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1章說不出口(1 / 2)

加入書籤

見閨女安全了,他們也不能乾看熱鬨,得拉架呀。

“親家,你們倆還是彆打了,都少說一句,這事兒就過去了。”

可嶽大年覺得,老婆子沒完沒了的,這事兒就過不去。

“對。我們當家的說的對,一個娘們兒家家的,人前就少說兩句,得給自家爺們兒留個臉麵。”

“親家母說的好,女人就應該給男人留三分顏麵。”想到老曹氏的胡攪蠻纏,嶽大年的臉色更差了,她哪會給他留顏麵?不把他的臉放在地上踩,他就燒高香了。

想的太多,一沒提防,左麵的臉上就被老曹氏抓出來幾個血道子。這回嶽大年真急眼了,隨手就是一個大巴掌甩到老曹氏的臉上,老曹氏一個趔趄沒站穩,就狠狠的摔到在地上。

頓時就坐在地上大聲的哭起來:“我的老天爺呀,這日子可沒法過了。這個老東西有了外心,想打死我老婆子給他的新人騰地方,嗚嗚~”

瞧見奶的慘樣,早就嚇傻了的嶽浩,總算醒悟過來,轉身就往前院跑,去找他爹娘。

江海和楊氏互也有點兒懵圈,腦子跟不上老曹氏的思維。咋就吵著吵著,吵出來男女關係?

難道?二人又一同看向嶽老頭,希望他能給他們答疑解惑。

嶽大年:他自己也是懵的,不曉得這個死老婆子,又起啥咕咕鳥。

一直靠在爹爹懷裡抽抽搭搭的嶽盈,也被老曹氏的奇葩思維驚到了。好奇的睜開被淚水浸染的發紅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坐在地上撒潑打滾的老曹氏。

我的媽媽呀,那個嶽浩是儘得老太太真傳。

她兩世為人,頭一回瞧見這樣的陣仗,老曹氏的歪理邪說是無人能敵。

……

嶽浩跑回前院,磕磕巴巴的把後院打起來的事兒,與小曹氏說了一遍。

小曹氏聽了也是嚇了一跳,心道:婆婆也能吃虧?這不太可能啊?

可是她想到萬裡還有一,忙扔下手裡拾掇一半的黑魚向東廂房跑去。

“老大,老大。”

“哼?”

“老大,快點兒起來。”

“吵什麼吵?吵死人了。”正在做美夢的嶽偉昌,被小曹氏吵醒了,心裡很是不耐煩。

“老大,快起來,咱娘在後院和人打起來了。”

一聽他娘和人打架,嶽偉昌的睡意頓時去了大半。立刻坐起身,急著追問:“咱娘跟誰打起來了?”

“我也不清楚。”

“你也不清楚?”

“啊。”

剛剛嶽浩學的話前言不搭後語,一會兒說奶打了淳哥兒姥爺,接著又說淳哥兒姥姥打了奶,後來還說奶和爺打起來。

這通亂啊,小曹氏聽的是一頭霧水。不過有一個事兒,她還是聽明白了,就是這麼一會兒工夫,老太太一人打了三場。

她剛剛也是聽見老太太在後院大喊大叫,但是她一點兒都沒慌。哭天搶地的大聲哭鬨,可是老太太慣用的伎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