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九十一章 特殊差事(1 / 2)

加入書籤

犧牲?意思就是讓一個人主動讓出手裡的商號了?

管家張福的話才剛一說出口,對麵的那三位大掌櫃便忍不住大吃了一驚,麵麵相覷了起來。

好半晌,周老爺子在經過了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之後,第一個開口表態道:“自打老太爺成立萬聚商號之日起,其就肩負起了整個李家的人才儲備和後勤保障之責。所以你們說老夫貪婪也好,自私也罷,老夫是絕不會允許把萬聚商號拱手讓人的!”

話音未落,還沒等李信表態,一旁的於德祿也忍不住說道:“少東家,想當年老太爺來到上海的時候開的第一間商號就是我們久大,直到今日我們久大每年的效益也都是所有商鋪裡最高的,即便稱之為咱們李家的根基也毫不為過,倘若要是就這麼將它犧牲掉的話,恐怕不光是我,李家上下任何一個人都不會答應的吧?”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便全都落在了劉霄的身上。

而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那劉霄竟然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主動對李信說道:“少東家,我覺得周老和於掌櫃說的都十分在理,倘若果真如您所說,必須要犧牲掉一個商號的話,那就選我的洞庭山商號吧!”

“啪!”劉霄的話音未落,周老爺子便猛地一拍桌子,“你!劉掌櫃!你知不知道自己再說什麼?”

一旁的於掌櫃也立刻幫腔,“就是!你又不是不知道為了洞庭山商號,大小姐花費了多少心血,你這麼做,對得起把你一路從學徒提拔上來的大小姐嗎?”

然而麵對其他兩位掌櫃的訓斥,劉霄卻攤了攤手,“若非如此,那你讓東家和少東家他們怎麼辦?跟日本人死磕到底嗎?”

“這個……”一句話便讓周、於兩位掌櫃說不出話了。是啊,要是三人都不肯讓步的話,難道還能跟日本人撕破臉皮嗎?

可即便如此,兩人的臉上卻依舊寫滿了不甘。

而就在書房裡的氣氛便得越來越壓抑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李信卻突然拍起手來,頓時就讓那三個掌櫃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三位掌櫃不愧是我李家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啊!我李家能同時擁有你們三位時刻為李家著想的大掌櫃,想必爺爺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應該能夠瞑目了。實話跟你們說罷,剛剛福叔說的要犧牲掉一個商號及其相關產業什麼的,全都是我編出來的,根本就沒那回事!”

聽李信這麼一說,那三位大掌櫃才齊齊地鬆了口氣,然而還沒等他們把這口氣喘勻,李信卻突然猛地話鋒一轉,“不過,雖然我說要犧牲一個商號是假,但是想要對其中一個商號進行改革的想法卻是真的!而通過三位剛剛的表態。也讓我最終決定對洞庭山商號進行改革,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這個……那不知少東家您打算要如何進行改革呢?”沉吟了片刻之後,三人中資曆最老的周老爺子便忍不住一個開口問道。

“先對洞庭山商號原本的業務和相關產業進行產業結構分離,隻保留原本的對外貿易和運輸生意,然後在將這部分的生意連同洞庭山商號的名頭主動劃分到伊藤文昭的妹妹伊藤美佳的名下。”

此話一出,於掌櫃便忍不住問道:“少東家,您剛剛不是說日本人沒有盯上咱們李家的產業這回事嗎?可您怎麼還要主動將自家的產業拱手讓人呢?”

不想話音未落,不等李信開口,一旁的劉掌櫃便替他解釋道:“於掌櫃,我想少東家此舉大概有兩個目的,其一就是鞏固跟日本人的關係,任誰平白無故地得了那麼大的一個產業都會念咱們少東家的好的;這第二嘛……我猜應該是為了獲得日本人的庇護,畢竟隻要把商號劃歸到那個日本女人的名下,那咱們今後就可以打著日企的名號對外貿易和運輸了。”

聽他這麼一說,其他兩位掌櫃才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怪不得少東家剛剛說要先分離洞庭山商號其他的產業之後再……等等!”話剛說了一半,周老爺子便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剛剛被自己忽略了的一個細節,於是便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少東家,您該不會早就決定要對洞庭山商號進行改革了吧?”

聽了周老爺子這一番話,其他兩人也才猛然反應了過來,緊接著便不自覺地對李信佩服了起來。

老實說,在此之前,那三個人雖然一口一個少東家地叫著,但由於自己打小就沒有經商的天賦,要是就這麼貿貿然地說出自己的意見,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會遭到那三個人不約而同的強烈反彈,正因如此,李信這才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巧妙地把自己想要改革洞庭山商號的想法說了出來。

而在短暫的驚訝過後,那於掌櫃便忍不住搓著手繼續追問道:“少東家,那請問從洞庭山商號裡麵分離出去的產業該如何處置呢?”

“我說於掌櫃,你光手裡的聯名商鋪都已經不下五十家了,怎麼還惦記上了那些產業呢?那些產業是從劉掌櫃的商號裡分離出去的,自然也還應該交由劉掌櫃來打理才是啊!”

然而話音未落,李信就立刻否定了周老爺子的這個想法,“不,分離出來的這些產業我準備讓一個新人負責打理,就辛苦周老你從櫃上的那些後生中挑一個出來負責打理好了。”

“啟用新人?不得不說少東家您在這一點上倒是挺像大小姐的!”周老爺子聽了頗為感慨地說道。

而一旁的於掌櫃則似乎更關心劉霄的去向,“那……敢問少東家,劉掌櫃呢?”

“你說劉掌櫃啊!我自然另有安排。”

聽李信這麼一說,周、於兩位大掌櫃便立刻會意,很是識趣地起身說道:“既如此,那我們兩個就先行告退了!”

李信則點了點頭,“福叔,替我送送兩位大掌櫃。”

很快,偌大的書房裡就剩下李信和劉霄兩個人了。

“劉掌櫃,現在這書房裡就隻有我們兩個了。所以我直說了,我這有份十分艱苦的差事想交給你,不知你願不願意接受呢?”

“少東家有命,劉霄自當遵從。”

“彆那麼快就答應,我還沒說是什麼差事呢!”

不想話音未落,劉霄便笑了笑,“就算少東家您不說,我也能猜到是什麼差事了。”

這話聽著倒是新鮮,於是李信便饒有興致地問道:“是麼?那你倒是說說我想交給你的是什麼差事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現在所處的情景跟當年的何老掌櫃應該差不多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