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九十七章 出路(1 / 2)

加入書籤

沈光林總是搞不懂,為什麼警員他們在處理嫌疑人的時候那麼喜歡把人帶回派出所呢,當場處理不好麼,簡單方便快捷。

不過反抗是無意義的,有李蓉這個大腿在,他一點後顧之憂都沒有。

誰怕誰。

好在對方也很謹慎和禮貌,並沒有聽信一麵之詞就給他戴手銬這些約束措施,就是讓他過去說明一下情況。

配合調查是每個公民應儘的基本義務,那就去吧。

派出所距離不近但是也並不算遠,李蓉和江振華陪著他一起去的。

表哥和大外甥兩個慫包躲在房間裡,連句話都不敢說一句,沒一點擔當。

當然,也也可能是運動期間被鬥慘了,膽小怕事,已經有了心理陰影。

一群人沿著河岸默默的走,也不說話,就那個小嬸子叨逼叨叨逼叨在那裡念叨。

沈光林心說,這位婦女你想多了,你都不知道人家李蓉是個什麼背景,我們到了派出所也不會被處理的。

沿途的風景不錯,沈光林一邊走,一邊還能氣定神閒的看風景。

外甥女江振華看著舅舅麵對警察還能這麼淡定,佩服不已。

派出所很快就到了,工作人員看著沈光林氣度不凡,不是那種遊街串巷的小混混,因此也比較客氣,不太相信他能乾什麼為非作歹的事情。

不過,既然有苦主在場,該有的程序還是要有,筆錄還是要做。

負責詢問他的是一位中年民警,派出所麼,沒那麼嚴格,一個人問話也沒什麼不能接受,其他人還要問小嬸子和李蓉江振華她們。

訊問開始,對方拿出一疊信紙,用鋼筆尖沾了墨水,開始寫筆錄:

“姓名?”

“沈光林。”

“性彆。”

“男。”

“職業?”

“大學教師。”

“你這麼年輕就是大學教師了?”

對方並不是不信,隻是覺得驚訝,怪不得這麼有風度呢,原來是大學老師。

“有誌不在年高,我真是大學老師,有工作證的。”

沈光林拿出了他的工作證,這個證書好用的很,隻要拿出來就能獲得尊重,因此他一直帶在身上。

後世有這麼一句話,叫做:平台比能力更重要,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沈光林深知擁有一個好的平台是有多重要,隻要不是錯把平台當能力,那生活就會過得很愜意。

京城大學就是一個很好的平台。

“我看看你的工作證哈,京城大學…你是京城大學的老師?”對方果然更驚訝了。

“是的,如假包換。我是京城大學物理係的物理老師。”

沈光林非常為自己的身份而感到驕傲,他畢竟也是一個年輕人,並不是重生回來的老頭子,很多時候說話做事也是不怎麼經過腦子的。

“你一個京城大學的老師,怎麼跑來我們這裡來了,怎麼還打人了呢?”

對方的態度頓時和藹許多,知識分子,還是大學老師,自然不可能是壞人,估計這中間是有什麼誤會吧。

沈光林做出了解釋,他是來探親的,然後剛好碰上隔壁村楊家的人在堵門鬨事退婚。

楊家的人也並不是他打的,而是村上的小青年激於義憤這才出的手,而且並沒有傷到人,隻是一點皮肉之苦而已。

至於告狀的那個女人,一切都是她在搬弄是非,來回挑弄。

為啥呀?

因為她們家和江家姑父是近親本家,江家姑父被打倒的時候當然也包括她們家,隻是江姑父當時的身份是老師,更容易被劃歸為右派。

她們家一開始踩低他是為了生存而劃清界限,後來踩著踩著就上癮了。

再說了,攀高踩低也是人之常情不是。

沈光林的爺爺當年在江家過得不開心,也有她們家的一份功勞。

這樣看來還是世仇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