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00章 嶽盈請假(1 / 1)

加入書籤

聽見趙圓圓說,自家的院子好。江氏忙笑著接過話頭:“圓姐兒,這院子好不假,可是這院子可不是二嬸家的。”

江氏說的直白,不由得趙圓圓不信。

趙圓圓想到村子裡的那些傳言,就想起來,這個院子是屬於山上貴人的,隻是暫時借給嶽家二房的人住而已。

曉得自己說錯話了,她就有些難為情的笑笑。

江氏卻沒有在意這些,依舊牽著她的手繞過正房,向後院走去。

等喬氏和趙圓圓隨著楊氏和江氏去了後院,嶽嬌才在灶屋門口露出頭來。

剛才聽見喬氏和趙圓圓來了,嶽嬌就手腳麻利的躲進了灶屋。她知道趙家人都討厭他們大房的人,尤其是趙圓圓,與老嬸周氏的關係最好,看不得自家老嬸受委屈。

當著全村人的麵,為了名聲不敢和老曹氏撕扯,這裡沒有外人,嶽嬌看見趙圓圓可是有多遠躲多遠,她可怕趙圓圓拿話刺她。

有的時候她都想哭兩嗓子:她的親娘奶奶呀,也不曉得給她招了多少白眼,她現在都不敢在村子裡露麵,怕人家的白眼飛過來,讓她忘了走路先邁哪條腿。

喬氏先被楊氏請去了後院,剛開始還有些不高興,可是等她把後院打量一遍之後,臉上的不虞才有所收斂。

她來之前就知道,新房是安在了後院裡(之前嶽老二兩口子去趙家的時候,先知會了趙老奶和周氏,說是嶽老頭的意思。),可是說實話,她心裡有些不舒坦。

不管怎麼說,是你們嶽家人主動開口要求娶小嬸子的,可是放著寬敞的正房不住,卻要住後院的小屋,喬氏心裡替自家小嬸子鳴不平。

隻是等她們走進後院之後,喬氏的心裡有了明顯的變化。因為這後院拾掇的一點都不比前院差,而且還似乎多了些前院沒有的那種她說不出來的感覺。

“哎呦,老二媳婦兒,這後院拾掇的也不錯。”喬氏是個爽快人,心裡也藏不住話,有啥說啥。

尤其是等她走進做新房的那兩間屋子,更是滿眼含笑的,連說了好幾個好。

趙圓圓在院子裡停留了一小會兒,聽見娘連聲稱好,才走了進去。等瞧見屋子裡的擺置,也是和她娘一樣讚不絕口。

站在東房山那裡偷聽的嶽嬌心道:能不好嗎?那屋子裡本來是有家具的,可是二叔和二嬸覺得不夠氣派,愣是從上房東屋又搬過去兩件才算滿意。

還有堂屋裡的那套桌椅,也是二叔找人新打製的。在嶽嬌看來,這樣的新房擺設,彆說喬氏母女倆,就算是再來兩車新親(新娘子的家人),也挑不出來毛病。

喬氏母女倆坐在新房裡,又四下打量一遍,實在是挑不出來毛病,才起身告辭。

江氏開口挽留,“嬸子和圓圓妹妹還是多坐一會兒。”

“不了,咱們回去還有事兒。”喬氏也看的出來,明天要辦喜事,嶽家鐵定也有很多活計要忙。可是她們母女在,楊氏和江氏就得作陪。所以她們母女倆還是彆坐了,不能耽誤人家做活。

江氏見喬氏執意要走,就抓了兩把瓜子塞到喬氏母女手中。“這是昨兒老二新炒的,嬸子和圓姐兒嘗嘗。”

“那咱們就不客氣了。”喬氏接過來顆粒飽滿的瓜子,帶著閨女心滿意的回去了。

一直躲著趙圓圓的嶽嬌,見那個玫紅色的身影終於隱沒在照壁後麵,才算舒了一口氣。

沒法子,彆人她可以不在意,可是趙圓圓她必須得繞著走。誰讓人家爹是村長呢,還有啊,就是趙圓圓的胳膊可比她粗多了,她可架不住趙圓圓的推搡。

江氏不知道嶽嬌的心裡活動,她還納悶兒呢,這孩子這會兒去哪兒了?

一直躲在後院倉房裡的嶽老爺子,這會兒也出來了。他剛剛為了躲避喬氏母女,隻好鑽進了倉房。

還好他剛才在倉房裡多待了一會兒。才看見攤在草簾子上的蘑菇,這些蘑菇要不及時的晾曬恐怕會爛掉。

想到這麼好的東西被糟踐了,嶽老爺子的心就抽抽了,趕緊的喊來五郎。

“五郎,過來。”

“來了,嶽爺爺,乾啥?”

“五郎,你踩著梯子上屋頂上,把這草簾子先鋪上,然後在把這些蘑菇晾上。”

“誒,我曉得了。”五郎說完,笑嘻嘻的順著梯子爬到了倉房的屋頂上。然後用粗一點的麻繩把捆好的草簾子都拽了上去,然後又把一籃一籃的蘑菇也拽了上去。

等江海和嶽偉平回來,倉房裡的蘑菇都已經上屋頂了。遠遠的望去,倉房頂上白花花的一大片,還挺容易讓人猜想的那是啥。

這不,宜安帶著淳哥兒和盈姐兒也在山坡上向下張望。淳哥兒指著自家後院的屋頂,指給宜安看,“大哥哥,你瞅瞅,我家屋頂上放的啥?”

宜安猜是蘑菇,就笑著說出來:“蘑菇吧。”

“嗯,應該是蘑菇。”

“瞅瞅你家院子裡,瞅著挺熱鬨的。”

“那個是我姥爺和我姥姥。”淳哥兒見姥爺和姥姥來了,就有些待不住了,想回家。

嶽盈可是個行動派,立刻笑眯眯的和美人哥哥請假。“美人哥哥,姥爺和姥姥來了,我和哥哥能早點兒回去嗎?”

宜安知道嶽老爺明天要娶新婦,淳哥兒和盈姐兒要幫忙去接新媳婦兒。

在當地有個婚俗,成親當天男方去女方家裡去接親的時候,必須要帶上一對童男童女。

明天淳哥兒和盈姐兒,就要幫爺爺去趙家接親,就不能來山上了。

宜安想到小兄妹倆。明天不能來山上,今天又要提前下山,他就有些舍不得。

嶽盈見美人哥哥不說話,就拉著他的衣袖,小聲的問道:“美人哥哥,你怎麼不說話了?”

“哦,剛美人哥哥走神兒了,我現在就讓高管事送你們回去。”

“謝謝美人哥哥。”嶽盈高興的拉著美人哥哥的衣袖跳了起來。

“盈姐兒,你還是彆蹦噠了,萬一你摔倒了怎麼辦?”淳哥兒立馬阻止妹妹在蹦噠。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