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九十七章 後手(1 / 2)

加入書籤

伸出去的右手,停滯在半途,轉回,用食指撓了撓臉頰,雛田大小姐走了會兒神,卻是當真沒想過團藏會做到這種程度。

“針對我,針對我妹妹,針對我全家的行動,你是其中的一員,雖說最後拍板做決定的是三代,可…”雛田道。

“你依舊是我非殺不可的人,利益什麼的無所謂,麻煩多一點,我也不是很在意。”

“比起你來,我更願意讓綱手回來當火影。”

“假如真有那麼一天,她執意要和我作對,走三代的老路,那,把她活捉,關地牢裡玩,好像也不錯呢,嗬,開個玩笑。”

絕對不是開玩笑!團藏心裡大吼大叫。

雛田的話,信息量太大,搞得他腦殼脹痛。

不在乎利益,不介意麻煩,還想玩綱手,這是什麼人啊。

“所以,隻能說抱歉了,再見。”雛田歉意道。

右手張開,就要把團藏煉成查克拉果實,她現在特彆喜歡這個能力,重點在於用此法殺死的生命,無法複活。

“有趣!”團藏亡魂直冒,背脊發寒,急中生智的他,忽然說出這兩個字。

“嗯?你說什麼?”雛田愣。

“我我!我能讓您的生活!變得有趣!”團藏回想雛田的資料,通過雛田在日常生活中的言行舉止。

抽絲剝繭,大膽猜想,小心預測。

“實力強,不缺錢,不追求名與利,雛田大人,您應該很無聊吧?”團藏小心翼翼的道。

雛田眯眼:“說我無聊,你還是第一個呢。”

“在下惶恐!”團藏看著眼前地麵上的水跡,這是他流的冷汗。

“我得罪過您,是您要除之而後快的敵人。”

“我這條命,我所能帶來的利益,在您眼裡是一文不值。”

“沒關係,我可以讓您的生活,多一些樂趣,少一些無聊。”

“哦,怎麼做?說來聽聽。”雛田饒有興趣的道。

“還沒想到。”團藏誠實道:“我現在的狀態不是太好,思維組織不起來,想不到好點子,給我一點時間,我保證不會讓您失望。”

“嗬,行,那我拭目以待。”雛田閉目想了許久,忽然笑道。

瞬間,團藏軟趴趴的癱在地上。

不容易啊。

為了得到活下來,更進一步的機會,這短暫的幾分鐘時間,簡直和去死神肚子裡轉了一圈,沒什麼兩樣。

聽到雛田有在後撤的腳步聲,團藏勉強提起精神。

還不行,仍然沒有保障。

他是他,雛田是雛田,兩者間,沒有緊密聯係,是兩個分開的個體。

雛田隨時都有可能會殺了他,結束他的生命。

要想改變這一現狀,必須要套上項圈,戴上枷鎖。

“雛田大人,我請求您對我使用籠中鳥咒印,從身到心的徹底掌控我。”

有了籠中鳥咒印,最起碼,死是不會輕易來到,取而代之的是痛苦與折磨。

這是團藏的覺悟,是他為了達成目的,願意付出的代價。

隻有活著才有希望。

自由,那是活下來才能去奢望的東西。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