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零九章 讚助和捐獻(1 / 2)

加入書籤

不得不說,75萬元人民幣真的是很大的一堆了。

整整750疊,堆在桌子上可以放的滿滿當當。

這個時節,幸虧圖書館裡沒什麼人,不然還真的要造成圍觀了。

野依良治死死的盯著沈光林的眼睛,就是想看看他的眼睛裡有沒有驚訝和貪婪。

然而並沒有。

這才是多少錢,沈光林怎麼能看在眼裡。

反倒是李蓉被嚇傻了,這是多少錢,沈老師的錢不會也是這麼來的吧,他不是真的間諜吧?

沈光林很淡定,還在繼續寫自己的論文,他的“高端論文”快些完了,就差填充理論推導過程了,而這是數學的內容,他不會。

怪不得數學家看不起物理學家呢,現在看來還是有道理的。

“研究有課題限製嗎?”沈光林擺足了譜之後才問道。

“沒有,但是我們希望您能夠研究‘手性烯烴’的加氫反應,如果能夠在這方麵做出突破就更好了。”這是野依良治本人的研究方向,他給拿過來用在這裡了,其實武田公司並沒有給定任何方向。

“那你拿回去吧,我不接受指定方向的讚助。”

沈光林回答的很堅決,因為這個成果不屬於他,屬於麵前的這個人。讓沈光林去研究這個古老的題目肯定沒有什麼具體進展,他倒是知道幾個手性催化的方案,是後世彆的科學家研究出來的。

“納尼?”野依良治沒明白。

“我可以接受讚助,但是研究方向未必會放在‘手性烯烴’的加氫反應上,也可能是加氧反應,也可能隻是“手性催化”,你們做種種限製就是命題作文,我不喜歡。”

沈光林回答的很乾脆,他自己對化學本身就是一知半解,怎麼可能研究具體的嗎某一課題呢。

野依良治愕然了,他沒有想到沈光林可以拒絕的如此乾脆,有個詳細的指導意見難道不好麼。

野依良治:“我們這是無償讚助。”

沈光林:“我知道。”

野依良治:“那您為什麼不收下呢?”

沈光林:“我為什麼要收?”

野依良治:“收了錢就可以研究‘手性分子’了呀。”

沈光林:“我為什麼要研究手性分子?”

話題開始進入死胡同了。

野依良治決定最後爭取一下:“那您怎麼才會收錢。”

沈光林也回答了:“無償捐獻。”

“我們這就是無償捐獻。”野依良治繼續解釋。

“無償捐獻的意思就是支配權歸我所有,我隻能保證這筆資金不用於我個人的消費行為,其他的一概不能保證。”沈光林給出了他認為的無償捐獻的意思。

“您的意思是您有可能拿它去研究高能物理。”野依良治明白了沈光林的話,心裡有點生氣了,他是看不起化學嗎。

“當然,我是物理學家,不去做本職工作,難道為了這一點錢去改行嗎?”沈光林回答的理直氣壯。

這下兩個人徹底沒有話題聊了。

野依良治再次無功而返。

接下來如果他再來的話就是三顧茅廬了。

人生不可能隻有工作,生活還要繼續。

TheShowmustgoon!

這幾天沈光林也沒閒著,他還帶著李蓉去體驗了擺攤的樂趣。

擺攤的樂趣在於討價還價的過程,在於賺取差價的快樂。

有錢擺攤這叫體驗生活,沒錢擺攤這叫體驗生存。

江振華的生意很好,東西擺出來很快就可以賣完了。

她長得好看,說話也好聽,普通話中還帶點楊洲方言,同樣的東西同樣的價格,彆人更願意去她那裡買。

甚至,還有人給她起了一個名字,叫做“服裝西施”。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