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95章 程家的事(1 / 1)

加入書籤

是夜,嶽盈剛開始迷糊,就被小狼狗拖進它的隨身洞府。

隻是等嶽盈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著都沒處下腳的蘑菇地,先是一陣驚喜,隨即是一陣狂笑。

“我的媽媽呀,我說小狼同學,你啥時候變成了蘑菇種植大戶。”

嶽盈望著腳下,頗為壯觀的白茫茫一大片,把整片草地都淹沒了。要不是顧及著那些賣相極好的蘑菇,她早就躺在地上笑抽了。

“你還有臉笑。”小狼狗哀怨的看著小一臉幸災樂禍的小丫頭埋怨道。

“我不笑怎麼成?這麼多的蘑菇,咱們得賣多少銀子呀!想想,我做夢都會笑醒的。”

嶽盈,當然要笑,這些可都是銀子呀,一想到白花花的銀子,在眼前飛,她的小心心也隨著一起飛呀。

“財迷。”

小狼狗還想說什麼,就聽見小丫頭開始指揮。

“小狼同學,快去拿籃子和筐。”

“我這裡沒有那些玩意兒了。”

“嘻嘻,我知道哪裡有。”嶽盈想到她爹編的柳條筐和土籃子,就指使小狼狗去後院倉房裡去拿。

“盈姐兒,咱們要是把那些柳條筐和土籃子都拿來,嶽二叔會不會抓狂。”

“不會的。”

“為啥呀?”

“咱們把柳條筐和土籃子裡都裝滿了蘑菇,都放在倉房裡,你說我爹會啥樣?”

“還不得樂出屁來。”

嶽盈斜愣它一眼,小狼狗立刻換詞了。“嶽二叔準會樂…夠嗆,或者樂瘋了。”

嶽盈又斜愣它一眼,意思是,孺子可教,再說了,就是樂瘋了,也比樂出屁來好聽多了。

小狼狗的求生欲還是很強的,“盈姐兒,一些小細節不必太較真兒。”不等自己嘟囔完,小狼狗已經不見了。

等它再回來,發現腳下終於有了空隙。

“媽媽呀,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

嶽盈卻沒有理會它,更沒有接話,她兩隻小手不停的忙碌著,一朵朵品相極好白色的蘑菇被她順手扔進土籃子裡。

小狼狗本想看熱鬨,可是見小丫頭忙活的小鼻尖上都有汗珠泌出,

等下麵終於露出碧綠的草地輪廓,小狼狗激動的差點兒在草地上翻跟頭。

嶽盈卻及時的阻止它:“你先把這些蘑菇送去倉房,具體要怎麼弄就不歸我管了。”嶽盈相信,她爹驚喜之後會做好安排。

果然,一大早上,後麵的倉房裡就傳來了嶽偉平的驚呼。等江氏和嶽老爺子跑過去,看見倉房裡的那幾個柳條筐和土籃子裡都裝滿了蘑菇,也都驚的瞪大眼睛,忘記了嘴巴長在哪裡。

過了好一會兒,嶽老爺子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慎重的掂量一番,才小聲的叮囑二兒子夫妻倆。“老二,老二媳婦兒,這事兒,隻能是咱們三個人記在心裡,可萬萬不能讓旁人知曉。”

“爹,咱們曉得。”江氏這會兒,瞧見那一筐筐的雪白蘑菇,心裡還在“砰砰”的跳個不停。

嶽偉平的嘴咧開了就沒合上過,他拉著老爺子的胳膊,低聲的和老爺子商量:“爹,您說這麼好的蘑菇,咱們怎麼安排?”

老爺子想都沒想,就說出來他的決定:“給山上送去兩筐,剩下的你拿到鎮上一筐,去問問那些和咱們訂菜的人家要不要?他們要是不買,咱們就賣到縣裡去,或者晾乾了,等冬天的時候再出手。”

“好,我聽爹的。”

結果,嶽偉平帶到鎮上的一筐蘑菇,沒幾家就被搶光了。程姑婆子聞聲而來,連個蘑菇毛都沒有了。

可是那婆子,看見有人的菜籃子裡放著的蘑菇,頓時是羨慕的不行,彆的菜也不買了,挎著空籃子就往回跑。

剛進後門就大聲的嚷嚷:“太太,太太,奴婢今天可瞧見好東西了。”

“哎呦,我說妹妹,你今兒這是咋了?進門就開始嚷嚷?小心讓老爺聽見了不悅。”守後門的婆子,瞧見平日裡也算是穩重的人,今兒也不曉得是哪根筋搭錯了,進門就大嗓門嚷起來,半條街都能聽見。

“哎呦,謝謝老姐姐給我提醒,不然今兒還真沒準兒讓老爺生氣。”買菜的婆子,聽了守門婆子的話,才算醒悟過來,挎著籃子又往回跑。蘑菇沒買到,太太不會怪罪她,但是彆的青菜也忘了買,家裡人今天沒菜吃,她可要倒黴了。

見買菜的婆子,一陣風似的跑沒影了,守門的婆子禁不住暗中嘀咕:“平日裡瞧著她也挺好的,今兒這是咋了,莫非吃錯藥了不成?”

嶽偉平是認識那個買菜的婆子是程家的,等他賣完菜回家之後,和媳婦兒商量一下,就讓大郎趕著驢車,帶上一籃子蘑菇,和一些青菜,又把貴人賞賜的鮮果子給裝上一籃子給程家送去。

程家的後院裡今兒也不太平,原來是程太太的娘家嫂子來了。

因為天熱炎熱,一家子女眷正坐在院子裡的說話。秦家大太太黃氏,看著自家小姑子就開始數落。

“我說妹子,不是嫂子我說你,雅姐兒那是多好的孩子,咱娘和我都喜歡。咱們老早可就說過了,可是你卻偏偏把她許給了鄉下的泥腿子?唉,你這不是糟踐孩子嗎?”

秦大太太是越說越氣,秦氏聽了心裡也是窩火。她的本意也是想把閨女嫁回自己娘家,她做姑娘的時候就和娘家嫂子相處的好。

後來自家老娘和嫂子都有結親的意思,她當然也不反對。可是誰知道,自家相公卻看上了江楓。

江楓在程家學堂讀書,也算是在她眼皮子底下長大的。說實話,江楓是個好孩子,無論是學識還是人品在學堂裡都是穩排頭名。

可是江楓再好,和她親侄子比起來,還差了不止一層。

對於閨女的婚事上,她堅持己見,可是終歸抵不過父女倆的堅持,和兒子們的支持,最後她灰溜溜的敗下陣來。

秦大太太正在喋喋不休,就見前麵與過道之間連接的月亮門打開了,程家父子幾個,一人拎著一個籃子走了進來。

池哥兒,更是緊緊的跟在爺爺身邊,眼神兒不時的溜到爺爺提著的籃子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