你怎麼這麼懂的?”沈光林表示驚訝,他這些天吃了不少海鮮,是不是這個原因呀。

姑娘回答的很誠懇:“額在藥廠上班,懂一點醫理,其實,額也是勞模。”

原來,姑娘聽到了對麵兩位男子的話,他們總是顯擺自己是勞模的身份,看樣子也被她聽到了心裡。

“謝謝你,姑娘,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呀?還請留個聯係方式給我,回京城之後我一定要好好的感謝你。”沈光林的感激是真心的。

“啥姑娘呀,你可以叫額姐姐或者嫂子,額都有仨娃咧,老幺都讀育紅班咧”

果然是這樣。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