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八十五章 親戚相見(1 / 2)

加入書籤

沈光林的記憶中,壓根就沒有關於姑奶奶的任何印象,隻知道似乎楊洲有那麼一幫親戚。

有句俗話怎麼說來著:“姑舅親,輩輩親,打斷骨頭連著筋;姨表親,不算親,死了姨娘斷了親。”

但是在沈光林他們的家庭裡,表現的還要誇張一些。

姑舅也不親了,似乎隻到第二代,就已經基本斷了親,壓根就等不到所謂的“一代親,二代表,三代以後認不了”了。

兩家一個在金陵,一個在楊洲,物理距離太遠了。

當然,這隻是一個方麵。

姐弟兩個年齡差距大感情不深這是另一個方麵。

還有待人不好處事不公的因素,這個也很重要。

沈隆賢小時候寄養在江家不自由,總是受排擠和歧視,這才是兩家不合的根本原因。

後來,沈隆賢終於成家立業了,成分好,起點高,做了工人,成了主人,收入穩定,生活有保障。

反觀江家卻敗落了。

地主家庭,家裡的財產被沒收了,又沒有多少田地,想維持生活都困難。

每次都是沈隆鳳帶著江書橋過來討要一些米麵接濟生活,不然一大家子就得餓死。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沈隆賢終於出了這口氣,他埋汰人歸埋汰人,東西還是照給了。

畢竟那是自己二姐,也養育了自己好多年。

在沈光林剛出生還不記事的時候,這位姑奶奶已經去世了。

現在時間來到1980年,如今的沈隆鳳也已經不年輕了,她是1915年生人,今年已經65歲了。

而幾姊妹中最年輕的沈隆賢則是1934年出生,今年才46歲,正是年富力強最能乾的年齡。

沈隆鳳的大兒子--江書橋,他竟然比沈隆賢還大了一歲,今年47歲。

怪不得沈隆賢不待見江家呢,他和外甥兩個人年齡相仿,但是待遇千差萬彆,一個是少爺,一個是童工,是誰心裡都嫉恨吧。

而且今年江書橋的兒子都已經26了,比現在的沈光林還大,沈隆賢的兒子才16,晚了整整十年。

哎呀,好混亂的一家人。

沈隆鳳聽說大哥的遺子出現了,而且就要回金陵了,興奮的好幾天睡不著覺。

她的這位大哥與她年齡倒是相仿的,小時候關係也不錯,但可惜他出去讀書就再也沒有回來。

解放之前還托人捎過幾條小黃魚,說讓她照顧好弟弟。

結果她家裡人對弟弟並不好,導致弟弟跟她也不怎麼親近。

大哥的孩子會長成什麼樣呢?

真的久違了。

沈光林帶著李蓉剛一出站,就被他們給認出來了。

都不用去查驗資料,隻看長相,竟然跟沈隆賢有七八分相似。

是他了!

“二姑!”

“小叔!”

沈光林叫的還有些羞恥,這個玩笑似乎開大了,不過他現在也是騎虎難下。

沈隆賢握著沈光林的手沒做出什麼反應,男人的感情畢竟是內斂的,大哥比他年長太多了,兩個人感情基礎不太深厚,這個侄子看著確實親切,但也還是陌生人。

沈隆鳳的表現就完全不一樣了,她顫抖的拉著沈光林的胳膊,隻看了一眼立刻就嚎啕大哭起來。

她才是最不容易的那個人。

本也是出身大戶人家的小姐,嫁給門當戶對的楊洲望族。

誰想著戰亂來了,全家十不存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