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八十四章 旅程(1 / 2)

加入書籤

在火車上坐的久了,看著來來去去上上下下的人,有時候會感覺好像人生就是一趟列車。

有人來了,留下一段故事,然後又走了。

有些人看似熟識卻隻是擦肩而過的緣分,最終生活還是要回歸原點。

那位小男孩在中途下車了,沈老師老師很遺憾,現在竟然沒有成套的作業送給他,如果有《53天天練》就好了。

李蓉對於這趟金陵之行是充滿了期待的:

“沈老師,咱們到了金陵去看《405謀殺案》去吧,我老早就想看了。”

李蓉不愧是公安戰線的人士,對這種刑偵片還是情有獨鐘的。

這下子就暴露了沈老師知識的短板,沈光林並不知道還有這麼一部電影正在熱映呢:“這是講什麼的電影呀?從題目上看應該就是破案的呀。”

老編輯卻是看過的,她有一些發言權:“確實是破案的,講述了機床廠工人李良被謀殺後,東海市公安局乾警陳明輝、錢凱等不畏艱辛和阻撓偵破案件的故事。”

平平無奇嘛。

沈光林不想看,不過還是違心的說道:

“你想看咱們就去看唄,《廬山戀》你不也想看的嘛?”

“是想看呀,可是看《廬山戀》也並不妨礙我多看一兩部其他的電影吧。”

“也對。”

......

火車離開冀省開始進入齊魯省內,第一站就是德洲,這裡有著名的無骨扒雞。

人行千裡,美人在側,唯有美食和美景不可辜負。

然而,坐在火車上幾乎是看不到什麼美景的,心裡所盼望的就都是美食了。

從京城出來,途徑整個華北平原,在這個時間點正是麥收季節,一片農忙景象。

田野裡能夠看到的就是割麥的人群和燒荒的濃煙。

偶然路過一個麥場,還能看到有人趕著黃牛在拖著石滾轉圈圈。

這一切對於沈光林來說都是新奇的,他不是沒見過麥子,但是真的沒有見過這種傳統的收割方式。

京城大學附近也有麥田,不過他們是用脫粒機脫粒的,有些東方甚至還有收割機。

在今年的早些時候,沈光林還吃過烤青麥粒。也就是趁麥穗飽滿但是還沒有變黃的時候,將麥穗摘下來放火上烤熟,脫殼,抓一把放嘴裡,吃起來可香了。

火車就要進德洲站了,不少人站在車門口排著隊伍,這也不是什麼大站,這麼多人要下車嗎?

並不是,他們是來買扒雞的。

德洲扒雞號稱四大燒雞之首,在火車上享用最是合適不過。

建國以後,就連孫中山先生的夫人宋女士每次路過,都要買上一些扒雞送給京城的領導。

果然,車剛停了,一大群人出去之後就衝向了出售扒雞的購物點。

看來大家都有這個心思呀。

德洲扒雞竟然比香河牛肉餅還受歡迎,在後世,香河肉餅可是開遍整個北方的。

沈光林也加入了搶購扒雞的大軍,他比彆人都來的生猛,一口氣買了5隻回來,可以一路吃到徐城了,據說那裡有味道不錯的P縣狗肉。

還是這個年代好,在這個年代吃狗肉是不會被舉報的。

扒雞拿回來還是熱的,用油紙包著,打開來香味撲鼻,一看就很有食欲。

“小沈,你這做老師的一個月工資有多少錢,怎麼還能又坐臥鋪又買燒雞?”

老編輯也想去買燒雞,可惜她要算計自己的開支,覺得吃這個並不劃算。

車票是單位報銷的,但是燒雞沒有。

麵對這種質疑沈光林都不惜得回答,他自己有多少錢他自己心裡都沒數。

“我是京城的老師,工資高。”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