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95章 派出所(1 / 2)

加入書籤

眾人也早就覺得楊家人不順眼了。

農村麼,不都是幫親不幫理的,實在是江家人也不受待見,這才坐看形勢發展。

受沈光林這麼一擠兌,這些人果然不能看戲了。

人最怕鼓動。

沈光林這話一說,圍觀的小夥子衝上去就把楊家來的人好一頓拳打腳踢。

楊家人拿到錢了,選擇戰略性撤退,事情也終於平靜下來。

沈光林很大方,他是個場麵人,給每個出手的人分派了5塊錢的辛苦費,立刻就獲得了眾人的齊口稱讚,要是姓楊的還敢來,打死他!

至於那個小嬸子,早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一個婦道人家,也沒有誰專門盯著她。

姑姑還是經曆過一些風浪的,她沒有急躁,很淡定的把江振華引薦給沈光林和李蓉認識,然後又讓人去叫叔叔一家人過來。

那就回家吧,李蓉對著江振華豎起了大拇指,“姐,你很勇敢。”

“你不能叫我姐,據說,你是我舅媽......”

“現在還不是呢。”

......

沈光林跟著姑姑向家走,沒有跟表哥和外甥打招呼。

這兩個人還是男人嗎,怎麼會慫成這個樣子。

姑姑家裡的房子還是有那麼幾間,挺不錯的。

姑父在世的時候原本也是個受人尊敬的老師,雖然祖產不見了,但是受人尊敬的屬性還在,他又另起了幾間磚土瓦房給自己一家人居住。

老大結婚早,一直還是在這裡住,後來老小也要結婚了,集全家之力重新給他們修了一套房子,所以老三就搬出去住了,離開的遠。

姑父修的這套房子一直維持到現在,不塌不漏,說明做工還真的不錯。

江家的祖宅現在已經是村委會了,也沒有說什麼時候才能夠拿回來。

現在畢竟訊息不通暢,國家的政策到達鄉村的時候已經執行的沒那麼好了。

房子想要收回來,就得給姑父平反,而活著的人還在排隊呢,彆說一個“畏罪自殺”的人了。

並且,那套房子就算拿回來了,產權也不是姑父一個人的,他也有兄弟姐們。

而且這是全家的族產,現在就因為受姑父一個人的原因被牽連,房子一直沒有拿回來,不少人心裡有氣呢。

沈光林跟著進門了,家裡還算整潔,用家徒四壁來形容也不準確,因為房間裡青菜還是不少的,滿滿的兩大筐。

按照原本的計劃,今天一早兄妹倆就會劃著船沿著京杭運河進城賣菜的。

這兩筐菜大約能夠賣10多塊錢,繳納來回的通關費3塊,還是能夠剩下一些錢的。

進城要過渡口,而瓜州渡口有閘室,運河的水位和長江水位不是一樣高的,是需要通過人工控製閘室來通關,所以有費用產生。

沈光林很好奇,京杭運河是怎麼穿越黃河的?

這個事情還真的不用擔心。因為在曆史上,大約在南宋以後,黃河是以淮河為入海口的,號稱“黃淮”嘛。

京杭運河就是沿著高郵湖北上入淮安,然後沿著淮河走一段,從徐城繼續北上進濟寧。

1855年,黃河決堤,改道北上奪魯省的大清河入渤海,這個時候正是天平天國運動期間,漕運早就廢弛了的。

現在,運河還能夠發揮運輸的河段是濟寧以南,一直到杭州,所以濟寧才是北方一個工業重鎮。

運河到梁山地界就被黃河截斷了,沒有人去修繕它。

剛才都不愉快沒有人提及了,既然錢款已經退給他們了,想必楊家人也不會再找過來了吧。

沈光林看看自家的這個外甥女,長得還真不錯,很有江南女子的嫵媚,但是又不缺堅強。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