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六十八章 清醒(求月票)(2 / 2)

加入書籤

這下子就真的不行了,頭嗡的一下就來感覺了。

這個喝法,誰能夠頂得住。

沈光林還在跟翻江倒海的胃做鬥爭,其他人卻沒有放過他的意思,真的一個個過來敬酒,李莉卻也真的來者不拒,幫他擋起了酒。

大家喝了幾杯酒之後,勁頭上來了,開啟了吹水模式。

這個說今天的演講者不過如此,如果不是我英語不好,講的肯定比他強;

另一位就說,我年輕的時候比小沈還受歡迎,喜歡我的女孩子能從京城大學一直排到礦大東門。

京城大學和礦業大學中間隔過一個學校,那是他們的老對頭,酒桌上就不說這個名字了。

大家當然知道自己能夠參與這次“出遊”,其實就是沾沈光林的光,因此話題也離不開他。

尤其,沈光林還這麼年輕,出行竟然能帶這麼漂亮的對象一起,還能住商務套房,這是他們簡直不敢想象的待遇呀。

往後,等過幾年,老師帶學生出差參加學術會議的情況就常見了。

正直而潔身自好的學生們也開始害怕學術會議了。

大家也都是看過沈光林演講稿的,甚至一些人還提出過修改意見。

那時候,是清一水的誇讚;現在酒桌上再提及,那就不是褒揚了。

“你那演講稿寫的太輕浮,不夠穩重。”

其實沈光林那是為了展示幽默,畢竟是在花旗國,演講內容不但要有乾貨,還要有趣味性。

“深度也太不夠,方向不穩重,跟胡編亂造差不多,彆人老外未必會信服。”

沈光林不想辯解,他感覺頭越來越沉重,然後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失去了意識。

......

再次醒來已是中午。

電視機的聲音是響著的,房間裡應該還是有人在。

按照一般電視劇裡的劇情,沈光林這時候就應該揭開被子,看一眼自己的身體,然後就開始尖叫。

因為他的衣服不見了。

裸體睡了一整晚。

其實,沈光林醒來就知道自己是光著睡的,觸感不一樣,壓根不用看,感覺得到。

按照一般的情況,喝白酒斷片了第二天肯定會“上頭”的,也就是頭腦裡麵就像充了炸藥一樣。

科學解釋是白酒中含有雜醇油,這是碳原子數大於2的脂肪醇混合物,這玩意其實是有毒的,喝多了“上頭”就在所難免了。

茅台裡麵為什麼沒有這些?研究清楚之後就可以申請工程院院士了。

當然,申請之後未必能通過就是了。

沈光林穿上衣服,出來尋水喝。

果然,李莉妹妹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呢,似乎是一部電視劇,沈光林並沒看過。

“光林哥,你醒了。”

房間裡空調溫度低,李莉上身穿一件長t恤,下身有沒有穿衣服也不曉得,她正抱著一個抱枕蓋住膝蓋看電視看的津津有味呢。

哎呀,口乾舌燥。

趕緊喝水。

花旗國的酒店是沒有熱水的,隻能喝礦泉水。

不過,有些人說他們的自來水可以直接喝。

這牛皮吹的大了。

隻要你認真的對比一下,就發現我國的自來水標準比花旗國大多數州的標準都要高,我們的水都不能直接喝,他們的就能了?

我們的水管存在二次汙染,他們的水管使用已經幾十年了,難道就不汙染嗎?

沈光林有過留學經曆,當然知道真實情況,他們家家都有淨水機過濾器,過濾之後的水當然可以喝了。

當然,他們確實沒有喝熱水的習慣。

花旗國的真實情況就是很多地方的自來水都致癌,但是又不能不喝,當地政府隻能降低水質監測標準。

他們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各地的法律是自己製定的。

打個比方,如果本地的水裡“汞”含量超標,實在不好處理,那該怎麼辦?

那水質監測標準裡就不出現汞的檢測項目,其他項目是合格的就行了。

掩耳盜鈴,他們玩的很溜。

喝過水之後沈光林並排和李莉坐到一起,兩個人很多親密的動作都做過了,自然隨意的很。

攬住她的腰:“我昨天是不是喝多了?”

“你也知道啊,可沉了,我都搬不動。”李莉看了一眼沈老師,然後接著看電視。

“那是誰把我送回來的?哪位老師?”

說起這個李莉簡直滿眼含淚:“老師們也喝多了,是白冰和我一起把你扶過來的。”

“哎呀,簡直巾幗不讓須眉呀,謝謝你們了,那我是怎麼洗的澡呢?”沈光林當然想到了,肯定是李莉幫他洗的唄。

“還說,你睡的跟死豬一樣,我們兩個好不容易才給你脫了衣服,當然是我們一起給你洗的了。”李莉說著說著臉都紅了。

我去,這麼香豔的過程竟然不是清醒的,太失敗了!

今天繼續去喝酒不?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