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97章 人必先自救而後救人(1 / 2)

加入書籤

原本沈光林打算第二天去瘦西湖,去何園看看的,現在不想去了。

整個人就是困,片山石房也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人一困,做什麼都沒精神,沈光林隻待了一天就想回金陵去了,在這裡體驗不到風土人情,就是受罪。

李蓉和江振華出去幫他買了蚊帳回來,甚至姑姑還專門去河邊砍了一些艾草,這才穩住了沈老師的心。

在農村生活確實有很多不便利,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去自然水體遊泳。

沈光林會遊泳,但是不敢下水,他隻在遊泳池裡遊過,從來沒有下過河。

尤其稻芒河是直通長江的,水很深,他更不敢了。

而他看不起的表哥和大外甥都可以一個猛子紮下去潛很久,甚至還可以徒手抓魚上來。

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長處。

這位蔫不拉幾的表哥甚至可以完整的背誦《左傳》,看樣子也是受過良好教育的。

鄉親們過來詢問出路?

沈光林都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裡,怎麼幫他們找出路。

尤其,那位叔公還在問為什麼他兒媳婦沒有回來,跟他們一起出去的。

她做了什麼事你們不知道嗎?

姑姑也是,怎麼什麼人都接待。

沈老師累了,睡覺去了。

找出路,找出路?

這個年代的農村絕對沒有城市開放,農村對於投機倒把的打擊可是真的上綱上線了甚至捕風捉影。

賣個狗皮膏藥被抓住了都能坐半年牢,讓他們父子倆去做生意?

這種餿主意沈光林才不會提呢,他已經不是那個剛穿越的輕浮少年了。

要想活到1983年不被打靶,從這個時候就要謹言慎行遠離是非了。

不然,到時候出點事,大家都認識你,想躲都躲不了。

再說了,出路都是自己找的,哪裡能夠依靠彆人。

打發走了那些外人,沈光林陪著他們又坐了一會,閒聊了幾句京城大學的見聞,然後就去睡覺了。

真的困,感覺一夜沒怎麼睡著,比熬個通宵還累。

7月底正是長江中下遊地區最熱的時間段,金陵是四大火爐之一,楊洲距離金陵那麼近,也不能免俗。

白天睡覺壓根就睡不踏實,天太熱了。

沈光林想過買台風扇,但是很快就放棄了,就是買了風扇也沒用,沒有電呀。

沈光林隻睡了一會兒就睡不著了,還是搬著躺椅到河邊大樹下睡覺去吧,那裡涼快些,這才是比較好的選擇。

最終,李蓉幫他扇扇子,他終於睡著了。

倆姑娘一邊扇扇子一邊聊天,沈光林一個人趟在躺椅上睡覺,甚至還做起了不合時宜的夢。

晚上,支起帳篷,哦不,支起蚊帳之後,沈光林整個人終於睡踏實了。

早上伴著霞光醒來,沈光林這才養足了精神,準備去楊洲城裡逛一逛。

在沈光林的印象中,楊洲是個小城,管轄麵積也很小,是一個騎著電瓶車就可以繞一周的城市。

不過,在這個年代,楊洲的管轄範圍真的很大,下轄9個縣,不比金陵管轄的麵積小。

去市裡逛就要有錢有票,不然啥都買不了。

這些事情沈光林都不操心,全部是李蓉在管,他都不知道她帶了多少錢出來。

現在,姑姑家的經濟狀況他已經大致知道了,日子並不好過,每年辛辛苦苦,也就能解決個溫飽。

在這個年代,農民是沒有糧票的,不光是沒有糧票,其他的票也不多。

布票倒是能夠分有一些,可以扯幾身衣裳,油票和工業票都不用想了,分那麼幾張啥都買不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