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4章 玉簪記(三)打壓(1 / 2)

加入書籤

何媽媽自然聽得懂話裡的指桑罵槐了,眼底有一瞬間的沉怒,麵上卻是半分不顯。

“誰告訴媽媽這裡有誤會了?”繁漪捏著簪子舉在眼前,看著那珠子微微晃蕩,明潤的光澤映在臉色,柔和清潤:“楚家用新製的鍛羽慶雲錦給宮裡的娘娘們趕製了一批新裝。娘娘們很喜歡,召了楚老太太進宮說話。這支簪子是太後大娘娘賞給楚老夫人的。”

“老太太覺得我戴會好看,便與大娘娘稟告了轉贈於我。這顆明珠是回賀今年新進貢的貢品,價值連城。你說你哥哥給你買的,倒是說說清楚哪裡買的?你買得起麼?私買私賣宮中之物,那可是大罪!”

邵媽媽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出,背上驚出了一層的汗出來,刺刺的釘在心底,頓時慌了神,旁的不計她能說出什麼來。

何媽媽總有辦法挽回來叫慕繁漪自己咽下去,可涉及了太後大娘娘,亂說話便是大不敬了。

邵媽媽一急,可想否認東西不是她們的已經是來不及,便狠狠一記拍在晴天背脊上:“這東西到底怎麼來的!你可不能害了你哥哥!”

晴天隻覺心頭墜著重物的發沉,朝著繁漪嘶喊道:“你胡說!我沒有拿你東西!你分明是要栽贓我!”急急拉著老娘的手,纖纖如柳的身子開始顫抖,“確實是哥哥給我買的呀!娘,你不能不管我啊!”

繁漪一手支頤的看著她們,慢條斯理掀了掀唇角,嘖嘖道:“怎麼你們母女兩都愛跟我你啊我的,我跟你們什麼關係呢?”微微一側首,睇了何媽媽一眼,“到底是夫人的陪嫁婆子,就是有體麵。何媽媽,您說是不是!”

何媽媽臉色一沉,一揚手中的絹子,喝道:“姑娘是主子,說話也不經經腦子!彆以為自己熬了些年頭就當自己是個人物了!姑娘麵前也由得你們這般放肆。抹黑了夫人的臉麵,看我怎麼處置你們!”

邵媽媽刷白的臉抽搐了幾下,擺低了姿態忙是賠罪:“彆是鋪子裡弄錯了,或許著人去問一問才好。”

繁漪臉色一沉,冷聲道:“我的東西如何會出現在鋪子裡!邵媽媽這是在說我私賣宮中之物以栽贓你們幾個做奴才的了?”

邵媽媽一驚,忙是拉著女兒跪下,哪裡還有方才的得色:“奴婢不是這個意思,隻是她哥哥一路買回來許是叫人給換了,就是故意挑撥您和晴天的主仆之情了。”

繁漪的神色緩了緩,揮手道:“你既說了,我總要給你機會辯白的。去喊了你兒子進來問話。”

何媽媽趕緊對下麵的人群裡使了眼色道:“還不去把人喊進來回話!”

站在一旁的丫頭晴雪忙是奔了出去。

人是在府外的,要叫回來總要話些時候的。

繁漪不叫起,邵媽媽和晴天便生生的跪著。

一旁的丫鬟婆子心底打著鼓,有些看不懂這個一向軟弱到隨意可欺的主子了。

繁漪又客客氣氣的給何媽媽換了茶上來,笑盈盈道:“媽媽嘗嘗,這是武夷山的新茶,楚老太爺得了些,便著人送了來給我嘗嘗。”

晴雲忙從裡頭取了個罐子出來,放到何媽媽的手邊。

繁漪指了指那隻拳般大小的白玉罐子,含笑道:“一半兒送去了父親那裡。這裡是給夫人的,待會兒便勞媽媽帶給夫人了。其餘的都送去了老夫人那裡,便是我自己這兒也隻留了一兩,用來招待客人的。”

何媽媽看著那棉紅柔潤的茶色,忙是笑道:“姑娘孝順,曉得夫人愛吃茶,便是這真金難買的好茶也舍得送去給夫人了。奴婢好福氣,沾了姑娘的光,竟也能吃上一口這樣的好茶了。”

繁漪低頭聞著茶香,沒再說話。

瞧著日頭微微到了頭頂時,晴雪帶著邵平匆匆進來。秋日裡,竟也生生憋出了一頭的汗。

晴雲將錦盒捧了出去,隻打開了一隙,叫邵平辨認,“你買的是哪一支?”

邵平看了一眼,便伸手指了一支墜著珠子的簪子回道:“奴才買的簪子不是墜著明珠的。”

晴雲的手一緊,回頭看了繁漪一眼,緊著就問:“你買的是什麼樣式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