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九十章 蘇醒,羽衣狐(1 / 1)

加入書籤

“伊藤誠?伊藤誠!”帝丹高中裡回蕩著學生會長鯰沢美咲的咆哮。

“會長,出了什麼事嗎?”園子奇怪地問。

“鈴木同學啊……還能有什麼事,那個伊藤誠又找女同學替他做值日了。”鯰沢美咲歎了口氣。

“真是的,大家到底怎麼想的,那個虛有其表的家夥到底哪裡好了,居然願意為他做那麼多各種各樣的事!”

“哇,會長居然看得出那個家夥虛有其表嗎?”

“隻有笨蛋才看不出來吧!”

“哦豁~”

……

雖然冶發出了宣告,但對絕大部分普通人而言,那隻是一場夢境。人們還是過著自己的日子,最多在午夜夢回之時會思索一下,那夢境是否真實。

隻有極少數人才直接相信了冶。

但即使隻有極少數人,隻有極少數人中的再極少數才有能力向冶渴求,對策室和四課也都焦頭爛額。

手持冶賜予的力量,即使隻是普通人也會造成巨大的破壞。

在上周,一個名為伊藤誠的少年就被一個名為桂言葉的少女砍掉了頭顱,然後那個名為桂言葉的少女又和另一個名為西園寺世界的少女大打出手,戰鬥的餘波毀滅了停在路邊的一輛保時捷356A,讓車主憤怒地頭也不回就走了。

雖然事後調查,那個名為伊藤誠的少年才是向冶渴求的那個人,那兩個少女隻是撿到了那名為“你們都是我的翅膀”的組合刀具的一部分,但冶的宣告帶來的破壞也可見一斑。

加上剛剛發生,雖然影響隻局限於裡世界,但已經造成了一定普通人財產損失和傷亡的,奴良組和四國妖怪的火拚,對策室和四課真的很頭疼。為此他們甚至放棄了官方組織的僵化特性,向居於京都的陰陽師家族花開院家提出了支援的請求。

但是……

“很抱歉,雖然我們很願意幫忙,但比起那位隻是在鬥蛐蛐的冶,即將複蘇的這位才是身為土禦門家之後統禦陰陽道的我們應該考慮的。”

“複蘇?誰?”神宮寺菖蒲有了不好的預感。

花開院家是當前陰陽道的統禦者。

雖然花開院家的初祖蘆屋道滿輸給了那位大陰陽師安倍晴明,也不如當時的陰陽道宗家賀茂家的領袖賀茂光榮,但比起在千年曆史中分裂成理念完全不同的兩支的安倍家,還有連宗家都絕嗣的賀茂家,他們這些蘆屋道滿的後裔,雖然改了姓,但卻可以稱得上順風順水。

尤其他們在四百年前出了一位超越初祖蘆屋道滿的陰陽師——花開院秀元。

在這位十三代領袖的帶領下,花開院家竟然封印了安倍晴明之母,大妖怪中的大妖怪羽衣狐——這是陰陽道曆史上都難得的大事,從而一躍成了陰陽道的第一家族。

雖然因此,花開院家與安倍家結下了冤仇,但對花開院家來說,與並不再恪守正義的安倍家結仇也不是什麼值得抱歉的事。而且他們還得到了安倍家的另一支,恪守陰陽師應有的守衛人民思想的土禦門家的支持,抱歉的心思就更淡了。

在花開院秀元之後,花開院家四百年不衰,到了今天,甚至又出了好幾位天才級彆的陰陽師,似乎又一次大興就在眼前。能令他們覺得棘手,連東京這些雖然繁瑣,但實際上應該不費多少力氣的事都不願參與,究竟是什麼事?

所以神宮寺菖蒲都沒考慮這是不是花開院家的機密,下意識就問出來了。

好在對這件事,花開院家也沒有隱瞞的意思。

“四百年前,由十三代秀元封印的大妖怪中的大妖怪,羽衣狐,複蘇了!”花開院家的現任當家,與十三代花開院秀元同名的二十七代當主說。

“羽衣狐?”神宮寺菖蒲愣住了。她聽過這個名字,也知道這個名字的份量。

“在妖怪中也是最強的血統,甚至目前為止隻出現過這一例的轉生狐妖。在初生之時之時普通的白狐妖怪,但死亡之後卻會帶著記憶轉生,每次轉生會增長一條尾巴,最終可以成為傳說中的大妖怪,玉藻前那般的九尾妖狐!”

“四百年前,十三代封印的是七尾的羽衣狐,而這一次要複蘇的,會是八尾了。”

“比起羽衣狐,之前肆虐東京的不滅者也隻是普通妖怪。即使百鬼之主滑頭鬼,也不能與羽衣狐比肩。”二十七代語氣沉重。

“……你們有辦法對付嗎?”神宮寺菖蒲知道了事態的嚴重,神色非常嚴肅。

“雖然很想說‘我們能夠對付’,但實際上,我們完全沒有信心,隻是要拚儘全力罷了。”二十七代說。

“四百年前你們不是封印了一次羽衣狐嗎,近年又聽說你們出了好幾個比肩十三代秀元的天才,我記得叫花開院秋房,還有花開院魔魅流什麼的,再封印一次沒有關係吧?”一旁的特戰四課司令官金春桐穀說。

“哦,那個隻是說給小輩聽的。嗯,你們政府機構很明白的吧,宣傳詞和現實總會有些差彆。事實上,四百年前封印羽衣狐,固然依靠了十三代秀元的天才,但實際上,拚搏在一線的是百鬼之主滑頭鬼。事實上,是我們兩方聯手才封印了七尾的羽衣狐。而今天,不但羽衣狐將要以八尾複生,滑頭鬼那邊還已經不是老態龍鐘,就是乳臭未乾了。甚至我們宣稱的天才……事實上距離十三代秀元很遠,嗯,大概隻有柚羅算得上吧……秋房和魔魅流應該都差了一些。”二十七代直接說出了沒有跟小輩們說出的事實。

“……”金春桐穀無言。

原來人類一方的最強戰力也隻有這樣嗎?突然感覺很沒有安全感。

“現在沒有更強的陰陽師了嗎?封印不滅者的封印問題,經我們事後調查居然是自行解開的。可那個封印,除了當年賀茂家的宗家勘解由小路家應該沒有人懂得。我根本無法想象除了勘解由小路家之外還有人能讓封印自行解開。可勘解由小路家應該在戰國時代初期就絕嗣了。我隻能判斷,這件事是由陰陽師中的隱藏力量所為。那麼花開院當主,您能告訴我,在陰陽師裡,還有多少隱藏著的力量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