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三一章 倒沈(1 / 2)

加入書籤

“小夥子,你等著,我一定找到你們單位去!”

沈光林也是冤枉,好好坐一趟飛機還招惹無妄之災了。

“您一路走好!國慶節過完,十月一就要到了,我也去你們“一機部”給您送件寒衣,順便帶上幾個童男童女。”

“十月一”是傳統祭掃節日“寒衣節”。

在北方將寒衣節與每年春季的清明節、七月十五的中元節合稱為三大“鬼節“。

高領導走了,臉都氣白了。

“先生,您為什麼跟老同誌置氣呢?”

空姐覺得沈光林有點小題大做了,他們是一個團體出行的,能不得罪,儘量不得罪。

“你還有道理說了,誰把他放過來的,我要投訴你們!”

沈光林真的生氣了,如果不是她們工作不到位,怎麼會把這個老流氓放過來的。

然而,民航是不怕投訴的。

空姐也沒當回事,反正是自己同胞,隻要不是外國人,她們就不怕。

哼,我們不惹事,但是我們也不怕事。

她們不知道,有個人叫做“心胸開闊”沈光林,他自己投訴要是沒有用的話,是會讓武田公司的人發起投訴的。

那個“情敵”高誌傑怎麼樣了?他父親好像就是一機部的領導。

……

接下來的旅途“一帆風順“。

頭等艙就是這點好,可以享受先下飛機先拿行李的服務。

等工業考察團的人出來時,沈光林早就不見了。

不過,老高他們還是知道了坐頭等艙的人姓沈,是京城大學的老師。

跑了和尚跑不了廟門,一個老師能坐頭等艙?肯定是有問題的。

沈光林回到家,發現家裡並沒有人,小姐姐李蓉帶著女人們兜風去了。

這個年代是沒有駕照的,即使想考駕照,現在也沒有駕校。

隻要會開車就行了,哪裡會管你是不是馬路殺手。

而且私人也沒有小汽車呀。

有汽車的都是單位,他們的駕駛員一般來自部隊的汽車連,沈光林幾乎可以算是第一個有私家車的人。

當然,他的汽車掛靠在扶桑駐華大使館,用的是外交牌照,在路上行走起來還是有一些不可說的特權。

小長假的最後一天,沈光林就是在家裡“貪睡”度過的。

可能是穿越太累了,他感覺自己很脆弱,動不動就要休息。

完全不像這個時代的年輕人那麼生龍活虎,隻要能吃飽,那就有無限的精力。

沈光林不行,他能躺著就不坐著,能坐著就不站著。

就是去大保健,估計也就用一招就夠了。

鍛煉還是鍛煉的,李蓉經常陪著他一起跑步,兩個人也能夠圍著京城大學跑一圈。

但是鍛煉和偷懶兩不耽誤,沈光林該歇著還是歇著。

開學了,10月8日學校正式恢複上課。

下課之後沈光林就到中關村檢查自己實驗室的工程進度。

他昨天也是特意忍住了沒來看,今天就是想看看,一個假期沒見了,實驗室能夠有什麼變化。

一進院牆,變化太大了!

簡直都不敢認了,整個土建結構已經完全結束了,正在貼瓷磚裝窗戶。

而且,最高層的腳手架都拆了,露出白色的瓷磚。

五道口的吳老師正留守在臨時辦公的平房裡呢,幾天沒見,這裡成了她的主要辦公地點,隻要有空就會過來。

當然,她今天是特意來等沈光林的,商量一下以後的工作安排。

“吳老師,你怎麼不在家多待幾天,這就回來上班了。”

“還說,我就沒回去,車開不到我家,半路我們就回來了。”

“咋了?”

“路不通。”

路不通是常態,村村通還有得等哦。

“沈老師,這化學實驗室跟你們物理實驗室可不同,通風還是要做好,好多試劑是有毒的,你看是不是整些排風設施。”

沈光林一想也是:“要不讓武田公司來做吧,他們一直是做製藥的,比較有經驗。”

看到沈光林過來,二建公司的項目經理也湊了過來:“沈老師,房子已經建設的七七八八了,院子裡麵的綠化需要我們建設不,收費不貴,成本價,隻要您願意給外幣就成。”

那敢情好,沈光林最不差的就是外幣:“扶桑錢可以不?”

“當然可以!這個還好用一些,你是不知道,扶桑的電器可好了,聽說您剛去了一趟,都沒帶點電器回來?”

“帶了。”

“帶了啥?”

“錄音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