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八十七章 祖屋(1 / 2)

加入書籤

家裡還有祖屋這件事沈光林自己是不知道的。

畢竟,從沈光林記事起,已經是“三拆”還是“四拆”了,家裡早就通過拆遷發達了。

沈家的運氣一直很好,每次拆遷都是搞開發,從來沒碰到修路。

搞過拆遷的都知道,修路最容易出現釘子戶。

修路補償很低,一平米的建築麵積就是到了2020年也補不到1000塊錢,而一些人對補償安置預期較高,當較高的預期利益無法實現時,他自然就要搞對抗。

沈光林在京城的那些房子,將來肯定也會麵臨拆遷的問題,那麼好的地段,不可能當農村用的。

估計,他們家的祖屋應該是第一批被拆遷的吧。

沈光林先讓堂弟帶他去看了祖屋,這才去捉黃鱔。

哎呀,不錯哦!

非常傳統非常氣派的徽派建築,在金陵有套這樣的房子也相當了不得呀。

見了叔叔是得好好問問是怎麼回事。

有這麼好的房子不住,一家人擁擠在兩間小房間裡。

老家的村莊貧窮但是美麗,這方麵金陵和京城差彆並不大。

沈光林家的祖屋明顯要比周邊的建築氣派一些,看來祖上果然是發達過的,隻是不知道地下有沒有埋著寶藏。

出了村子不遠處就是小河溝了。

小河溝真的不大,不過水質很好,很涼爽,應該是從山上流下來的泉水。

聽堂弟講,黃鱔不會生活在這麼乾淨這麼純粹的地方,生活在這裡的都是些小魚和小蝦,黃鱔生活的地點必定是有些雜亂長滿水草而且容易打洞的地方。

稻田的引水渠才是捉黃鱔的黃金地段。

果然,如果沒有堂弟的指引,沈光林幾乎看不出來那些就是黃鱔的洞。

怪不得沈厚道後來也酷愛釣魚呢,他這個時候已經養成這樣捉魚摸蝦的習性了。

堂弟的手法很專業,直接用鐵絲彎成鉤子,頭上穿上蚯蚓,然後伸進黃鱔的洞裡去反複引誘。

不一會兒工夫,他就接連捉了好幾隻大黃鱔,大的有一斤多,小的也有三兩,看的沈光林心癢癢,也用鐵絲穿了蚯蚓去釣釣看。

黃鱔沒有釣到,反而捉到了一隻很大的小龍蝦,不計算腿長,光身子都有巴掌那麼長。

意外收獲呀!

這個能吃嗎?

堂弟沈厚林和李蓉都麵帶疑惑。

“我跟你們說,這個才是美味呢,等你們吃了就知道了。”沈光林信誓旦旦,竟然還有人覺得小龍蝦不能吃。

那就捉吧。

都不用竭澤而漁,收獲已經很是豐盛了。

好長的引水渠,隻采集了一小段,他們就捉了十幾條黃鱔,七八斤小龍蝦,還有幾個大河蚌。

河蚌有小鍋蓋那麼大,拖鞋大小的都沒惜的要,背著好重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