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二八章 一鳴(2 / 2)

加入書籤

台下一片笑聲。

沈桑是來洗腦的吧。

畢竟,在傳統的扶桑書信中,是不會出現片甲文字的。

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大家也沒有什麼閱讀障礙。

換到第二張。

沈光林的幻燈片寫的是漢字,講解用的卻是英文,講座正式開始了。

“很高興野依良治先生能夠邀請我參觀他的實驗室,他的研究成果卓有成效,研發過程有條不紊。可以這麼說,他已經走在了手性催化的前列,不但催化理論無懈可擊,而且實驗進展也是進行的可圈可點......”

這種事情還需要說嘛,野依良治本身就是武田公司的首席科學家,他的身份沒有問題。

“我原本還想過來秀一下我高達150的智商呢,但是野依良治先生讓我覺得,即使離開了我的指導,他也是能夠研發出不錯的催化劑呢。”

“哈哈哈哈哈哈。”

氣氛相當火爆,這群原本很悶的學者開始大笑起來。

“他還要“指導”野依良治先生呢,果然是無時無刻不在說笑話。”

“這位沈給自己找台階找的好低端呀,一點都不符合他的人設,他不是說幾句話就會讓武田公司拿錢出來的嘛。”

台下議論紛紛。

theshowmustgoon!

沈光林的演講還在繼續。

他換上了一張新的幻燈片。

裡麵就一個分子式:(±)-2,2"-bis(diphenylphosphino)-1,1"-binaphthalene,意思就是兩個二苯膦基的一個圖示。

結構簡單,且醒目。

“我認為,野依良治先生正在研發的催化劑的分子式應該就是這樣的。

在我的理論中,如果做出這樣的物質,或者合成出這樣的物質,對於不對稱酮,苯乙烯,烯醇醚,b氨基酸都有手性催化作用。接下來的工作無非就是配位體選擇什麼而已。

這兩個配位體選擇的不同,能夠催化的物質也不一樣,能夠用的配位元素應該是什麼呢,我認為科學選擇銠、銥、鎳、銅。這是需要團隊實驗的,我沒有做這方麵的實驗,條件還不具備。”

沈光林的專業講解來的猝不及防。

突然,眾人開始變得嚴肅起來。

然後齊齊看向野依良治。

野依良治的神色更加嚴肅,這就是他設想的最終結果,如今被沈光林一口就道破了。

而且,沈光林說的這幾種催化方法,他們也沒有開展實驗呢。

不過,理論基礎是一樣的。

大家原本是來看笑話的,突然就笑不出來了。

確實笑不出來了。

沈光林說了好一會,停頓一下,想看看下麵的反饋。

結果就看到一群嚴肅的臉,似乎連空氣都開始凝重了。

良久,野依良治才道:“沈桑,這是你對手性催化的認識嗎,還是你已經做出成品了?”

“這是我們團隊的一些粗淺認識。畢竟,我的實驗室還沒有建設好,我和我的夥伴,來自五道口技校的吳曉雲先生聯合,隻是嘗試提出一些解決催化問題的一點點應用嘗試而已,我們最終的方向還是研究手性的構成和運作方式,科學家隻是提供理論指導就夠了。”

沈光林原本想換下一張幻燈片的,看來不用了,需要他們消化一會。

“你怎麼知道這種物質能夠產生兩性催化。”

“給與刺激呀,溫度,酸堿度,壓力,這些都是外在條件。”沈光林說的很隨意,但是這些都是武田公司花費了無數的金錢才得出的結論,結果沈光林張嘴就提出了。

“可是,你也不應該......”

“你的意思是我不應該提出這種理論嗎?”

科學上就沒有不應該!

沈光林的幻燈片就是為他們而設計的,沈光林的措辭也是為他們準備的。

幸虧看了他們的研究方向,沈光林立刻點出了他們馬上就會出現的研究成果,然後輕描淡寫的說著不過是我研究的副產品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在沈光林那裡沒有什麼用的東西,正是武田公司夢寐以求的。

沈光林又要一鳴驚人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