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3章 玉簪記(二)教訓(1 / 1)

加入書籤

繁漪慢條斯理的吃著茶,眼皮頭不曾掀一下。

來人生的而一張飽滿的圓麵孔,眼角上挑,腳步停在箱籠邊上,嘴角微掀的看著明間首位坐著的繁漪,“怎麼,姑娘這是要把我女兒趕出去麼?”

繁漪擱了茶盞,甩了甩微微發燙的手。

懶懶倚著檀木交椅的扶手坐了會兒,才緩緩起身走到廊下,居高臨下的看著邵媽媽,澹澹兒一笑:“邵媽媽如今也可跟我稱了你我了?”

邵媽媽皮笑肉不笑的福了福身,“還請姑娘明示!”狠狠的一咬牙,“奴婢雖是下賤人,卻也在這府裡熬了二十幾年了,臉麵也是有些的。奴婢的女兒也不是誰想打就能打的。”

晴天瞪著繁漪,嘴角彎了抹不屑的笑意。

繁漪垂了垂眸,“哦?”

跨下了台階,對著晴天便是一個耳光,清脆至極的回響在庭院裡。

歪著頭對著邵媽媽挑了挑眉,不緊不慢道:“這個耳光的理由,就是她的老娘對我不敬。邵媽媽說的是啊,你可是府裡熬了二十幾年的老奴才了,是有些臉麵的,打不得。那隻好你的女兒替你受了。”

邵媽媽一把將女兒攬在了身後,眯著眼陰冷道:“姑娘待會兒到了夫人麵前最後是有解釋的話,否則今日這三個耳光奴婢總要你全數換回來!”

晴雲一驚,本能的就要往後躲。

腳跟撞在了小桌的桌腿上,撞得生疼,怔了一下,抬頭咬牙便大聲道:“邵媽媽你太放肆了!”

繁漪嘴角抿了抹沉然的森森笑意,分毫不動的看著她。

邵媽媽被那雙漆黑的眸子一掃,心頭莫名一震,那雙眼睛仿佛通向八百裡黃泉路,然而她的神色卻又是極邈遠的。

好似她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姚氏身邊的何媽媽大步進來,手裡撚著條灑金繡紅梅的帕子,一身降色的衣裳已銀線在衣襟和袖口繡了暗紋,陽光下一閃一閃著光芒,幾乎要迷人眼了。

她一把扯開了邵媽媽,對著一院子的丫頭嗬斥道:“都杵在這兒乾什麼,活計都不用做了麼!”

丫頭們一瞧姚氏身邊的人來了,便都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來,三三兩兩的散開。

繁漪撫了撫袖口的葡萄纏枝紋,語調不輕不重:“我讓你們走了麼?”

膽子小一些的丫頭婆子站住了腳步。

似方才說話的那些個大膽的丫頭頭也不回的走了。

繁漪嗤笑的看了眼何媽媽,幽幽道:“何媽媽果然是夫人身邊的管事媽媽,好大的威勢,我院子裡的人都隻聽您的了。我這個低賤的庶女啊,果然是人人可欺了。”

何媽媽微微一笑,“哪能啊!姑娘言重了,您可是夫人名下的嫡女呢!”

“哪兒不能?”繁漪抬手指了指正要回耳房的幾個丫頭,“您瞧,您不發話,我都使喚不了自己院子裡的丫頭了。還是說,我這個嫡不嫡庶不庶的姑娘在奴才眼裡都算不上主子,大可不必放在眼裡?”

微微一頓,笑盈盈的盯著何媽媽許久,一字一句道:“這些個人都是媽媽挑給我的,該不會就是媽媽這麼教她們的吧?”

何媽媽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她,見她臉上似乎多了幾分深沉之意,哪還見得謹小慎微隱忍樣子,眉心不著痕跡的攏了攏。

旋即一臉的誠惶誠恐道:“瞧姑娘說的,您自然是尊貴的。便是夫人也是真心疼愛您的呀!”回頭便對著那幾個丫頭叱道,“姑娘好性兒對你們客氣了,竟是半點都不將主子的話聽在心裡了!還不快滾出來給主子磕頭請罪!”

那幾個丫頭一聽都愣了愣,然後不情不願的出來,卻是強著不肯認錯磕頭的。

繁漪進了屋子坐下,順了順裙擺,衣衫上的水墨山川晃動了一抹壯麗的浮光美景。

讓晴雲給何媽媽搬了個杌子請了坐下。

緩緩道:“我年紀小,也不懂如何駕馭下頭的人,隻是您也瞧見了,這樣的奴婢放在院子裡實在叫人生氣,這煩您替我回了夫人,我這裡實不敢讓她們伺候了。”

那牙尖嘴利的丫頭掀了掀嘴角“切”了一聲,低低自語道:“走就走,誰愛伺候你似的。”

晴雲站在門口聽見了,抿了抿唇,對著屋子裡便重複了一遍。

何媽媽原是有話要說的,一下子便也說不出來了,剜了那丫頭一眼,轉頭看著繁漪含笑道:“四姑娘放心,既然是登不上台麵的,打發了也好,沒得杵在眼前叫您看了糟心。”

頓了頓,瞧了眼台階下的邵媽媽母女,“方才奴婢去廚房查看宴席要用的食材,瞧見那晴天丫頭腫著連在外頭哭哭啼啼的,到不知是出什麼事了,是不是這賤蹄子給姑娘氣受了?”

繁漪從青瓷盤子裡撚了顆果子在手中把玩,果子上還沾有水澤,透著水看著果子上的殷紅果色便多了幾分晶瑩剔透的感覺,果子順著纖長的指滾到掌心,是一陣沁涼的舒適。

晴雲掩在袖中的手不停的相互扣著手背,留下交錯的紅痕,肉眼可見的在微微顫抖著。

繁漪一鬆手,果子咕嚕嚕便滾到了門口,被門檻一檔又往後退了幾寸。

沾在灰,落在投進屋內的光線裡,臟的那麼透骨明顯。

晴雲看著那果子,墜地的力道在那半邊殷紅的地方留了下了一道深色的暗影,越瞧那顏色便越深,落在心底沉沉的墜著。

轉首看向繁漪,陽光照不到的位置落在幾分幽暗裡,叫人瞧不清她的神色,深邃的眼神好似一汪深不見底的寒潭,篤定又沉然。

一咬牙,晴雲道:“晴天對姑娘出言不遜,還對姑娘推推搡搡的。”

晴天咒罵了一聲,指著她瞪眼喊道:“你敢胡說我撕了你的嘴!”

邵媽媽拉住女兒,眼神示意她退後不要說話,上前走了一步冷笑著看著晴雲道:“晴雲,在這樣的大戶人家家裡說話是要負責任的,誰證明你說的是不是事實?你一個采買進府的丫頭,說話想想清楚了。”

晴雲不看她,原還緊張的後怕著,被她們這麼一威脅索性豁出去了,繼續道:“她還偷盜姑娘的東西!”指了指桌上的一隻檀木盒子,“那是楚家送來給姑娘的,方才去收拾晴天的東西,卻是在她的首飾盒子裡發現的。”

繁漪從描繪的精致的錦盒裡拿起一支簪子,明珠瑩白透潤的墜在下頭。

晴天冷哼一聲道:“那是我哥哥賣給我的東西!楚家是有錢,卻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都是你們的!”

何媽媽笑了笑道:“原是誤會了。”走到門口看了眼晴天的臉,“便是誤會了,也不該對主子這麼大呼小叫的,這幾個耳光就當買個教訓了。”

繁漪輕輕一笑,“是該教訓,主子說話奴婢竟也能隨意插嘴叫喚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