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六十二章 脫團者(1 / 2)

加入書籤

這幾天沈光林挺忙的,他要忙著撰寫演講稿,因此還跟繡花姐打了招呼,最近不回家吃飯,吃住都在學校裡解決。

這篇文章可不好寫,既要有熱點,又要有深度。

但是沈光林又不想白白的把後世那些“震驚世人”的成果渡讓出去,因此也是很難做出合適選擇的。

擁有40年超前眼光,課題可以選擇的方向太多了,竟然也是難事。

那就找找熱點唄,看看最近的熱點是啥,蹭熱度誰不會呀。

找呀找,找呀找,很快,沈光林就找到了1979年的諾貝爾獲獎者名單。

1979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是薩拉姆和史蒂文·溫伯格,他們的貢獻是從理論上發現了W和Z玻色子。

薩拉姆是巴基斯坦人,鷹國留學劍橋畢業,史蒂文·溫伯格是猶太裔花旗國人,他們共同獲得了這一年的諾貝爾獎。

當然,在更早之前的1976年,日照籍的華裔科學家丁肇中也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他的研究方向也是高能物理。

丁先生名氣雖然沒有楊李大,但是他也是一個學術大牛,跟祖國關係不錯,1975年他就做了科技大學的名譽教授。

1978年1月,國內有10位物理學家到了漢堡,參加了Mark-J實驗的國際合作,這其中就是丁肇中牽線搭橋,這其中就有京城大學物理學院的教授參與其中。

丁肇中和薩拉姆,史蒂文·溫伯格他們的共同研究領域都是屬於量子場論的範疇,與量子力學及狹義相對論是相容的。

其實,當年的華裔科學家楊ZN和李ZD也是因為這方麵的成就而獲得的諾貝爾獎。

這確實是個好方向。

按照當前的研究成果,基本粒子分為7類,分彆是誇克,輕子,膠子,W粒子,Z粒子,光子,希格斯粒子。

這裡麵的粒子有些已經被實驗證實了,有些還在理論階段,但是它們的相互關係已經有不少理論物理學家建立了標準模型。

沈光林也準備提出一個自己的模型,更符合未來時代實踐的模型。

因為,這個時代的標準模型並沒有考慮中微子振蕩的情況,是不準確的。

沈光林準備先從理論推導中找出中微子振蕩,然後讓有條件的科研單位找出這種中微子振蕩存在的事實證據,他自己隻提供依據和思路就好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想驗證這些理論,必須要有電子對撞機。

中國在這個年代甚至都沒有人提出這個想法。

實在是太費錢了,即使到了2020年,依然有很多人反對建設這個項目。

不過,中微子振蕩要發現並不難。

在前世,大約是1998年,扶桑國的科學家發現了中微子振蕩,這意味著中微子具有非零的靜質量,這就與原始版本的粒子物理標準模型不相吻合。

因此,沈光林準備從這裡入手,根據已知結果倒推出自己需要的條件,這樣做了,肯定能一鳴驚人。

想刷成就,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

在京城大學就是有這點好,雖然學校的研究經費不多,但是他們還是能夠訂閱全世界最主流的科學期刊和雜誌,想跟上時代的步伐,認真學習就是了。

一些學者,把國外的學術成果轉化一下,就是填補了國內空白。

沈光林自然是不屑於乾這種事的,他要自力更生,引領世界潮流。

今天又是收獲滿滿的一天。

沈光林從圖書館出來,跟李莉告彆之後,優哉遊哉的回宿舍。

李莉最近也很刻苦,不過她努力研究的是到了花旗國,如何跟當地人交流,以及當地的一些風土人情是什麼樣的,有沒有沈老師說的那麼可怕,還有什麼裸體沙灘,脫衣舞會。

教職工宿舍區和學生宿舍區並不在一個方向上,每天沈光林還是會先送李莉回寢室,然後再回自己老巢。

李莉揮手上樓了,蹦蹦跳跳的像個小兔子小精靈。

這個年代可沒有站在女生樓下熱吻的情侶,沈光林也隻能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拍拍她的屁股。

在沈光林的那個時代,情侶們的表現可就是真的瘋狂多了。

女生樓下燈光背陰處,甚至有人在那裡一邊抱著互相啃,一邊聳動著臀部。

這是一種提肛運動,據說可以促進局部血液循環,預防痔瘡。

湊著斑駁的燈光,教職工宿舍區很快就到了。

因為時間已經比較晚了,相鄰的幾間宿舍也都熄了燈,隻是不知道趙哥和趙姐有沒有趁著孩子睡著了在辦事。

尤其趙姐,最喜歡掩耳盜鈴,明明嗓子洪亮的很,還非得等彆人睡著了才開始呐喊,非得把彆人給吵醒了乾什麼。

她這一招經常搞的沈光林不上不下的。

想發動幻想,趙姐相貌一般;想啟動屏蔽,那個聲音又很真實,簡直現場直憋。

憋死人了。

跟趙哥借錢那次一樣,沈光林在門口又被絆了個跟頭。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