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71章 第一七零 養殖場(1 / 2)

加入書籤

第171章第一七零養殖場

??竇偉從中科院生物研究所辭職了,態度很堅決。

??他對自己說,自己受夠了這種一汪死水的生活。

??當然,這個詞是沈光林幫他發現的。

??竇偉隻是在生物實驗室體驗了幾天,享受了完全不同的夥食之後,他就毅然決然的放棄了研究所的工作,真的來對稱性破卻實驗室這裡上班了。

??當然,全職過來也不是沒有好處的,那就是有京城大學的正規編製。

??怎麼說,這也算京大的教職工了,比當年的圖書管理員級彆還高一些。

??半年多了,沈光林手裡掌握的10個編製名額到現在為止終於用掉了三個。

??江振華是第一個,李蓉的張叔叔是第二個,竇偉是第三個。

??竇偉跳槽過來之後才覺得自己將沈光林設想為假想敵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人家根本沒拿他當過對手。

??人家的目標是星辰大海,是詩和遠方。

??這話聽著就特彆浪漫是不是?

??這也是沈老師的原話,竇偉都記錄下來了。

??怪不得人家是大學教授,而自己隻是一個普通的研究員呢。

??自從放棄了李蓉,他就覺得江振華似乎也不錯。

??這位南方姑娘長相清麗,性格和藹,很好相處。

??應該是個良配吧。

??不過,她總是跟一個姓黃的個體戶來往密切,要不要告訴給沈老師。

??這些天,竇偉一邊在熟悉工作,一邊在細心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他不光要觀察中科院的生物研究所的運行機製,就是京城大學生物係的實驗室和五道口技校生物係的實驗室他都時不時的去看一看。

??當然不是去看美女的,現在可沒有閆寧。

??他主要就是想看一看彆人究竟用的什麼樣的實驗器材,他們有的,咱們也得配上。

??現階段不要求全球領先,全國領先還是要做到的,反正都是沈公子買單。

??還真彆說,這種肆無忌憚花錢的感覺真爽。

??試驗用的兔子想殺幾隻就可以殺幾隻,一兔三吃。

??就連老竇都能能跟著一起爽。

??老竇爽不是因為一起吃兔子,而是他也能用實驗室的設備。

??老竇為了兒子的實驗室也是嘔心瀝血披荊斬棘。

??大家齊心協力共同努力。

??甚至,為了能夠把實驗室建設的更好一些,沈光林還打算帶竇偉去一趟扶桑。

??到武田公司去看一看,到京都大學去瞧一瞧。

??沈光林當然不是過去收割人頭的,他就是帶人去看看,看看彆人的生物實驗室是怎麼建設的。

??博采眾長,揚長避短嘛。

??至於李莉過得怎麼樣了,他都好久沒敢去想過了,實在是抽不開身,每天都被看的死死的。

??再說,沈光林也確實有理由去一趟扶桑了,不是為了彆的,而是為了能夠登報發表關於納米效應的文章。

??經過這段時間的突擊和瘋狂趕工,他的子彈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

??現在就差一個合適的時間一個恰當的時機來一次猛烈的轟炸了。

??要玩就玩大的,他要協調好,在國內,花旗國,扶桑國同時刊登論文,讓那些不懷好意的人徹底身敗名裂。

??就在沈光林籌備海外行程的時候,張鵬負責的養殖基地已經開工建設進入如火如荼的階段了。

??最先砌築的肯定是圍牆,然後是一排一排的建築拔地而起。

??當然,拔的也不是很高,畢竟隻有一層而已。

??建設的難點不在於土建,在於環境,各種生物生長的環境不一樣,他們需要的食品來源也需要重點考慮。

??初春的天氣也還冷,但是阻擋不住二建工人們趕工的熱情。

??畢竟,乾活是能掙外彙的,而且在這裡乾活夥食特彆好。

??上次建設實驗室,那筆外彙就解決了單位很大的難題,不少小夥子就因為能夠買一台電視機而抱得美人歸。

??現在,養殖基地的主體建築還沒有建設好,但是招工的事情已經提上日程了。

??養殖基地的第二個員工是丁香,一個普通的京城女孩。

??在後世,再普通的一個京城女孩也變得不普通了。

??一個京城戶口就能斷絕了大多數男孩的夢。

??他們隻能跑到京城的會所,找一個說著京城話的女子,問上一句,800塊行不行?不行就1000。

??在這一點上,男人們的思想幾十年都沒有變過。

??沈光林有位叔叔,是金陵小有身家的企業家,跟老沈關係不錯。

??有一次,沈光林問他:叔叔,你這一輩子做的最難忘的事是什麼?

??“扶危濟困。”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

??叔叔陷入了回憶:“那是99年前後吧,京城陷入了下崗潮。有些夫妻雙雙下崗,為了生計,丈夫就騎著自行車,把妻子送到會所,然後老爺們就蹲在外麵抽煙,下半夜再用自行車駝回,他們被叫做‘忍者神龜’。我那時候也在京城打工,隻要賺點錢就幫扶他們的家庭了。”

??說回養殖場招工。

??丁香其實長得還行,隻是運氣不好,老是受人排擠。

??她是79年返鄉的知識青年。

??可惜當年隻讀了初中,回來之後想考大學都不可能,基礎實在太差了。

??而中專更難考,能夠上中專可比上高中受人羨慕。

??如今回來已經兩年了,還沒個工作。

??也就是因為沒工作,連個對象都不好找,高不成低不就。

??尤其是她的同學們,都不太喜歡她。

??一是因為她家成分不好,二是因為她竟然長的還不錯。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受歡迎嘛。

??這裡小月河建設養殖基地,動遷剛好需要用到她們家的房子。

??父親好說歹說,才給她找了一個養殖場招工的名額。

??場長很年輕,姓張,也就三十幾歲。

??據說以前還是個副縣長呢,真是一點都沒看出來。

??普通話說得一點都不好,一口荷蘭腔,讓人覺得就是鄉下來窮親戚,剛好跟丁香湊一對。

??如果不是那位京城大學的沈教授也偶爾過來看看,她都以為這人就是個騙子,也沒見出錢,也沒見出力。

??不過,她跟著張場長去了一次那位教授的研究所,就徹底改變了看法。

??不愧是京城大學,那研究所太漂亮了,那飯菜也太好吃了。

??這麼好的夥食,肯定要消耗不少肉食吧,這個養殖場就是乾這個的麼。

??特供,她懂。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