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零二章 顯擺(3/8)(1 / 2)

加入書籤

接下來就沒什麼緊要的事情要做了。

外甥女江振華有了新營生,很是興奮,這幾天一直跟著賴紅梅在練攤,先學習學習見見世麵,然後再上手自己乾。

現在才是7月底,距離開學也還早,由於一直沒見到李莉,這些天沈光林天天往老李家裡跑。

整的小姐姐李蓉都不用出門了,反正光林哥會過來的。

沈光林過來也不空手,要麼帶點自產牛肉,要麼帶點自種青菜,然後就在李蓉家裡混吃混喝一整天。

得虧這個季節不是吃芹菜的時候,不然他就天天抱著一捆芹菜來了。

繡花姐白天不會在家,江振華也出去擺攤了,沈光林自己一個人就是蹲在家裡也沒人給做飯呀。

自己學做飯?

不可能!海王不能卑微到這個地步。

這幾天,老李天天招待他,隻要沒事的時候就在家裡等他過來。

倆人坐一起就喝茶聊天,吹牛打屁,談天說地,反正共同話題很多,無論老李說什麼話,沈光林都能接的上。

沈光林的很多看法也是很有見地的,對老李的工作開展很有啟發。

老李有時候工作遇到困難了,沈光林的一兩句話就能為他指出一個很不錯方向。

不愧是做大學老師的,思路就是開闊,見識也是真的廣博。

這天,沈光林又過來了,看到老李的同事們也在呢,得了,還組團,看樣子中午又少不了喝一頓大酒了。

這是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沈光林一個天天喝酒泡吧的人,自從穿越過來之後,竟然開始怕喝酒了。

這個時代是怎麼了?

怕也沒有用,跑是跑不掉的,隻能舍命陪君子。

幾個熱菜涼菜一端上桌,大家就開始推杯換盞。

男人嘛,在酒桌上不談女人就談戰爭。

即使是老李他們也不能免俗。

為什麼喝酒的時候女人不能上桌呢,因為他們談話的起點就是女人,有她們在場,都是熟人,大家放不開。

“小沈是京大的老師是吧?”挑起話題的是老李的同事老趙,年齡跟老李差不多,估計地位也差不多。

“是的趙叔。”沈光林認真回答的同時順便還夾了一口菜,剛才那口酒好衝,不過應該是汾酒,他都會品了。

“還是你們京大好呀,清淨,人老實,事也少。

最近你們的那個鄰居,那個五道口技校的林株,又在編排林微因出軌徐之摩的事情了,說的還是有鼻子有眼的。你說,他們倆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

受過教育的人就是不一樣,八卦的內容還是文化人之間的那點破事。

沈光林一直以為他距離林微因和梁思城的時代會很遠呢,到了這個時代才發現竟然很近。

林的愛慕者金嶽林先生就在隔壁的學校教書,沈光林去五道口技校上自習還碰到過,人家也確實一生未娶,此情可待。

對於林才女的花新聞沈光林是不願意相信的:“應該沒有這回事吧,當初不是林已經拒絕了徐麼,徐之摩根本就是個渣男。”沈光林對徐之摩這樣的人嗤之以鼻。

“渣男這個詞用的很好,他確實不是什麼好人。”老趙讚同小沈的觀點。

“是的,那個徐之摩讓張幼儀懷了孩子,為了追求林,還要人家打掉。張幼儀不同意,說打胎可能是會死人的,結果徐怎麼說,還有人因為坐火車死掉的呢,怎麼彆人還接著坐火車呀。”

沈光林完全看不上徐之摩這號人,不說人話,也不辦人事。

“不過,林株是誰?”沈光林接著問道,他怎麼不認識這個人,她跟林微因有什麼關係嗎?她很出名嗎?

“她是梁的學生,後來拋夫棄子委身於梁,梁也因為她的原因跟親戚朋友們都反目了。”老李也插了一句嘴。

“受教了。”原來也是師生戀呀,這個橋段好熟悉呀。

沈光林臉上開始有些火辣辣的,他追求的也是他的女學生,咱還是不了聊風月了吧,談談戰爭。

現在世界上正在發生的戰爭隻有兩處,一處是我們的鄰居,老毛子正在侵占阿富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