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三六章 避難(1 / 2)

加入書籤

李蓉說過,她的媽媽有一個好朋友,叫做劉紹堂的,是位知名作家,當年憑借稿費賺過很多錢。

劉紹堂是京城大學的學長,還是《京城文學》的主編,他的大作沈光林讀過了,非常厲害,不應該籍籍無名呀,為什麼沈光林沒聽說過呢。

沈光林隻聽說過周樹人。

不過,沈光林還是找到了他們出版社,沈某人現在已經是大學教授了,在地位上並不虛《京城文學》的主編。

沈光林找到出版社不會為了要出版書籍,他是要印刷一批宣傳文稿。

沈光林親自製作的,學畫十年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沈光林製作的文稿充滿了美感,簡直就是藝術品,而文字部分經過了劉作家的潤色,讀起來也更加生動。

劉學長說了:“你這麼搞,會死人的。”

沈光林說:“是的!就是要死人。”

有人說,人的一生會死三次。

第一次是他斷氣時,從生物學上他死了。

第二次是他下葬時,人們來參加他的葬禮,懷念他的一生,在社會上他死了。

第三次是最後一個記得他的人把他忘記了,那時候他才真正地死了。

如今,沈光林決定送給老高一次獨特的死亡經曆,那就是“社會性死亡。”

沈光林全副身心的投入進去製作“頭文字d”,成品很快就出來了,搞的跟後世的電梯廣告一樣,還是彩印的。

老高的照片,高誌傑的照片,林東的照片,全部被沈光林給畫了上去,而且還是連環畫。

形神兼備。

而且,沈光林畫的這種連環漫畫,帶文字的,可讀性很好。

估計,大家看了之後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這樣一來傳播性更強,要壓都壓不下。

人不狠,站不穩。

用“頭文字d”互相攻擊是這個時代的特色,但是能夠把手抄報做的這樣精致的,沈光林是第一人。

不但如此,沈光林還非常注重經銷商渠道的發展。

他特意“聘請”了一批知青“盲流”做廣告宣傳員,定時定量,讓他們分彆在某個時間段貼在學校各處的報欄裡,貼在一機部單位的報欄裡,貼在單位周邊的牆麵上,貼在家屬區,......

總之,他們能接觸到的地方,一個都不能少。

知青們是有張貼“頭文字d”的豐富經驗的,不容易被抓。

沈光林還專門交代了,如果哪裡的廣告不見了,要及時去補位。

一切安排停當,沈光林決定出去躲一躲,不然遲早藥丸。

因為,他在dz報裡麵給老高安排了一副“補藥”。

這補藥劑量很猛,十有八九能夠給他補過去。

老高他們去扶桑考察,扶桑方麵是有贈禮的,如果隻是占小便宜,對老高來說不痛不癢。

但是,涉及行賄受賄,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沈光林已經通過武田公司搞明白他們收了什麼。

彆的家具家電啥的都好說,但是高副部長竟然真的收下了一個金碗,表示到了自己這個級彆,那就是捧著金飯碗吃飯了。

這不是金碗,這是雷啊。

這個雷爆出來,絕對夠響亮。

沈光林也怕炸到自己,他要去躲一躲。

於是,他找到老李:“李叔,幫我找個避難所吧,我跟你混幾天,要是繼續在京城晃悠,說不準你以後就吃不到我帶來的上好牛肉了。”

“你乾啥了,殺人放火了?”

其實老李知道沈光林的遭遇,他還想著幫沈光林醞釀上內參的事呢。

“跟殺人也差不多,我準備搞這個了。”沈光林拿出自己的傑作,這種紙張質量極好,還能防水,真的是下了大本錢精心製作的。

“你這個搞法,老高完了,不過你...”

“我又不混仕途。”沈光林才不怕呢,自己又沒有造謠,全是真事。

“行吧,你小子夠狠,跟我爸一樣。”

涉及李老爺子,沈光林啥也不敢問。

......

“我們在唐山有個軍械所,你去那裡待幾天吧,我給你下個聘書,作為編外專家組成員吧。”

“那感情好。”

有老李的安排,一拿到通行證,沈光林半刻都沒停留,直接就開溜了。

軍械所的研發試驗基地在唐海縣,是位於渤海灣的海邊,後世這裡叫做曹妃甸。

兵器所的研發基地就在一家農場裡。

外觀看起來真的就是農場,隻是裡麵不搞生產,反而搞起了兵器研究。

從京城到唐海並不遠,直線距離也就200多公裡,半天不到就能到那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