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六十八章 清醒(求月票)(1 / 2)

加入書籤

下午的演講依然很精彩,這個時代理論物理學界最頂尖的人才幾乎都聚集在這裡了。

對於這些人在台上的說法,有些沈光林是認可的,有些則不。

當然,不認可的並一定就不對,但是,以後世的眼光來看,他們的說法應該是錯誤的吧,至少已經不符合主流觀點了。

科學麼,總要容得下不同的聲音。

沈光林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列了不少演講者們的錯漏之處。

按照他們老板以前的尿性,肯定會當場發作讓演講者下不來台,“毒舌團隊”不是浪得虛名的。

但是,這次交流大會沈光林自己也要進行主題演講的,他不敢太放肆。

先記著,下次有機會了再“發作”。

報告會進行的有條不紊,中國代表團的成員也都很“老實”。

大家默默的聽,默默的鼓掌,無人發言,亦無人提出反駁意見。

這個下午,劉副校長的心情明顯變得愉悅起來,看樣子他是收到白冰“投獻”的錢財了。

散會了,劉副校長還把大家給召集到一起,說是要安排第二天的行程。

難道第二天不來繼續聽講座了嗎?

當然不來了。

留沈光林自己聽就可以了,組委會既然那麼重視小沈同誌,你留下剛剛好。

劉副校長發話了:“大家靜一靜,今天晚上咱們坐在一起吃飯,這樣才更有同誌氛圍,才能夠更好的保持團結。”

切,沒意思,吃自助餐也要搞形式主義,大家準備收拾東西撤了。

“我話還沒說完呢,今天,咱們華人華僑團體派了代表過來慰問,本來是要請咱們一起到外麵吃飯的,我想著這不是浪費了這麼好的自助餐劵麼,就要他們一起過來了,大家聚一起,熱鬨熱鬨。”

得嘞,什麼話都被他說了,什麼事情都被他安排妥了。

大家回房間放下筆記本等物品以後就到餐廳裡等待。

很快,兩名強壯的中年男子跟著劉副校長一起過來了,看著就很豪爽很豪氣,他們對祖國來的學者表示了熱烈歡迎。

先入席再說吧。

在服務員詫異的眼神中,一群人把幾張桌子拚到一起,開起了餐會。

既然是餐會,果然還是有所準備的,沈光林甚至不知道他們誰什麼時候帶來了茅台,而且一帶就是兩箱,每人至少能分一瓶。

花旗國的酒店裡沒有國內那種半錢的小杯子,所有人都是用那種裝紅酒的高腳杯來裝白酒。

白冰說她不能喝酒的,讓著人家點;李莉什麼都沒有說,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這個姑娘跟她姐李蓉一樣,天生海量,想灌醉她們,隻能靠她們自己裝醉。

“有道是客隨主便,第一杯酒就乾了吧,我先領一個。”男子儘地主之誼,肯定是要有所表示的,他們的表示方式就是喝酒。

桌上有兩位漂亮的姑娘,更能熱鬨氣氛,也更是顯示男人的豪邁風情,兩人喝過酒之後就把注意力放到了兩位姑娘身上。

李莉作為一個學生,輩分最低,她什麼話都沒說,看彆人把酒喝了她仰頭也喝了,而沈光林還沒有反應過來。

作為一名南方人,真的要一口氣就整這麼一大杯白酒,壓力好大的。

白冰這姑娘也是,嘴裡說著不能喝酒,竟然也爽利的把酒給喝了下去。

沈光林左右為難了,杯都碰了,隻能硬著頭皮乾上。

這半杯酒怎麼也得有一兩半二兩吧,咕咕咕咕喝下去,酒氣頓時就從食道裡向上頂。

顧不得客氣,沈光林趕緊夾了一大筷子培根把酒氣給壓下去。

沈光林第一次覺得,原來茅台也沒那麼好喝。

還好現場的飲料是免費的,沈光林打了一大杯葡萄汁過來,使勁喝了好幾口才緩過神。

雖然在座的人裡中老年居多,但是他們酒量竟然都還不錯,一個個都是久經考驗的老同誌。

“小沈,你是南方人吧,不過既然選擇在京城大學教書,那這酒量就要多練練。”

其實沈光林還是喝慣了酒的,不過從來沒喝的這麼著急過。

在沈光林讀書的那個時期,打動“老板”的基本也不是靠酒量。

要麼是學術能力強,是條好用的工具狗;要麼是會溜須拍馬,深的老板歡心,是條好玩的道具狗;要麼就是有利益交換,願意為科學獻身,是匹好騎的千裡馬。

老板一般情況下並不需要學生陪著喝酒,他要拿項目拿經費啥的也要陪彆人喝,因此每個人都是酒桌文化的受害者。

被人歧視酒量,沈光林心情很鬱悶。

而劉副校長的心情就很好,尤其是下午的時候白冰直接給了他800美元。

這樣他可以動用的資金不僅沒有減少,還比原計劃多了300出來,又可以多規劃一些物品了。

沈光林不能喝酒,隻能變相做起了服務生,借口拿烤肉,拿生蠔,拿水果,遁去很多次。

後來,其他老師看不下去了:“小沈,你彆耍賴啊,拿東西讓小李和小白去,女孩子適合乾這個,你留下喝酒。”

“可是我酒量確實有限呀,各位原諒則個。”沈光林不認慫都不行。

“那不成,在座的人裡就你年輕,作為年輕人怎麼能夠不敬酒呢,彆人敬你酒你還躲著。”

酒桌上最看不得偷酒的行為,即使他是真的不能喝。

“老師,我替光林哥喝酒成吧。”李莉搭話了,現在隻有她能夠搭救沈光林了。

“讓一個女孩子替你擋酒,你也好意思,不過,你們啥關係。”華僑男很羨慕這對年輕的男女,直覺他們的關係不一般

“我對象!”沈光林很驕傲,一幫糟老頭子,你們的媳婦肯定沒有我的漂亮。

“沈老師,我幫你做主,你自己喝了這杯,下杯隨意。”

沈光林隻能咬著牙又喝了一杯。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