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06章 接待 (8/8)(1 / 2)

加入書籤

麵對沈光林的答應,小林誠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也就是程序性的問一下,沒想到沈光林就輕快的答應了。

節操呢?

科學家不應該是清高的麼,怎麼可以跟企業達成合作呢,這樣不好吧。

沈光林答應完“達成合作意向”也覺得自己草率了。

去京都體驗一下生活是不錯,但是真的去那邊工作,他覺得自己真不行。

這一切都不符合自己初衷。

京都距離大阪挺近的,可是自己已經不缺牛肉了呀。

京都也是扶桑國傳統的首都,到現在為止,扶桑國都沒有真正的首都呢。

當然,答應的事情也是可以不去兌現的,反正什麼協議都沒有,隻是口頭意向,還是一個物理學家促成的化學協議。

比如段總理就借了接近一個億的銀元,他都沒還。

武田公司對於沈光林願意研發手性催化劑也很重視,真的派了好幾位頂尖的科學家前來。

名義上是對京城大學進行訪問,實際上就是確認沈光林有沒有真的打算做催化劑。

還有就是他們也要考察一下沈光林有沒有能力進行這個方麵的研究。

這下子沈光林就不高興了。

不光是小林誠不太懂化學,沈光林自己也不太懂。

還沒有達成合作呢,就開始質疑研究者的身份和能力,這很扶桑。

武田公司派遣的專家級彆很高,這裡麵就有野依良治,他本身就是“手性催化---氫化反應”的專家,目前正在研發“手性烯烴”和“手性酮”的高效催化劑。

學校知道了這個消息很是重視,派遣了高級彆的領導親自帶隊接待,甚至化工係的係主任都出馬了,如果不是對方指定要沈光林參加,沈光林都未必能夠湊得近前。

牆內開花牆外香。

沈光林在國際物理學界已經聲明赫赫了,在國內卻是一無所知。

甚至,一些頂尖的物理學家,他們的論文發表之前,也會先把論文郵寄給沈光林看,被沈光林罵一通後,他們再發表,在感謝中還要寫“謝謝沈提出的寶貴意見”雲雲。

現在,就隻差沈光林自己撰寫一些頂尖論文來開宗立派了。

這天一大早,沈光林騎自行車載著李蓉優哉遊哉的去向學校。

李莉回家住了,沒出門,她的自由度可沒有李蓉高。

京城夏季的晨風還是有點清涼感的,行進在校園裡還能聽到一些鳥語,聞到一些花香。

當然,現在最流行的鳥兒肯定是麻雀,而且是從蘇@聯進口的麻雀。

國內的土著麻雀已經被滅四害滅掉了。

早上的枝葉上還有些露水,甚是美麗。

露水是不分季節的,秋季尤多,夏天也有。

按照《我與地壇》中史鐵生的寫法:露水在草葉上滾動,聚集,壓彎了草葉,轟然墜地,甩開萬道金光。

學校到了,沈光林先去了物理係放了自行車,然後帶著李蓉去了化學係。

這次接待的主體單位是化學係,畢竟來的都是化工專家。

看到人到了,化學係的接待乾事開始給他介紹化學係的光榮曆史:

“京城大學化學係肇始於1910年成立的京師大學堂格致科化學門。

在1923-1924學年化學係已經開設有普通化學、有機化學、定性分析、定量分析、物理化學...等21門課。到了1929年...;1937年10月,化學係遷校...;1946年10月,學校遷回北平,化學係...”

“嗯,好有曆史感。”

沈光林強忍住不適和不耐煩繼續聽下去,這根物理係的簡介有什麼區彆。

接待乾事卻仍然不依不饒:“沈老師,我希望你能做到心中有數,麵上不慌,以化學係為榮,以京城大學為榮,這是本次接待大綱,你看一下。”

沈光林接過來,大致瀏覽了一下。

好細致,扶桑專家團什麼時候下飛機,什麼時候到酒店,什麼時候來學校,誰陪同,誰翻譯,上麵列的一清二楚。

這是領導人來訪嗎?

隨他們吧,沈光林就當時看戲了。

一會兒工夫,來的人更多了,都是些沈光林不認識的中老年學者。

沈光林不是一個熱衷社交的人,他沒有去打招呼,帶著李蓉坐在角落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