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99章虧大發了(1 / 2)

加入書籤

江桃看著桌子上這麼多樣的漂亮點心,都是她從未見過的。

這會兒見自家相公進來了,瞧著他和自己一樣的表情,就抿嘴笑了。

嶽偉平見她隻是笑,就開口催促她:“小桃,這些點心看著就好吃,你包起來一些,我現在就去溪水村拿給爹娘嘗嘗。”

“誒,我現在就包。”江桃見自家相公惦記爹娘,比啥都高興。

不大一會兒,嶽偉平就拿著江桃包好的點心去了溪水村。

……

落日餘暉籠罩下的庭院裡,褚總管推著輪椅正陪著宜安散步。

“宜安,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褚爺爺,您不用擔心,我今天的感覺好多了,尤其是午後那段時辰,我的身子從來都沒有那樣舒坦過。”

少年俊美如畫的側顏上,瞬間就浮現出向往的神情。

褚總管聽了宜安的話,心神微動:“難道是盈姐兒他們來的那會兒?”

“是。在盈姐兒沒來之前,我感覺特彆的難受,我當時都想放棄了……。”

宜安雖然沒有多說,可是褚總管已經猜到宜安想說什麼。

十年,對宜安來說很漫長,尤其是這十年的光陰,都是在奇毒的折磨下度過的,他們這些一直陪在宜安身邊的人,就更覺的難熬。

可是想到,那些醫者的斷言,就是再難熬,他們也願意陪著宜安一起熬。

可是他最最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宜安自己要放棄了。

可是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規勸,想到小小的宜安,每次都要承受那種成年人都難以承受的痛苦,他都會為自己的無助而痛恨那兩個女人。

他不知道如果有那麼一天,他會不會衝回京城,宰了那兩個女人。哪怕其中一個女人坐在太後的寶座上,他也要宰了她。

宜安見褚爺爺半晌沒有說話,就轉回頭看著他。

“褚爺爺~”

“沒事兒,褚爺爺正琢磨著明天讓廚房做些啥好吃的。”

“褚爺爺?”

“今天褚爺爺忘了問那個小丫頭,都喜歡吃啥。”

“明天咱們可以問。”站在旁邊的高管事說道。

“嗯。明天咱們可一定不能忘了。”

“肯定忘不了,小的記著呢。”

宜安聽了褚爺爺和高管事的話,就猜到他明日還能見到那個小丫頭。

暗夜,一如既往的寧靜,小狼狗趁著嶽家夫妻倆都睡熟了,才把盈姐兒撈進它的隨身洞府。

嶽盈沒有想到,自己迷迷糊糊的都要睡著了,竟然被小狼狗拽進它的洞府裡。

“小狼同學,你今天咋變的這麼大方?”嶽盈說著就甩開兩條小短腿兒,向葡萄架的方向跑去。

“我不大方,你們就要沒命了。”

“什麼意思?”聽到小狼狗的話,香甜的葡萄都失去了吸引力。

嶽盈同學是很惜命的,她可沒有把握再碰見啥稀奇古怪的事,她還會這麼幸運。

“還什麼意思?你難道就不長腦子?”

“長了。可是你不提醒我,我怎麼知道你要說的是啥?”

“那些帝王將相殘暴的一麵,你難道就不曾想過?”

“我能說,我的確沒有想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沒有啥遠大理想。我的人生目標從來都不曾變過,就是偏居一隅,吃好,喝好,悠哉悠哉的過完一輩子。”

“你直接說,你就想做個米蟲得了。”

“嘻嘻,米蟲兩個字,有點兒辜負姐的顏值,姐隻想做個閒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