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380 躲不過的厲家,通敵叛變的姐姐(3更)(1 / 1)

加入書籤

家教?陸時淵此話一出,蘇呈先是愣了下,後來轉念一想。大學生出來兼職,做家教的比例相當多。在燕京,一對一輔導課業通常是按小時計費,解決自己生活費是不成問題的,這也是大部分學生的選擇。“去哪兒做家教?”蘇呈詢問。此時,一直沒說話的厲成蒼開口了:“我家,輔導我堂妹。”蘇呈:“……”而此時,包廂的燈,忽然全部熄滅。一如此時蘇呈黑暗的心情。滿腦子都是:我死了!最近厲成蒼並未找他做什麼錯題或者試卷。蘇呈還想著,某人是不是良心發現。加之生日將至,蘇呈度過一段時間的歡樂時光,沒想到……他居然在這裡等著他!這次不是做試卷,比之前更絕,居然要讓他正麵輔導。他此時最後悔的是:讓陸時淵幫自己留意兼職。那時候,他這腦子絕壁是被門給擠了,被驢給踢了。全部燈都熄滅,包廂內光線暗淡,伸手不見五指,引起了一點小小的騷動。隨後,門被緩緩推開,伴隨著生日快歌響起,許陽州推著三層蛋糕進來,上麵插著蠟燭,微微將房間照亮……卻怎麼都照不亮此時心如死灰般的蘇呈。他原本亢奮的小心臟。已被直接拍死,再也蹦躂不起來,嗨不動了。“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包廂內,同學們也跟著起立哼唱。一瞬間,好似全世界的快樂都再也與他無關。幾個室友推搡著將蘇呈拉到了蛋糕麵前。“彆愣著,許願。”蘇羨意笑著看他。“我的願望是不想當家教。”蘇呈完全是脫口而出,而後又補充了一句,“我是怕耽誤她高考。”黑暗中,厲成蒼說道:“你是不是不知道,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蘇呈:“……”言外之意:他必須得去!滿屋子都是笑聲。蘇呈差點哇的一聲哭出來。他雙手合十,滿腦子都是去厲成蒼家裡做家教的事。大腦一片空白,也不知該許什麼願望。乾脆許願:【希望厲家的小堂妹能考上大學。】如果真的去厲家做家教,蘇呈自然希望,自己教出來的學生,能夠順利考入理想學校。若不然,厲家人怕是會把他吊起來打吧。蠟燭吹滅,滿屋子的燈打開,蛋糕上還點綴著他喜歡的大奔圖案,看得出來,許陽州也是用心準備了。“弟弟,生日快樂啊。”許陽州拍著他的肩膀。“謝謝陽哥。”“你剛才說什麼做家教?”“厲大哥讓我去輔導他的堂妹。”許陽州愣了下,壓著聲音說,“弟弟,希望明年這時候,哥哥還能給你過生日,那我就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吧。”“……”切蛋糕時,蘇呈給厲成蒼斷了一塊最大的。奶油多,上麵還有水果和巧克力。衝著他,笑著討好:“哥,我沒輔導過彆人,沒有經驗,你的堂妹又是在高三關鍵期,我怕耽誤她,您要不找彆人?”“我相信你。”“哥,我……”厲成蒼伸手,從口袋拿出一張紙和一張卡遞過去。白字黑字,打印著四個字:【聘請合同】“這是?”蘇呈懵了。“我覺得還是落實在合同裡比較穩妥,我對她成績應該提高多少沒有太多要求,你儘力就好。”厲成蒼說著,指著卡,“為了表示我們家的誠意,卡裡有6000,一千是我送你生日禮物,另外5000算是預支的工資。”“你如果後期覺得實在不行,再告訴我,我們再商量後續該怎麼辦。”……此番種種,倒是搞得蘇呈有些為難。他看向自家兩位姐姐。求助二人幫忙。蘇羨意正在給自己的同學分發蛋糕,沒理他;至於蘇琳,蘇呈衝著她擠眉弄眼,希望她解救一下自己。結果蘇琳卻說:“厲警官跟我打過招呼了,我同意了。”蘇呈腦子“嗡——”得一下就炸了!怎麼自家姐姐和厲成蒼還私下達成一致了?簡直是胳膊肘往外拐啊,你不知道他多可怕嗎?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通敵叛變啊。陸時淵笑著看他,“小呈,我的生日禮物,你好像不太喜歡啊。”“沒有啊。”蘇呈勉強從嘴角擠出一絲微笑,“我特彆喜歡,喜歡的快死掉了!”厲成蒼:“那你在合同上簽字吧。”“……”——關於做家教這事兒,還得說到十幾分鐘前。蘇呈出去給蘇永誠打電話,許陽州也去弄蛋糕了。蘇羨意看向陸時淵,“二哥,你給小呈準備了什麼禮物?”“我想送他一點特彆的。”“特彆的?”送禮嘛,如果對方缺什麼,正好能送他那樣東西,自然是絕好的。蘇呈曾明確告訴過他,自己想賺錢。加之他揣測過厲成蒼的想法,隨即看向他,主動提議,“成蒼,你家小堂妹最近功課怎麼樣?”“什麼意思?”“我給他找個家教吧。”聽到這話,熟悉厲家的幾人紛紛看過去。厲成蒼摩挲著保溫杯,“誰?”“蘇呈。”蘇羨意傻了眼,二哥居然真的這麼做了?這禮物……還真是特彆!厲成蒼神色未動,“你能替他做決定嗎?”陸時淵沒作聲,卻看向了蘇琳。全場,可以替蘇呈答應的,大概隻有她。畢竟,蘇呈怕她,很聽她的話,蘇琳如果開口,他幾乎不會拒絕。蘇琳從蘇羨意口中,了解過一部分厲家的情況。世代軍警,作風正派,家風嚴謹。她原本就擔心,某人18歲生日一過,成年後,又遠離家裡,就會開始放飛自我,本就是個會惹事的性子,再無人約束,豈不是要反了天?如果他能去厲家,最起碼不會做出闖破天的事。有可能在厲家時間長了,耳濡目染,還能糾正他以往略顯浪蕩懶散的性格。“姐,你怎麼想?”蘇羨意坐到蘇琳身邊。“我覺得……”蘇琳將自己的想法與她說明。蘇羨意仔細一想:有道理啊!有厲成蒼盯著,以後壓根不需要擔心蘇呈會惹事了。他這性子有人約束也挺好。所以陸時淵這提議。不僅合了厲成蒼的意,也讓分外蘇琳滿意。雙方一拍即合。當蘇琳點頭時,厲成蒼隨即從口袋拿出合同,讓她與蘇羨意過目。所有人:“……”你居然連這種東西都準備好了,那你剛才裝什麼玩意兒?陸時淵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做對了什麼,又好似做錯了什麼……內心五味雜陳。這才有了後來發生的事。蘇呈本以為,兩個姐姐會是他堅強的後盾,結果……早就把他給賣了。生日宴,所有人都很高興,好像隻有他吃著蛋糕,顧影自憐,就連室友故意把蛋糕抹在他臉上,某個孩子都提不起興致。當他簽下合同的一瞬間。覺得自己好像簽下了賣身契。厲成蒼心滿意足收好合同,並且告訴他,這有法律效力,他又是成年人。意思就是:他逃不掉了!“你在看什麼?”謝馭看向陸識微。“小呈這孩子真的挺可愛。”“蛋糕怎麼沒吃?”“沒什麼胃口。”“你最近吃得都不多。”“我有嘛?”陸識微最近食欲確實不佳,她的目光忽然與自家弟弟相遇,他忽然笑道:“姐。”“嗯?”陸識微用叉子挑了個蛋糕上點綴的黃桃果肉。“你那個朋友去檢查了嗎?”陸識微手指一抖,黃桃從叉子上滾落,又掉入盤中。“什麼朋友?”謝馭問得漫不經心。陸時淵伸手摘了眼鏡,低頭擦拭。視線漫不經心從自家姐姐身上掃過。陸識微拿著叉子,正衝他勾唇微笑,隻是手腕一轉,手中的鋼製叉子,卻惡狠狠地,插入了蛋糕裡——------題外話------今天更新結束~這波操作,到底是誰坑了誰?弟弟:全世界坑了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