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5章 真相(五)(1 / 1)

加入書籤

慕文渝垂了垂眸,“楚氏難產那年我隨世子爺在遂州外放,哪裡知道府裡的事情,又如何曉得大嫂竟然害死了楚氏和那小侄兒。”

眉梢不緊不慢的抬了抬:“退一萬步說,就是我藏了穩婆又如何?繁漪是要做我兒媳婦的,我為她的生母查清死亡的真相,倒還錯了麼?姚家再是位高權重,我晉元伯府有著爵位,倒也不屑去威脅人家什麼。慕家更彆說了,我的娘家,我若是有所求,哥哥還能不幫我麼?”

繁漪掀著嘴角,為她鼓掌:“皮厚、心黑,果然不要臉!”

慕孤鬆隱在寬大袖子裡的手緊緊捏著中衣的衣袖,看著地磚上被月光投下的枝影搖曳,幽深的目光幾乎與夜色漫成一片,“當初、楚姨娘是否胎位不正?”

穩婆往他身後看了一眼,點頭道:“是。”頓了頓,主動說下去,“原本是可以調整胎位的。隻是您府上的夫人說了,她什麼都沒聽見,我也什麼都不知道,姨娘死不死的都是天意。還說姨娘的包衣是一定下不來的。”

“大老爺!大老爺!我是已經把情況告訴了你家夫人的呀!她不讓我去調整胎位,我也、我也沒殺人啊!最後也不是我接生的,便放過我吧!”

姚氏憋在心口的一口氣泄了下去,頹然倒在椅子裡。

楚老太太緩緩站了起來,麵上淡淡,好似無驚無怒,卻是忽然反手一個耳光甩到了姚氏的臉上,“毒婦!姚家真是養了個好女兒!”

姚氏遭連翻驚嚇,神魂虛遊,原就氣虛著,猝不及防被甩了一耳光,直接從椅子上跌了下去,麵上是一個清晰的掌印。

姚聞氏驚了一跳,忙扶了姚氏起來,怒道:“楚老太太你彆太過分了!”

慕雲曦喊了一嗓子就要往楚老太太衝去,“你這老婦人欺人太甚!我娘是閣老府的嫡長孫女,你是什麼東西,不過就是低賤妾室的娘家,你怎麼敢動我娘!”

老太太身邊的女使卻是個有孔武有力的,一把便將人推開了。

楚大太太冷喝了一聲“放肆”,將婆母護在了身後。

楚老太太掀了掀嘴角,冷厲道:“如何?還想把我也殺了不成!我倒要看看,你們姚家是不是有這個能耐把我楚家滅了門去!我的女兒做了妾室,是她喜歡她的丈夫,我這個做母親的成全她的感情,而不是我楚家低微到隻能讓女兒給人做妾的地步!”

“真當我楚家沒人了麼!”

姚聞氏心頭一跳。

楚家不是普通的商戶,是皇商。

楚老太太幾乎每年都能進宮見到皇後和太後,若是她們在貴人麵前提了一嘴,姚家即便不受訓斥,總是在貴人的心中留了惡毒的名聲,家中的兒女恐都要收牽連。

她怎麼忘了,楚家不是二十年前的宛平楚家,而是大周數一數二的大商楚家啊!

楚大太太扶著婆母,給她順著氣,睇著姚聞氏和姚氏道:“你殺我姑姐之時怎不說自己過分!姚家,哼!出身再高貴,也由不得你們如此囂張!今日之事未曾通稟了京畿衙門依然給了你們姚家臉麵,你們也不要得寸進尺了!我母親還輪不到你們來橫眉怒目!若是不服氣,現在就去姚家叫姚閣老自己來評個公正!”

慕雲曦不懂家族背後的利害關係,還帶叫囂,卻叫慕雲歌一把拽住,“嘴口!”

即便已經入仕,到底年輕,麵上也是掩不住的青白交錯,對著楚老太太一禮,“此事終究家母有錯在先,隻是好歹看在父親的麵上,請您息怒!”

楚老太太沉長一籲,出了靈堂,在慕孤鬆的身邊停了停,“這就是你承諾我的,會護好蕊姐兒!護好她的孩子!”

說罷,攜了楚家人便離開了。

慕孤鬆麵皮一緊,似乎嚴密的麵具碎裂了一隙破綻。

繁漪站在大門口看著外祖母和大舅母離開,這些年她們雖都在京城,卻相見的機會不多,而楚家也正努力紮根京城,原以為外祖母便是為了大舅舅的仕途也會忍下這些已經發生了的事,至少大舅母不會參與進來。

沒想到她們來了,還管了。

隻可惜,趙媽媽對慕文渝實在忠心,叫她躲過去了。

望月微微一歎,“也好,起碼阿娘的死揭開了,姚氏也戴不了她慈愛嫡母的麵具了。”

在琰華身邊坐下,歪頭靠在他的肩上,“殺我的人沒有真的被揭發出來,不過沒關係,我不會輕易放過她的。驚懼而死,也是個不錯的結局。”

“琰華,謝謝你。”

“南蒼,謝謝。”

琰華摸了摸左側脖頸莫名又冒出來的雞皮疙瘩,看了身旁的位置一眼,起身淡淡去了清華齋。

繁漪也不想聽了,拖油瓶似的跟著琰華走了。

後麵的戲碼大抵也演不出什麼來了,趙媽媽一死,便也沒人去指認慕文渝了。

不過,慕文渝即便解釋的再是淩然大義,卻也抹不掉旁人對她的疑影兒了。慕孤鬆好歹做了幾年的父母官,這點兒推測能力還是有的。

往後許漢傑想要靠著這個嶽家,怕也是不能了。

高門大戶的內裡從來臟汙,律法對他們沒有那麼多的約束力,也沒辦法把真相還給每一個人。

能到這一步,也算是達成了目的了。

雖說這一切是在外人麵前揭破的,好歹看在姚閣老和晉元伯的份兒上,倒也沒有人把事情往外了去說。隻是那日來慕家看熱鬨的百姓聽了袁媽媽那一嗓子,便要免不得一通猜測,到底是誰指使了她去殺慕四姑娘了。

然而慕家、姚家和楚家,打開了慕家的那扇大門,在明麵上還是十分和睦的。

都是修煉了半生的狐狸,不會為了已經無法挽回的人撕破麵皮的。

姚氏下毒手在先,那一耳光打了便打了,姚家更是沒有理由去擺什麼高姿態來追究什麼了。甚至主動出麵為在都轉運使司任職的楚家大爺去吏部疏通了關係,推薦了刑部左侍郎的位置。

楚老太太和楚大爺自然也不會拒絕,上下銀錢打點了一番,又有高門的親家從中推波助瀾,很順利成為了正三品的大員。

繁漪想著,這樣也挺好,至少她們的死也不是沒有半點好處的。

那一晚的深夜裡,袁媽媽和她的孫子被埋在了亂葬崗,卻無人在意,卷在竹席底下的不過兩身破衣爛衫而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