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七章 那玩意難以下咽(1 / 1)

加入書籤

五十多平米的倉庫房內。

楚月全神貫注凝視著這一條從自己腰後生長出來的虎紋尾巴。

這條尾巴是可能找到自己為何變成這副模樣的關鍵線索。

可是,有關於昨天發生的一切,他記憶中隻停留在被昨天夜裡被那名不知姓名的年輕女人強行灌入藍色液體而已,至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他一無所知。

楚月鬆開了這條無法從中推理出真相的虎紋尾巴,垂下頭來觀察自身,唯獨發現全身上下隻有上身的這一件短衫破了口大洞和沾染了大量鮮血,血液已經凝固呈深紅色,說明時間不會低於兩個小時。

從短衫破了一口大洞和沾染大量鮮血的情況來看,楚月認為自己的腹部可能被捅穿過,至於為何腹部沒事,難以圓其說,不過在末日時代,什麼東西事情都可以圓其說就有怪了。

楚月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倉庫房,破爛不堪的機器設備連成一片倒戈在地,這些機器設施的外鐵部分被溶解成塊狀物,內裡的電路有大麵積焦黑的痕跡,粘稠的藍色液體少有的散布在房間的角落,那名年輕女人手裡緊緊抓著一個銀色密碼箱死在當場。

這名女人死前頭磕在了牆壁上,從牆麵留下一條長長的明顯的鮮血拖痕可以精準的判斷出來她那時候是已經死期將至。

楚月蹲下身子去嗅著這名年輕女人的體香,一股微妙的花香水味和一股子屍臭味纏繞在一起吸入鼻孔中,這不得不讓他捏住了兩側鼻翼急忙閃開。

“好臭的味道。”楚月感覺到體內一陣惡心,若非想要了解昨天的情況他絕對不會在這個女人麵前逗留一分一秒。

緊接著,楚月強行將這名年輕女人翻身掀了起來,目的是為了探索這名女人身上隱藏起來的秘密。

畢竟她身穿著酷似科學家一樣造型的服飾,而且來路不明,臨死前說了一句令他感到莫名其妙且駭人的話。

“死了還要脫掉你的衣服,我...我可不是為了貪圖美色哦,抱...抱歉了!”楚月利索的脫掉這名女人身上的白大褂和內衣褲。

當這名女人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楚月的麵前時,他很快就驚人發現這名年輕女人裸背上印刻了兩個具有西幻風格的魔法陣印。

左邊陣法標記有點像是鐮刀。

右邊陣法標記有點像是鐵錘。

楚月仔仔細細裡裡外外的瞪大眼看了一遍,還是完全看不懂其中的含義,接下來再把她翻了個身看來一遍以後發現除了有女人該有的特征以外彆無異樣,最後以紳士且有禮貌的方式將內褲和罩罩重新換了上去。

至於那一件銀色的密碼箱子,楚月可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強行將她發硬的指頭掰彎了才取出來的。

密碼箱並沒有設置密碼,或許是來不及設置密碼,隻有兩個箱子兩角加裝了兩個扣子,輕鬆拉起扣子之後,楚月迫不及待的將箱子裡的物件呈現在眼中。

一本厚重的書。

一枚黑色的戒指。

楚月先拿起了厚重的書,書封表麵是硬板且有燙金雕琢,細節很是豐富,翻開了幾頁以後,發現隻有第一頁界麵有一幅以抽象方式用藍色筆畫出來的老虎圖,其它頁麵全然一片空白。

楚月再拿起了箱子裡的最後一枚黑色戒指,圍繞戒環的是常青藤的雕刻點綴,除此之外並沒有任何特色,而且金屬質感十分粗糙,在他戴上左手無名指上的第一感受就是如此。

“我記得昨天從一樓底下傳來可怕的躁響,那頭大老虎應該有追來才對,怎麼現在這麼安靜呢?”楚月看了眼倉庫內發現沒有彆的線索,拿起了厚重的起身從內往走廊方向走。

剛要踏出門檻,發現左腳粘黏了一些稀碎的白色物體,他拔取以後捏了捏,細細斟酌猜想是什麼東西時,嘴裡溢出了唾液,肚子猶如潮水般翻流滾動,饑餓感傳遍了全身,手不由自主地將這些白色碎狀物往嘴裡塞。

就在要完全放入嘴裡麵的時候,楚月頓時驚醒,立馬將這些東西丟在了地麵上,心臟莫名跳的飛快,不禁自言自語道:“什麼嘛,肚子餓了連這種玩意都想要吃了,看來必須下樓找些零食來吃呢。”

楚月沿著走廊往樓下走,當發現樓梯道被摧毀壓在了陳列櫃上,各種食品物件紛亂散落一地,這不由得他想到昨天那頭大老虎應該有上來二樓襲擊的可能,但是現在的他身上沒有少一塊肉,反而還長出了一條尾巴,實在是太奇怪了。

嘰裡咕嚕......

這個瞬間,楚月肚子發出了回響,雖然沒有人,他卻還是不禁紅了臉,還是決定先把肚子給填飽再說,然後他找準了其中一個落點較好的陳列櫃,鼓起了勇氣跳來下去,這也是他半年以來做的最完美的一次著地。

隨後,他從陳列櫃上落在了結實的地麵上,一眼掃過去,全是自己喜歡吃的零食,從這條道到儘頭,還有豐富的肉類,如果運氣好的話還能晚上架火燒烤,想到這裡他就已經興奮不已,隨手先拿起了一包薯片,不受因為沒付錢而帶來的負罪感製約,扯開了包裝袋以後伸手取出了一片。

“青瓜味的薯片才是最好吃的。”楚月說完,喜笑顏開地將手中的薯片塞進嘴裡。

一口咬下去之後,楚月突然感到一陣惡心,腹部倒流,瞬間從腸道逆流衝出一團嘔吐物,整個人虛而無力的載倒在地麵上,再次看了一眼以為下了毒藥的薯片,隻是看一眼,腹部奔湧的就愈發劇烈,他強行的捂住嘴巴,痛苦到的眼淚不禁狂流。

“好難吃啊,為什麼會這樣...?”楚月完全想不明白。

這時候,二樓突然傳來嘎吱嘎吱不停作響的腳步聲音,當他忍受著惡心犯嘔,扭過頭去看的時候,那一名年輕女人已經化身為喪屍,倒掛在斷梯處凶怒的瞪向自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