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十八章 狗肉(1 / 2)

加入書籤

回到京城第一夜,小姐姐李蓉也跟著一起留宿了。

畢竟,她要照顧生病的光林哥哥。

沈光林下午又睡了整整一下午,到了晚飯時刻精神這才好轉起來。

他應該是食物中毒了,因為遠在深城的蘇有朋和二楞也病了一場,不過他們並不厲害,不像沈光林整的要死不活的。

估計,海鮮不新鮮或者有毒。

沈光林晚上還是吃了一些飯菜的,然後幾個人又聊了一小會兒天,這才回房休息。

沈光林最先去睡覺,他身體虛弱的很,經不起折騰。

李蓉小姐姐和劉繡花大姐就肆無忌憚的閒聊開了,一邊看電視,一邊嗑瓜子,一邊談天說地。

尤其,繡花大姐已經有三個孩子了,尤其,她把李蓉認作沈老師的對象。

小姐姐可高興了呢。

當時沈光林是無力反駁,小姐姐不想反駁。

誤會就此認下了。

第二天,在強烈的晨曦中醒來,沈光林的身體又恢複了一些機能。

至少嘴裡的水泡已經不疼了,也可以正常刷牙漱口了,嗓子也沒那麼嘶啞了,整個人終於恢複了生氣。

鍋裡有溫著的粥和饅頭乾菜,就著吃一點也蠻好。

現在沈光林這個家的廚房麵積很大,而且鍋台是水泥做的,炒菜的鍋是傳統的那種八印鍋。

“印”是個計量單位,隻用在鍋上,一印就是一掌,也就是8-12厘米。

跟它類似的計量單位還有很多,比如“步”“摣”,“指”,“掌”。

即使到了2020年,這裡麵有些單位還在用,比如在醫院,要生孩子了,醫生會說,開幾指了。

還彆說,乾菜就著饅頭吃還是挺好吃的,似乎是白菜乾,似乎又不是,反正不是梅乾菜。

在這個年代,乾菜還有一個彆稱,叫做戰備菜。

這是從珍寶島事件起國家備荒備戰提出的一項措施,除此之外的還有戰備米,戰備油,戰備酒。

當然,也有“戰備人”,也叫做基乾民兵,人手一隻56式,可以說全民皆兵。

沈光林在家裡轉悠了一圈,小姐姐李蓉和繡花姐都不在。

小姐姐應該是上班去了,繡花大姐應該也去學校報道了吧,反正沒見人。

沈光林先是在菜園子裡溜達,韭菜啥的早就能吃了,等她們回來讓她們做韭菜盒子。

菜園裡的小黃瓜也已經有筷子粗細了,摘下一顆來吃,嫩的澀嘴。

這黃瓜真新鮮,真好!

沈光林身上的病還沒完全好利索,尤其嗓子還是有點疼,因此不想就此去上班,就想去外麵走一走,看看人,采采風。

從京城大學出來也沒彆的地方去,也就能在福緣門附近轉一轉,這裡距離繁華一些的五道口還是有些距離的。

其實,現在的宇宙中心五道口也並不繁華,幾乎可以說還是一片荒野。

現在的中關村雖然沒有“中官”了,但卻還是村子,農田都有不少。

而且,中國的最後一個“中官”還活著呢,他叫孫耀廷,津門人,伺候過皇後婉容的,目前住在廣化寺。

京城廣化寺很有名,它位於xc區什刹海北邊的鴉兒胡同31號,隔壁就住著國家名義元首宋女士。

後來,無論廣化寺還是宋女士的故居都是旅遊勝地。

廣化寺就不說了,從元朝到清朝一直都很興盛,宋女士故居也不得了的所在。

這棟院子最開始是納蘭明珠的府邸,納蘭容若的很多詩詞都是在這個院子裡寫的,比如“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斷腸聲裡憶平生。”

後來,明珠家庭敗落以後,到了乾隆年間,這裡就成為了權臣和珅的彆院,當然,和珅的正院是恭王府,現在還被多家單位霸占著,一直到2006年,中國音樂學院附中終於順利搬遷到新址,這才騰退乾淨。

說回明珠府邸,它在嘉慶年間為成親王永瑆的王府花園,清朝末年又成為末代皇帝溥儀的父親的醇親王載灃的王府花園。

建國之後,這裡交給了宋女士。

今天京城的天氣真好,沒有春季的風,隻有初夏的暖。

圓明園裡遊人如織。

這個年代,京城免費的景點並不多,很多人到京城來,能夠去的地方也不多,無非就是天安門,頤和園,圓明園,然後就是八達嶺。

夏天到了,人們穿的衣服都跟前些年不一樣了,不說姹紫嫣紅,但也是五花八門。

當然,現在最常見最流行的仍然是一種尿素袋子做的褲子。

這種衣服已經影響了一代人。

這種扶桑產的化肥袋子,尼龍的,非常耐磨,經久不壞。

用它來做成衣服,前麵寫著r本,後麵寫著尿素,屁股上寫著淨重50公斤,褲襠裡寫著含氮量46%。

這氮的含量真不低,怕不是有疝氣吧。

七八十年代,還真的不好評價中r關係。

就在去年,扶桑首相大平正方訪華,提出對華夏進行低息貸款,首筆貸款額度為2.2億美元,

利率0.95%,期限四十年,前十年付利息,後三十年還本金和利息。

而當時,國家的外彙儲備隻有1.67億美元。

也就是從去年開始,國家開始大規模的向外麵派遣留學生了。

比如,京城大學一位姓易的同學,學經濟的,品學兼優,被選派到花旗國留學,國家規定每個人隻能換兩美元。

因此,他就帶了這兩美元去了花旗國,然後把這件事寫進傳記裡。

後來,易同學順利畢業了,並且獲得了花旗國的教授職位,但是人家不稀罕,放棄這些條件回國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