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34章 外交無小事(1 / 2)

加入書籤

資本主義國家都是邪惡的資本家在做主人。

從小時候的課本裡就知道,它們隻為特權階層服務的,代表了大地主大資本家的利益。

武田公司的影響力絕對算的上超強,他們沒有主動找華夏航空公司的麻煩,而是直接動員了扶桑駐華夏大使館,通過外交渠道發來了一封外交照會。

外交照會是一種國際交往的書信形式,是對外交涉和禮儀往來的一種重要手段。

這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收到照會之後處理一定要及時。

無論簽收或拒收、答複或不予置理、及時辦理或拖延,都代表了一種政治態度。

“武田公司科學家,京都大學客座教授沈先生,在乘坐民航自扶桑開往京城的航班上遭遇不公正待遇,致使名譽受到損害,現提出強烈抗議。”

這個年代,華夏和扶桑的關係還處於比較親密的年代。

什麼小犬,什麼安倍還不知道乾什麼呢。

收到照會的外事部門很是重視,立刻通知到民航:你們乾了什麼事?都讓彆人發國際照會進行抗議了。

什麼也沒乾啊。

時間,地點,人物,各要素都是齊備的,還說什麼都沒乾。

有了上級重視,民航自上而下的響應機製也是快的令人不可思議。

他們很快就調查清楚當天發生了什麼事情:京城大學的老師沈光林一個人乘坐頭等艙,結果工業部的某領導過去蹭待遇,兩個人引發了不愉快。

這隻是小事吧。

“這是小事嗎?”沈光林把“頭文字D”的手工報和對方寫到學校的公函拍在辦公桌上,民航來的人都被一機部他們的騷操作驚呆了。

民航派來調節矛盾的是一個司長,姓海,沈光林也不知道這是多大的官,不過這一切都阻礙不了他衝著這人發脾氣。

海司長也是有點服氣,雖然倒打一耙是很多人的基本操作,但是一機部的人做的如此拙劣而又肆無忌憚也是難得。

不過,他畢竟是來平息事態的,感覺自己好像受了無妄之災。

“沈老師,我們隻是一家航空公司而已,有工作不到位的地方,還請海涵。大家都是同胞,沒必要讓鬼子...扶桑人發起抗議吧,而且抗議的對象還是我們航空公司,主體也不對吧,有什麼事咱們私下裡商量嘛。”

海司長覺得很冤屈,明明是一機部的人在找他沈光林的麻煩,結果他卻投訴航空公司,所謂何來呀。

“我直接到你們那裡商量去了,大門都沒能進去,你們會有人理我嗎?”

“哎呀,這個,這個不存在理不理的事情,畢竟跟我們關係不大,這是你們私下的矛盾,隻是發生在我們航班上而已。”

海司長是第一時間就想撇清自己的關係,這是他處理事情的一貫原則。

沈光林也是不明白了:“這就是你們工作不到位引發的事件。你等下是不是還要說國際航班上麵的空乘是個臨時工?你們走後門放人去頭等艙蹭待遇我就不說了,那畢竟是你們內部的事。但是,泄露客戶信息總是你們的人乾的吧,不然他姓高的從哪裡知道我在京城大學教書的。”

海司長沒話說了。

透漏信息這個事肯定是他們航空公司乾的,擺脫不掉,而且是行業大忌。

“這個,沈老師,您看要怎麼處理才比較合適呢?畢竟我們也是受害部門,我們大領導都受批評了。”海司長的態度果然軟化下來。

“你們受批評肯定是你們工作沒做好呀,我的態度很明確,你們要幫我做澄清!”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