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六十七章 了不起(1 / 2)

加入書籤

沈光林回到房間的時候,李莉都睡著了。

她都不知道反鎖門的。

後來劉副校長身上發生的事,沈光林並不知道,但是能夠想到。

救護車來了又走了,但是也不能白來一趟,還是問他們收了500美元的服務費,這才不情願的離去。

這次出行,每個團員有1000美元的活動經費,劉副校長這一下子就花掉了一半,心疼的一夜沒睡好。

沈光林才不關心這些呢,他回來之後洗了個澡上床睡覺。

自然沒有睡沙發,而是鑽到被窩裡倆人一起睡。

肢體接觸是有的,逗弄一下小兔子也是在的,但是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算是西線無戰事。

李莉一直沒睡醒,但是滾燙的身體似乎也能說明一些問題。

直到第二天起床,兩個人也沒有逾越那一步雷池,畢竟這是異國他鄉,沈光林沒想著“趁人之危”。

談戀愛麼,還是要一步一步的來,一下子就收獲了果實就太沒勁了。

早餐依然是自助,這次大家收斂了很多,麵包,煎蛋,牛奶,最多是加幾片培根。

這胃還是要養,不能搞壞了。

今天是“國際理論物理交流大會”勝利召開的第一天。

這氣氛,那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

以上四個條件一項都不符合。

主會議廳也不大,能夠容納300人的會議廳也就坐了2/3的位置,其他地方是空著的。

雖然人氣不太夠,但是規格並不低。

這次大會來的高端學者並不少,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獲得者,來自加州理工大學的費曼教授。

費曼教授真的很不簡單,他早年間畢業於MIT,參加過曼哈頓計劃,1965年因為在量子電動力學方麵的貢獻獲得了諾貝爾物理獎。

當然了,費曼教授也有幾大愛好,比如打邦哥鼓、破譯瑪雅文明的象形文字、研究如何撬開保險櫃的鎖以及逛脫衣舞廳。

有很多愛好和沈光林是一樣的,比如,費曼喜歡打邦哥鼓,沈光林喜歡到迪廳跳舞;倆人都喜歡研究如何打開保險櫃;逛脫衣舞廳也是沈光林旅遊的動力。

加州理工大學也很不簡單。

它是全世界最頂尖的私立研究型大學之一,國人知道它是因為某陳姓富豪向這裡捐款1.15億美元,而這件事在國內引起了巨大爭議。

後來,陳富豪看到罵他的人太多了,反手又追加了10個億美金。

有錢,任性。

不過,國內大學即使接受了捐款,使用起來極其不規範也是一個頑疾。

即使到了2020年也還是這樣的尿性。

正常邏輯來講,捐款都是有指向性的,捐給誰,捐給哪個方麵彆人都是計劃好了的。

學校就應該把這錢用在明處,不要胡亂花,要按照捐款人的意願去使用這筆資金。

可是呢,國內這些大學是怎麼乾的呢?

這筆錢你隻要捐了,那就不是你的了,你不但沒有分配權,更沒有知情權,他們還有一個非常冠冕堂皇的理由,美其名發揮更大作用。

這個尿性是跟紅會學的吧。

會議開始了。

第一天的議程很簡單,基本就是高端學者講述過去一段時間物理學界發生的一些大事,然後就是安排名人大佬開始他們的吹牛皮演講。

費曼的演講吹得最為有趣,雖然他年級大了,已經不能出產新的科研成果了,不過人還是很風趣的,算是物理學界的偶像派。

大家帶著朝聖的心情看著費曼,包括沈光林在內。

費曼被認為是繼愛因斯坦之後最睿智的理論物理學家,也是第一位提出納米概念的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