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2章 玉簪記(一)耳光要成雙(1 / 1)

加入書籤

一把拽開晴雲,撩起了幔帳,陰陽怪氣道:“姑娘趕緊起來,給嫡母請安可是庶女的本分,不過咳嗽了兩聲就不氣請安了,姑娘對夫人的小心可是淺薄的很。”

說著又伸手推了繁漪的肩膀一下。

晴雲嚇了一跳,趕緊拉住了她,“晴天姐姐還是出去等著吧,我伺候著就行了。”

晴天斜了她一眼,撫了撫蝶戲牡丹的緞子衣裳,留了兩寸指甲的手指不客氣的戳了戳她的額角,留下兩道深深的指甲印,“你若做事利落些,還用我來操心著這些麼!你不過是三百錢采買進來的賤奴,我老子娘可是府裡的管事,我與你雖同是大丫鬟,可到底是不一樣的,難道還讓我事事替你辦妥貼了麼!”

晴雲摸了摸生疼的額角,嘴角動了動:“是,我知道了。”

繁漪緩緩下了床,光著腳丫子站在床前的踏板上。

晴天斜了她一眼,嗤道:“姑娘終於肯起了?還當姑娘這咳嗽一輩子都好不了了呢!”

繁漪朝她招招手。

晴雲趕緊走了過去,“姑娘有什麼吩咐?”

繁漪拉開了她,澹笑著又朝晴天招了招手。

晴雲瞧她被自己這麼說著還能笑的起來,便是愈加得意了,不緊不慢的走了去過,“姑娘想要什麼跟她們說……”

繁漪笑吟吟掃了她一眼,反手就是一個響亮的耳光過去:“這一耳光告訴你,我是老爺子做主記在族譜上的嫡女。”

在她還未回過神時又是一耳光,“這一耳光是告訴你,我是主子,你還不配跟我推推搡搡的。”

兩個耳光是下了狠手的,晴天被打的耳朵裡一陣陣嗡嗡響,跌在淺棕色的地毯上一時間站不起來,兩邊的臉頰上是清晰的五指印,“你敢打我!我娘是……”

繁漪甩了甩通紅的手,吹了吹,截斷了她的話:“你娘是奴婢,你也是!”緩緩在床沿坐下,居高臨下的睇了她一眼,“再有臉麵,依舊是奴婢!一樣下賤!”

晴天被恭維拍馬慣了,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折辱,掙紮著站起來,齜目欲裂的瞪著繁漪,“不過是個下賤庶女,還當自己是個人物了,你給我等著!”

繁漪指了指木椸上的杏色地兒繪山川景致的衣衫,示意晴雲更衣,看都不看晴天一眼,隻冷笑淡道:“我等著,看看你們要如何將我生吞活剝了。”

看著晴天怨毒的眼神,晴雲擔憂道:“姑娘,這樣您會吃虧的。”

繁漪不過淡淡一笑:“怕什麼,這兩年吃的虧還算少麼!”

姚氏把她的院子安排在了自己的觀慶院附近,一來好監視,二來也是為了更好的隔離她與老夫人,對老夫人那裡也有個好說頭,為了方便照顧她。

所以這個院子倒也十分寬敞。

看著晴天頂著那樣一張臉出去,那群丫頭早就嚇的都躲起來了。

晴雲去廚房端了茶水過來,雙手有些抖,茶盞“磕磕磕”的響個不停。

繁漪接了茶,輕輕撥弄著水麵上的浮沫,淡淡道:“自己都不想挺起腰杆兒,那便一輩子做個沒出息的人。待會你自可一句話都不說。”

手臂上一刺一刺的痛提醒著晴雲,已經開始了,沒有回頭路。

晴雲咬了咬牙,梗了梗脖子道:“奴婢、奴婢知道該怎麼做,不會叫姑娘失望的。奴婢沒有人依靠,隻能依靠姑娘。”

繁漪微微一笑,呷了口茶水:“去讓人把晴天的東西收拾出來,其他人都去院子裡候著。再找個小丫頭去老夫人院子一趟請閔媽媽過來,便說我我這裡得了匹雜珠的料子,正合適媽媽穿,請她來瞧一瞧是否喜歡。”

“是。”晴雲應聲出去辦事。

院門口的桂花樹是她搬過來的時候栽的,院子裡的丫頭伺候人疏懶,卻都是侍弄花草的好手,兩年時間竟打理伺候的比人還要高了。

一簇簇嫩黃的花朵映著翠綠的葉,在一片晴明舒朗的好似一汪空明積水的沉靜中,桂子的清鬱香味悠蕩在鼻間。溫暖的光線從樹葉的間隙裡綽綽落下,斑駁了一地的如星光熠熠。

光影搖曳,繁漪有些恍惚,到底那幾年裡不過是一場提前預知的夢,還是當真做了一場“鬼”了。

隻是太真實,真實的叫她連“法力”這樣虛無縹緲的東西都信了。

晴雲讓婆子把箱子抬到了門口的台階下:“姑娘,東西都收好了。”

打開了箱籠從裡頭拿了支簪子放到繁漪的手邊,“收拾的時候發現了這支簪子,似乎是姑娘的。倒是沒見姑娘賞了人,便來問一問。”

繁漪看了一眼,南玉如意簪,長長的流蘇下墜了一粒拇指麵大的圓潤明珠,“你的眼光很好,我不過拿出來看了眼你都記住了。”

晴雲麵上微微一紅:“新來了幾個小丫頭,怕是眼皮子淺見了好東西會生了貪念,奴婢總要當心些的。”

“姑娘叫奴婢們出來有什麼事?”外頭有一聲甜膩膩的聲音不耐煩的詢問了起來,“奴婢們可沒有姑娘清閒,還有活計要做的。”

繁漪動了動眉梢,不就是方才拍馬著晴天的一個麼?

晴雲看了眼主子的神色,捏著拳頭給了自己壯了壯膽,回頭板著臉道:“姑娘做事還用向你們交代麼!叫你們等著便安安靜靜的等著!姑娘平日裡待你們客氣了些,便忘了自己是什麼身份了!”

那丫頭瞥了瞥嘴,“晴雲姐姐倒是越來越會擺譜兒了,自己還不是個奴婢。晴天姐姐的老子娘可都是府裡的體麵人,她都不會這樣與我們說話。你又算什麼東西。”

妖妖嬈嬈的眉眼不屑的一撇,抬手一推,把箱籠給合上了,“碰”的一聲,驚的幾個年歲曉得丫頭如驚弓之鳥。

“晴天姐姐的東西你們還是不要亂碰的好,東西若丟了,可就說不清了。”

晴雲一怒,還未說話,門口便由高揚的女聲兒傳進來了,“到不知我女兒做錯了何事,姑娘要把她打成如此模樣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