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84章 受委屈了(1 / 1)

加入書籤

郭大郎得了嶽二嬸的允許,和五郎一起把嶽爺爺扶上了驢車,又招呼六郎上驢車。

“六郎,快來。”

“誒~”六郎手裡拿著嶽二嬸剛剛給的一個油紙包,樂顛顛的上了驢車。

桃花村的中間大道上圍滿了人,老曹氏還不顧臉皮的指著周氏破口大罵:“你個臭不要臉的賤皮子,自己死了男人不好好的守寡,居然不要臉的來勾引我家那個老東西。我呸!真是死不要臉。”

周氏被老曹氏氣的直哆嗦,她伸手擦了一下臉上淚水,倔強的盯著老曹氏替自己辯解道:“我剛打豬草回來,瞧見嶽大哥摔倒了在道邊上,我當時根本就沒有碰嶽大哥,我是去地裡喊你們老二的。”

“我呸!一口一個嶽大哥,叫的可真親熱呀!是不是老早就盯上我們家那個老不死的。”

老曹氏早就懷疑嶽大年和周氏有點兒啥,今兒她正瞧那個老東西的熱鬨,卻被周氏給攪了,她就更堅信他們有一腿。

“你這個不要臉的,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老曹氏嘴裡罵著惡心人的話,又要上手撕打周氏。

村子裡的人,都伸手攔著,不讓老曹氏靠近周氏。

老曹氏往前衝了幾回,都沒有抓到周氏,就氣的坐在地上撒潑打滾的哭嚎起來:“這日子沒法過了,這一村子的人都像著那個狐狸精,這可讓咱們咋活呀!”

得了信兒的趙老奶操著根燒火棍就跑來了,等她扒拉開人群,見桃花村最不要臉的老曹氏,正坐在地上罵自家兒媳婦,一句話都沒說,揚起手裡的燒火棍,劈頭蓋臉的向著老曹氏打去。

“哎呦,誰敢打老娘。”

燒火棍落在老曹氏的身上,疼的她跟殺豬似的嚎叫起來。

趙老奶卻不管那些,繼續揚起手裡的燒火棍,朝著老曹氏的身上招呼。

“啊,殺人了,老趙家一家子都殺人了。”

老曹氏這會兒也從地上爬起來,就想還手,可是村子裡的人都在呢,哪能看著她打趙老奶,大家就心有靈犀的開始拉偏架。

老曹氏伸胳膊蹬腿的,也沒有碰到趙老奶的衣襟,都快把她氣瘋了,罵起人來,就更是口無遮攔。

嶽偉平趕到的時候,正聽見老曹氏罵的正凶,這次她把趙老奶都給罵上了。

趙老奶見這個傻缺玩意兒連自己都罵,也是氣的不輕。叉著腰指著老曹氏罵道:

“曹招弟,滿村子裡打聽打聽,哪個能有你不要臉?你早就被嶽大年休了,都斷了關係了,還一口一個你家老東西。我呸!是誰不要臉?讓大家夥兒說說。”

趙老奶越想越氣,尤其是她瞧見周氏的臉上被老曹氏撓出來的血道子,她殺了老曹氏的心都有了。

自從兒子去了之後,兒媳婦和他們老兩口相依為命,有多少鰥夫和光棍漢上門求娶周氏,周氏都婉言謝絕了,隻是說:一定要給他們老兩口送終。

他們老兩口也感念兒媳婦的好,把周氏當閨女對待。

現如今,他們老兩口一天比一天老了,兒媳婦也錯過了花一樣的年華。有一天她和老頭子要走了,剩下兒媳婦孤零零的一個人該怎麼辦?

想到老曹氏的胡攪蠻纏,兒媳婦要受這種人欺負,趙老奶的心裡就說不出來的難過。

嶽偉平實在是看不下去,擠進人群,冷冷的目光看著老曹氏說道:

“我爹在村頭不遠處的地方摔倒了,有人明明看見了,卻不肯上前扶一把。到是趙家老嬸路過,看見我爹摔倒了,二話不說就跑去找我過來。”

嶽偉平說話的聲音並不大,隻是說道:有人明明看見了,卻不肯上前扶一把時,加重了語氣。

村子裡聰明人可不少,立刻就聽明白了嶽偉平話裡的意思。應該是老曹氏早就瞧見嶽老爺子摔倒了,卻不肯上前幫忙,人家周氏看見嶽老爺子摔倒了,好心的給嶽老二送信兒,她還罵人家。

“這是啥人啊,咋一點兒人味兒都沒有?”劉錢氏又氣不過開口了。

“可不是,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嶽大年可是被他們大房的人氣成現在這樣子的。今兒摔倒了,他們不僅不幫一把,還罵人家幫忙的?這是啥玩意兒。”

“我估計呀,她對嶽大哥還沒死心,想著跟嶽大哥破鏡重圓,所以瞧著人家周氏去幫忙,她才罵周氏的。”

還彆說,這人真相了。

“你這麼說,我就想不明白了。她既然想和嶽老頭和好,為啥在嶽老頭摔倒的時候,她不早早的跑過去攙扶,在好好的表現一番。當時嶽老頭肯定心軟,她不就成事了嗎。”

“咱們哪曉得她當時咋想的?”

……

眾人七嘴八舌的一通說叨,躲在自家院子裡的一直不敢露頭的嶽老大,總算是把他娘的想法琢磨透了。

他娘肯定是想跟他爹複合,可是又拉不下那個臉子。今兒可逮著機會了,不好好的上前幫忙安慰,卻先把他爹臭罵一頓。這種騷操作,也就他娘能乾的出來。

站在老曹氏對麵的嶽偉平也想到了這個可能,隻是他和嶽老大的想法不一樣,他要永絕後患。

……

老曹氏見又是這個二王八犢子來拆她的台,登時就氣的火冒三丈,從地上跳起來,恨不得衝上去咬死這個二王八犢子。

嶽偉平哪肯站著不動給她打,就靈活點閃開了。隨著嶽偉平躲閃,村子裡的人也跟著閃躲。

“籲~”這會兒,郭大郎趕著驢車載著嶽老爺子也到了。

村子裡的人見正主來了,都立馬閉嘴了,還麻溜兒的給騰出來一條道,就是想聽聽嶽老爺子說些啥。

嶽老爺子先看見了,猶如厲鬼般瞪著猩紅眼睛的老曹氏,緊接著又看見了,被老曹氏撕破衣裳抓破臉的周氏,以及站在周氏旁邊一臉慘色的趙老奶。

看著婆媳倆的情形,嶽老爺子心裡的愧疚就更加的深了。他用力的支撐著身子坐起來,滿臉愧色的向趙老奶說道:“老嬸,對不住啊,因為我讓您和弟妹受委屈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