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93章 退親流(1 / 2)

加入書籤

沈光林帶著李蓉一大早就趕往了中山碼頭。

今天的天氣極好,藍藍的天空中飄浮著幾朵白雲,更能顯出空氣的純淨。

從下關出發,過夾江,燕子磯,儀征的下一站就是楊洲的瓜州渡了。

跟沈光林的一路暢快不同。

這些年,江家二姑的生活真的不好過。

一個六十五歲的老太太,從小也是飽讀了詩書的,現在已經到了頤養天年的年紀,卻天天還要養雞喂豬。

作為農村人,家裡卻沒有多少可以耕種的田地,也是可悲。

從前,他們江家不說沃土千頃,幾百頃還是有的。

現在呢,隻有芒稻河江心洲的幾畝灘塗地,而且每年汛期大概率會被淹。

這種地塊完全就是靠天吃飯的,雖然一年的大部分時間確實是露在外麵,但是哪怕有個十天在水下,也長不來莊稼呀。

除了在旱季種點蔬菜紅薯,根本就收不了幾粒糧食。

因此,一家人幾乎以打魚和養殖為生的,魚米之鄉,餓不死人,但是絕對不富裕。

家裡喂了十幾隻雞和兩頭老母豬,一年的花銷就全靠它們了。

但是,又因為這個年代工農的剪刀差特彆凶狠,養殖根本賺不到錢。

前幾天,其中一頭母豬終於生產了,一口氣產了十二樓小豬,剛生產不久,需要細心照料。

如果照顧的不好,把小豬壓死,把小豬吃掉都是母豬常乾的事,沈光林如果把那本《母豬的產後護理》帶過來,絕對有用。

這些天可把二姑給累壞了,天天腰酸背痛的,因此都忘記了這幾天侄子會過來的事。

前文有說,二姑夫江老頭早就死掉了。

江老頭原本是個富家少爺,家中有屋也有田,生活樂無邊,後來做了教書先生,前些年受不了學生們帶給他的屈辱,跳江了。

或許也就是因為如此,他們江家才獲得了一線生機。

都是鄉裡鄉親的,沒必要全部趕儘殺絕吧。

二姑家裡有兩子一女,女兒嫁出去了暫且不表,兩個兒子的家庭也不全是完整的。

小兒子排行老三,家庭還算和睦,家裡的孩子也還小,日子還可以照常過,算是最幸福的一個。

老大的家裡就比較困難了,他的孩子們已經成年了,是該發愁婚喪嫁娶的時候了。

老母親有點收入賺點零碎錢還要兩個兒子家裡均分,很不容易。

沈光林的大表哥江書橋有一子一女,兒子叫江振業,今年已經26歲了,女兒叫江振華,也已經23了。

在這個十七八不到二十歲就要結婚的年代裡,他們兄妹倆已經算是大齡青年了。

這些時候兄妹兩個人都有煩心事,因為有媒人來說媒了。

江書橋表哥和外甥江振業這父子倆沈光林在金陵已經見過了,外表不錯但是性子柔弱,估計不堪大用。

外甥女上次沒有去金陵,因此緣慳一麵。

沈光林沒問大表嫂的事,他們也沒說。

其實,表嫂早就改嫁了,她受不了這個家庭的“落後”和“腐朽”,早就跟他們劃清了界限,從地主家的“少奶奶”成了貧下中農的“當家人”。

在那個年代,元帥的夫人都不能免俗,何況普通人。

沈光林的同事,一位姓洪的老師,他的老婆因為一次出訪,半夜上了團長的床,當場宣布結婚,國內火線離婚的事都有。

現在,那位洪老師終於得意了,他先是娶了飾演拖拉機手的女明星,今年又出國做訪問學者了,而那位團長現在正在被批判呢,自此再也沒有翻身。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