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七十七張 千裡尋夫(1 / 2)

加入書籤

“哎呀,終於等到你了,尊敬的沈老師。”

沈光林去友誼商店拿自己在花旗國托運過來的東西,果然被柴婧給堵到了。

“我又沒躲著你,我就是來找你的。”沈光林對於柴婧沒多少厭惡情緒,憑借自身努力想著改變命運的人都是可敬的。

至少不應該被嘲笑。

“咱們去那邊坐坐吧,我也有些事情想找你聊。”沈光林帶著柴婧坐到友誼商店外麵花壇邊的大理石上,大理石都被人磨的發亮了,看樣子過來打望的人不少。

夏天,坐在上麵涼絲絲的還蠻舒服。

沈光林找她不光是為了拿回自己購買的大件商品,是真的有事想找她商量。

蘇有朋打電話過來了,服裝廠已經步入了正軌,他覺得自己管理這些女工不合適,問沈光林有沒有合適的人選,最好是女同誌。

誰過去合適呢?

沈老師的夾袋裡哪裡有什麼人才了?

他隻能來找柴婧,看她有沒有心情去和“奸夫”團聚。

柴婧聽了很高興,深城畢竟是最靠近香江的地方,直接去管理一個大工廠,這可比上班有意思多了。

“不後悔?”

“不後悔!”

蘇有朋過去深城已經好久了,一直沒空回來,現在電話費也貴。

柴婧說了,最近這段時間倆人交流也並不多,自己有寫信給他,他可能太忙了,也沒怎麼回。

真實情況是什麼樣的呢?

蘇老板哪裡有時間回這個,他忙著呢。

改革開放的春風帶來了希望,也帶來了蒼蠅和蚊子。

一些男人為了賺錢,下海了;一些女人為了賺錢,下海了。

蘇有朋和二楞倆人在海裡玩的不要太嗨,早就忘記了在京城自己還有一個“相好”呢。

深城的新工廠正在有條不紊的搞著建設,老工廠也沒有拆除,還在維持著生產。

蘇有朋一個人管三攤事,確實轉不開。

畢竟,搞貨源賺錢是不能放棄的,工廠建設也要盯著。

讓柴婧過去管管生產也好,她學外語的,搞服裝的話即使去了香江也能交流,將來還可以做對外銷售。

說不準,以後還能成為一名女強人了呢。

其實,沈光林有點想讓蘇有朋回來了,他身邊缺少一個好用的狗腿子。

蘇有朋離開京城久了,順子漸漸的成了一號人物,沈光林隱隱覺得有些不安。

順子這個人戾氣太重了,為人手段陰狠,遠沒有蘇有朋踏實。

依照順子的這個性格,早晚會出事的。

他們最近賺錢賺到很嗨,順子自覺自己成了一號人物,手下小弟成群,手裡錢財無數,要排麵有排麵,要氣場有氣場。

隨著各種物資源源不斷的從深城和羊城運過來,他們的散貨渠道也越來越強大,手裡的錢也越來越多,沈光林也越來越不安心。

在這個年代,有錢真的是一種原罪,沒點根基,說不準就被抓進去給突突了。

而且,順子手下的“渾人”實在太多了,街邊小混混,二流子,無業青年,各色人等都在給他打工。

現在生意做的越來越大,甚至,為了搶地盤,他還養了一個打手團夥。

沈光林越發覺得自己降服不住他了,實在不行還是把蘇有朋叫回來吧,順子這個人混社會太厲害,蹦躂不了幾年的。

柴婧還真的決定辭職了,一點都沒有猶豫。

這個年代,能夠有勇氣辭職的人很少。

尤其是友誼商店這樣好的國營單位,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工作,柴婧說辭職就辭職了。

行吧,去深城吧!那裡才有更加廣闊的天地。

柴婧領了沈老師的聖旨,自己買了票就出發了,壓根不需要人送,也不需要人接。

她隻是需要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

看電影或小說的時候,在敘述劇情的時候,喜歡用到一個詞語,叫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這句話出自劉禹錫的《浪淘沙》:“流水淘沙不暫停,前波未滅後波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