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33章 姐妹吵架(1 / 1)

加入書籤

回到桐城,日子似乎一下子又慢了下來。

每天上學、下學,學校、家裡,偶爾去跳舞,三點一線的生活特彆有規律。楊柳也從剛回來時的迷茫變的越來越好。

每天晚上下自習已經快九點了,原來的話楊柳回到家就準備洗洗睡了,畢竟是初三了,繁重的學習也讓人吃不消,可是現在,楊柳也不知從哪兒來的那麼多勁兒。

每天回來,她總是先換上練功服,然後把自家那個用久了的褥子當墊子鋪好,拿上一本英語書或曆史什麼的書,就開始了。

一邊壓腿,一邊背書,仿佛又回到了剛開始練舞蹈的那段時候,每天晚上總要把自己折騰的疲憊不堪,想要倒頭就睡。

運動完後的感覺總是那麼酸爽,也讓人格外清醒,這個時候的桐城已經進入寒冬,靜悄悄的夜晚連月亮和星星都被凍的找不到了,隻能聽到西北風呼呼吹過的聲音。

伴著那呼嘯的北風,楊柳打開卷子,開始做題。

吳彩雲和楊老頭年齡大了,晚上看電視都是一邊打盹一邊看,等到楊柳回來就打著嗬欠早早睡了。

楊愛民要麼就去丈母娘家住,要麼就在外麵四處跑,回家一趟也是恨不得一頭紮到床上,覺都不夠睡,哪裡知道楊柳每晚熬到了半夜。

楊柳的小臉肉眼可見的瘦了下去,原本肥嘟嘟的雙頰,現在也瘦的可以看到尖下巴,吳彩雲看到心也酸了。

每天都忙忙碌碌,日子似乎又過的飛快起來。似乎轉眼間就到了期末考試,當老師宣布楊柳的好成績時,所有人都毫無訝色。就連許洋也一臉鎮定,誰叫幾次測試楊柳的成績都穩居第一,楊柳的分數超過第二名的他足足二十分。差一分也許許洋還能有鬥誌,但是回回差20分就讓許洋連爭的心思都沒了。

甭管考多少分,反正是放假了,大部分人心裡都挺高興,寒假嘛,挺讓人期待的,可以四處拜年最重要的是能領紅包,話說隨著年齡越來越大,紅包可是越領越少,扳著指頭數一下,也沒幾回了。

“爸說了,今年給我發一百,二叔發五十,小叔大方,我說爸發一百,小叔指定也給我發一百,還有大姑,最少也得是五十吧,還有奶,姐,”楊依依扳著手指頭數了一下,想想不對,趕緊說道,“奶給你發多少姐你到時跟我說下。”

張麗走在楊柳的另一邊,看著楊依依那算計的模樣,被逗得哈哈大笑。

“依依,你怎麼跟個老太太似的,還一根根手指頭數,再說了,你奶還能給你和你姐發兩樣啊,你也太較真了!”

“麗麗姐,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我一年的零花錢都要在壓歲錢裡出,我不得精打細算些?”楊依依才不怕人笑,振振有詞的說道。

“我奶可偏心了,對我和我姐就不是一個樣,”楊依依老氣橫秋的說,“我姐是我奶的寶,小鵬是我媽的寶,隻有我,”她把手一攤,“爹不疼娘不愛,可憐巴巴呀!

“得了吧,你還叫屈,輪得著你嘛!”張麗才不上當。

楊依依得意的像個小鴨子似的格格笑了兩聲。

楊依依左顧右盼了一下,確定周圍沒人,這才半是炫耀的說道:“姐,麗麗姐,你們有沒有喜歡的男生?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們。”

張麗好奇的看著楊依依,眼睛眨巴眨巴,等著她說。

“我——矮油,羞人死了!告訴你們你們可要替我保密呦!”楊依依頗為神秘的說。

“我們班好多男生都喜歡我呢,他們都追求我,還有人送我禮物,我現在都不知道怎麼辦了!”嘴上說煩惱,可看楊依依的表情可不是那麼回事。

張麗瞪大眼睛。

楊柳也回過神來,看著楊依依。

“你還小,不能早戀。”楊柳一本正經的說道。

“切——”楊依依不屑的看了眼楊柳。

“人家送你的東西你不要收,想要什麼咱自己買。”

“姐,我沒收到啥好的,唉!你怎麼思想這麼老舊,誰說現在就不能談戀愛了,那都是老師想哄著我們學習說的屁話,是怕我們都不好好學習到時沒有獎金拿。”楊依依眼睛翻了翻。

“我們班的好多同學都偷偷搞對象,我就不信你們班沒有!”楊依依的這句話說的斬釘截鐵。

看著楊依依一臉自得的說著這些話,楊柳不由想到前世楊依依也是早早的學彆人搞對象,不好好學習結果連個高中都考不上,最後隻能去上職中,後來更是早早嫁人,雖然條件不錯,人品可真不咋地,沒有一點責任心,成天就知道玩,動不動還勾三搭四的,也幸虧楊依依潑辣,才管得住,不然家早都散了。

“彆人是彆人,你是你,彆人做什麼你就要做什麼嘛,那彆人考第一你怎麼不學?”楊柳努力壓下那口悶氣說道。

“考試好有什麼了不起,你拽什麼,媽都說了,女孩子還是要找個好人家才行,從現在開始慢慢找都有點遲了。”楊依依這麼大的孩子,正處於青春叛逆期,好好說話都想懟人,何況楊柳的話是她最討厭的學習論,放下就不服氣的說道。

“媽說,媽說,媽說的就一定對?我看不是媽那樣想,是你那樣想對不對?”楊柳氣壞了。

“我這樣想有什麼不對,那些男孩子喜歡我又不是我喜歡他們,你那麼厲害怎麼沒人喜歡你?”

“你看不上我,覺得我討好彆人,你難道不是?你敢說你那麼刻苦學習不是想著讓彆人喜歡你,媽就看不上你那樣,說你裝,我還不信,哈!看來是我錯了,就這,你還笑話我!”楊依依不甘示弱。

楊柳臉色發白,楊依依的話一下子戳中她的內心深處,她那麼刻苦,那麼努力,說白了並不是源於喜歡,她似乎隻是希望通過刻苦和努力讓彆人喜歡,讓彆人覺得她有可取之處,不是那麼平凡。

楊依依看著姐姐臉色蒼白,一副快哭了的模樣,也有點吃驚,不由後退一步,然後噠噠噠的跑了。

張麗站在旁邊,臉上露出幾分尷尬,人家姐妹倆吵架,她也不知該怎麼勸,弄不好裡外不是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